9潛意識與催眠 的藥

潛藏的信念
有時,我們不想要、不敢面對或想逃避的某種念頭,會遁入潛意識裏,成為我們的「潛意識信念」。
因為這些念頭,會造成我們心靈的掙扎、矛盾與痛苦,雖然它是我們不想要、不敢面對或想逃避的,但畢竟它是一種想逃也逃不了的「信念」,雖然在意識層了無蹤跡,但在潛意識裏卻是黑濤淘湧。
除了這些我們想逃卻逃不了的「黑色」潛意識信念外,還有一些潛意識信念的構成,是基於我們的「意願」的。
因為我們知道,「相信」是基於「意願」的,
而凡是我們意識上愈「相信」的,愈會影響與滲透到我們的潛意識,所以如果我們愈是「真正」的相信,在潛意識裏(或骨子裏?)我們的「信根」(信念)就札得愈深,佈得愈廣。
既然「相信」是基於意願而不是勉強的,當人愈是處於相信時的鬆弛與不防範狀態,就愈容易形成既深且廣的「信念」,因為那時我們的「意識閥」門悄悄開啟了,意識上的不設防,讓「信念」輕易的就滑進了潛意識的領域。
而這種由既「鬆弛」又「不防範」的狀態所形成的潛意識信念,在「催眠」作用裏到處可見,
催眠作用,不僅是研究潛意識心理的一項利器,可以說也是潛意識作用存在的最有力佐證。

催眠的祕密
催眠是一種意識的「轉變狀態」,當進入催眠時,介於意識與潛意識間的門閥開啟了,被催眠者在此種心理轉變狀態,心靈上自主的能力非常低,可以說是處於一種近乎「無主」的狀態。
他變得「無力」去抵抗,或根本「不想」去抵抗催眠者的命令,因為隨著催眠深度的增加,被催眠者的意識狀態,愈來愈遠離表面層的意識「知覺」自主的狀態,而愈來愈進入深層潛意識的「不自主」或「無法自主」的無意識狀態。
在這種深層的催眠狀態,被催眠者的心靈似乎處於一種「曚昧」的混沌狀態,有點像睡夢時的「夢囈」或「夢遊」狀態,有部分的薄弱知覺,可以接收到外面的訊息,也可以做簡單的應答和反應,也似乎知道自己的部分行為,但似乎無力或根本不想去改變他當時的知覺狀態。
等從催眠狀態回復過來後,就像從夢中醒過來一樣,又經歷一次的意識轉變狀態,此時意識閥門又再度關起,所有催眠時經歷的潛意識經驗,都被鎖在閥門後面,因而醒過來後,對催眠中的事一無所知,或僅餘殘存的模糊概念。
除非在催眠結束前,催眠者給他下一個指令,命令或暗示他醒過來後,有意識地記起催眠時所發生的每一件事。
當一個人進入被催眠狀態時,因為處於潛意識的「不自主」或「無主」的狀態,因此,在此種心理狀態下,被催眠者的心靈,就具有非常高度的「可暗示性」(suggestibility)。
那時催眠者的意志,就變成被催眠者的意志,即使是催眠者非常輕微的「提示」或「暗示」,都會讓被催眠者起很大的生理或心理的反應。

