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信心的藥

偏方傳奇

長久以來,不管是東方或西方,總會流傳著一些奇特的治病祕方,諸如犀牛角、老虎骨、四腳蛇的血、螃蟹的眼球、青蛙的精液,甚或是木乃伊的粉末和「吃什麼補什麼」等等奇奇怪怪的偏方和藥方。

這些在現時被稱為「沒什麼根據」和愚蠢、迷信的「藥方」,在當時或許也曾是一種普遍被人們和醫生認為「有效」的藥方,就因為當時大多數人都「相信」這些藥方有效,所以,這些現在看起來「沒什麼根據」和道理的偏方,在當時就「真」的常常發揮它們的「藥效」。

所以,從各種偏方的傳奇效果來看,藥方或藥物是否真的具有「藥效」,反而是次要的事,重要的是,服用藥方或藥物的病人,對藥物或藥方是否「相信」或具備「信心」才是主要的事。

如果病人能對服用的藥物或藥方具有很好的「信心」,那麼,病人的「信心」就變成了病人最好的藥,而他所服用的藥物或藥方,也才能真正發揮它們的「藥效」!

信心的象徵

信心能夠治病,似乎並不離譜,有時候,一個病人只要走進醫院,或只要看到穿白袍的醫生,常常他的病就幾乎已經好了一半。

如果他對自己的病沒信心,但只要醫生好言相慰,建立他的信心,或開一些藥方來「堅固」他的信心,常常才剛走出醫院大門,病也就好了大半。

醫院、醫生和藥方,就像是一種「象徵」,藉由看見這種和醫病有關的象徵,病人的心理已先得到了初步有效的「治療」,也藉由這些「象徵」的關聯,病人建立了自己治病和痊癒的「信心」。

有一個病人,常常因情緒過度緊張而導致身體不適,有一天去看醫生,醫生給他開了一個處方,並叮嚀他應將藥隨時帶在身邊,不過一定得在情緒緊張到無法控制的地步時才能服用。

這位病人非常配合,完全按照醫生的吩咐去做,不多久,果然病情大有進展。

過了一段時間,病人漸漸發現,雖然他藥不離身,卻愈來愈少服用,而情緒卻愈來愈穩定。

因為每當他一開始感覺到緊張的時候,他只要想到囗袋中,有隨時能讓他安定下來的藥物,或只要摸摸囗袋中的藥物,他緊張的情緒便能立即平緩下來。

到後來,光只靠著對藥物的「信心」,病情就逐漸恢復正常了。

不可否認的,上述的醫生是一位好醫生,因為他懂得應用好方法來治療病人,而這位病人也是一位好病人,因為他知道如何配合及相信一位好醫生的好方法。

在這個病例中,除了病人「相信」醫生是一個重要的因素外,病人對藥物的「信心」,也是讓他能夠漸漸痊癒的一個不可或缺的因素。

因為在他的囗袋中,隨時可以讓他觸及的藥物,已變成一個「象徵」,一個隨時可以讓他得到救援的象徵,憑藉著這個藥物的象徵,他建立起了治病和痊癒的信心。

戲劇性的信心

在美國,有一位叫柯洛佛的醫生,那時他正在治療一位癌症已進入中末期的病人。

當時剛問世了一種號稱能治癌,但現在已證明根本無效的新藥,那位病人在聽說有這麼一種新藥上巿後,強烈要求柯洛佛用他來做實驗。

結果,不過才注射了一次新藥,病人體內的癌細胞就突然像雪花融化般的減少了,有了初次的療效和信心,再經過多次密集的施藥後,病人體內的癌細胞竟然奇蹪似地全部消失不見了。

可是過沒多久,突然新聞報導說,這種新藥經專家研究後,證實一點療效也沒有,這位病人聽了,頓時絕望到底,結果體內的癌細胞馬上又復發了。

柯洛佛知道這位病人本來有一股很強的信念和求生意志,為了激發他,就騙他說,如果這種沒用的新藥再經過他特別調配的話,藥效一定不一樣。

果然,這種講法馬上又帶給這位病人無限的新希望,他強烈的信念和求生意志又被鼓舞了起來。

柯洛佛這回用蒸餾水代替新藥給他注射,想不到得到的效果比上次還要好,這位病人就在癌細胞完全消失的狀況下,健康的生活了好幾個月。

直到有一天,他又聽到進一步的消息證實說,他所使用的新藥是絕對無效的,結果他體內的癌細胞又再度的紛紛冒了出來,這次,終於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支撐他的信念了,於是在不多久後,終於離世。

這個真實的故事,透露出了一個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雖然不是每一個人憑藉著單純的信心和意志,就能戰勝疾病和癌症,但一個具備有堅強信念的人,尤其是那些對醫生和治療法具有強烈信心的人,或求生意志非常堅強的人,無論他的信心和求生意志所根據和關聯的「象徵」是什麼,確實會比一般的癌症病人,有更大的生存空間和更多活下去的機會!