催眠的神奇作用
例如催眠者告訴被催眠者說︰「你的雙腿已經黏在地上拔不起來了!」聽到這個「暗示」後,被催眠者儘管如何移動他的雙腿,也絲毫無法移動半分,似乎他的雙腿已真的被牢牢的黏在地上了。
催眠者控制被催眠者行動的能力尚不僅於此,舉凡任何有關身體的動作,諸如眼睛、手腳、軀體等,無不在催眠者的控制之中。
凡是催眠者所希望的任何動作,都能透過「命令」和「暗示」的傳達,由被催眠者來完成,而被催眠者「揣摩」命令和暗示的能力,有時似乎大大的出乎人們所意料的。
例如,催眠者只要拿起被催眠者的手臂,維持某種姿勢一兩秒,甚且不用任何囗頭上的「暗示」,被催眠者即能自動的體察出這種「無言的暗示」,,而保持著催眠者要他做的那種姿勢。
這似乎顯示著,被催眠者於進入潛意識狀態時,他微弱的知覺意識,在意願上,似乎很樂意的去接受和揣摩催眠者的暗示,以完成雙方面都想要和達成的動作。
而光是軀體方面的動作,似乎還不足以表達催眠作用帶給人們的驚奇。
有一位催眠師曾做了一個實驗,等將被實驗者催眠進入深度的催眠狀態後,催眠師就拿著一根玻璃棒,對他說︰「這是一根燒紅的鐵條,你一碰到它就會被燙傷!」
然後催眠師就把玻璃棒放到被實驗者的手中,當這個人一拿到玻璃棒後就趕緊甩開,並直呼「好燙!」當檢查他的手後,竟然發現已出現輕微的紅腫痕跡,好像他真的被鐵條燒燙過一樣。
也有許多的催眠實驗顯示,如果在被實驗者的手肘上綁一條帶子,並強烈的暗示他說,那條帶子是張芥子膏藥,綁上它在短時間內就會起水泡,結果實驗發現,雖然水泡不一定真的出現,但至少在帶子綁過的皮膚下,會發生很嚴重的發炎紅腫現象。
據說催眠學鼻祖李保爾(Liebeault),在一八七○年曾做了一個更令人驚奇的實驗。
那時他找來了一個非常理想的實驗者,經過暗示後,李保爾輕輕的用鉛筆的筆端在那人的手臂上劃了一些字,想不到在不久後,這些字竟然成為血紅色浮現了出來,更奇的是,經過更進一步的實驗,只憑強烈的暗示,不用鉛筆實質的碰觸,那人手臂上,竟然也浮現出李保爾所暗示的血紅字。
雖然以上的催眠實驗(尤其是李保爾的實驗),嚴格說來並不一定具有普遍性和可重覆實驗的性質,但至少皆透露出一致的訊息,那就是
心理不僅可以影響生理,而且如果「相信」得愈深,愈進入深層的意識,愈成為潛意識不疑的信念,就愈能夠將這個所相信的虛擬信念,化為對生理的實質影響力。

催眠與幻覺
在催眠實驗裏,還有一項是不能予以忽視的,那就是被實驗者塑造知覺的能力,尤其是塑造感官知覺的能力。
例如,當催眠者把一杯水拿到受催眠的人面前,告訴他說︰「這是一杯酒,你喝下這杯酒以後,很快就會酒醉。」
當被催眠者喝下後,由於潛意識已受到暗示,雖然實際上喝的是水,但生理上卻顯現極類似真正酒醉時的生理狀況,而且如果暗示他,他還會聞到酒的味道,像此種「幻嗅」的現象,也常被用來檢驗被催眠者是否真的進入催眠狀態的一個好方法。
如果懷疑被催眠者是否真正進入深眠狀態,只要將強烈的阿摩利亞氣體拿到他面前,並告訴他說這是香水,如果被催眠者真的進入深度的催眠狀態,則似乎聞到的並不是嗆鼻難受的氣味,而是令人愉悅的香水味了。
可見在催眠時,我們的潛意識塑造感官知覺的能力,是多麼令人驚訝!
除了「幻嗅」的現象,視覺的幻覺(幻視)也是另一項更值得探討的重點。
如果我們對被催眠者暗示說,在他面前有一隻他喜歡的寵物狗,可以上前摟抱它。
不可思議的是,被催眠者竟抱起這隻實際上並不存在的狗,而且狀似喜悅,並不時以手撫摸著。
對旁人來說,這隻狗是不存在的,只是一團虛幻的空氣,但對被催眠者來說,他的寵物狗是存在的,不只可以看到,也似乎真的摸到了這隻「虛幻的狗」。
如果再拿一隻原子筆給他,對他說︰「狗餓了,你可以拿這隻骨頭餵它。」而被催眠者真的就拿起原子筆當做真骨頭來餵狗,一切動作顯得那麼逼真,就像是真的在欣賞他的寵物啃骨頭一般。
由此可知,被催眠者總是以非常真切的態度來面對每一種幻覺,雖然對旁觀者來說是完全虛幻、不存在的,但對被催眠者來說卻是實質、具體的存在。
或許彼此處在不同的意識狀態,我們所謂的「存在」,就是他們的不存在,而他們所謂的具體存在,就是我們的虛幻不存在吧!
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不管是旁觀者,還是被催眠者,一個人的「認知」和「信念」,確實可以影響一個人的感受和知覺狀態。
只是尤其在催眠時,知覺是進入一種深度的潛意識狀態,而在這種狀態下的心靈,不只「敏銳與敏感」,而且可以將任何意念上輕微的「暗示」,創造為一種心靈的實質感受。
就是由於潛意識的這種「創造力」,被催眠者才可以將旁人認為「虛幻」、不存在的,創造為在那種特殊心靈狀態下實質、具體、栩栩如生的存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