抗癌的「戰鬥精神」

根據一項對癌症患者進行的普遍性研究得知,那些生命延續最長的癌症患者,往往會有一些共同點,即這些人通常都有一種與眾不同出奇堅強的個性,面對癌症他們絲毫不會絕望退縮。

他們具有十足的信心和毅力,從一開始他們即打算與病魔奮戰到底,也就是,他們都具有無比堅強的「戰鬥精神」,相反的,那些得到癌症不久即結束生命的人,通常都是容易陷入絕望與沮喪的人。

根據加州大學的一項研究結果顯示,男性的癌症末期患者,有百分之八十八病情迅速惡化的病人,在情緒上都是過度的焦慮和沮喪。

另一項研究顯示,患有乳癌而進行乳房切割手術的女性患者,那些充滿「戰鬥精神」的女性,有百分之七十五在五年後情況有顯著的改善。

反之,那些無法面對事實,喪失信心,充滿沮喪與無助感的人,五年後,只有百分之三十五的比率得以度過難關。

由此可見,信心或信念對一個人身體上的影響力是極具戲劇性的,不論它來自醫生、藥物、手術、朋友、信仰或人格,有了信心和信念,心理上便有所寄託,而它也自然的能在我們身上發揮它奇妙的作用。

安慰劑的安慰作用

關於「信心」的治療功能,很少有像「安慰劑」(或寬心藥)這樣,讓我們見識到,身體在治療自身疾病方面,所顯示的奇妙作用。

所謂的「安慰劑」(placebo)或「寬心藥」,其實並不是真正的藥,而是一種「假藥」,是一種用沒有味道的牛奶、白糖、或維他命做出的藥片,或是一種由生理食鹽水、葡萄糖假裝成的注射劑。

安慰劑(寬心藥)雖然不是一種「真藥」,但因為它具有對病人心理強烈的「安慰」和「寬心」效果,所以不僅可以當成「真藥」,而且只要運用得宜,還會是一種強而有力的藥!

想想看,有一個因過度焦慮、緊張而引起渾身不對勁的病人(事實上,據研究,我們身上絕大多數的病,都是由於長期處於焦慮、緊張、壓力的狀態下,導致免疫功能減弱而致病),他堅信自己一定有病,不然為什麼「渾身不對勁」。

經醫生檢查後,發現他一切正常,但為了讓他「安慰」和「寬心」,所以就開了一些「安慰劑」給他吃,並大力保證,只要按時服藥,幾天後就一切正常了。

當這位病人滿意的抱著藥回家,並「安心」的按時服藥後,果然,沒幾天病就好了。

當然,這是因為他「相信」他有病,也「相信」醫生找到了他致病的原因,因此他的信心和「寬心」也就治療了他的緊張和焦慮。

所以,從這個簡單的事例來看,「安慰劑」(寬心藥)之所以能夠用來醫病,並不是由於這種「假藥」突然發揮了它的神效而治病,而是由於它對病人發揮了「安慰」和「寬心」的作用而治病,也是由於病人對醫生和藥物產生的「信心」,影響了他的免疫系統和生理機能而治病。

所以說起來,人體本身本就具備了「自我醫療」的功能,可以說,人體本身就是自己最好的藥劑了,只是這個神奇的藥劑,往往需要「信心」或「安慰劑」的引發,才會發揮它神奇的功能。

但「安慰劑」並不是在任何情況下都能發揮作用的,「安慰劑」能否產生「安慰」和「寬心」作用,除了病人的特質和信念外,尚需視病人和醫生間的關係而定,諸如醫生對病人所持的態度,醫生說服病人的本事,以及醫生是否贏得病人的信心等等,都攸關「安慰劑」的「藥效」。

如果醫生和病人之間,沒有建立起強而有力的信賴關係,「安慰劑」大概也沒有多大發揮的餘地,換句話說,

在所有「安慰劑」當中,「醫生」可以說是最強而有力的一種「安慰劑」!

特效藥和實驗藥

在一個著名的實驗中,一群胃出血的病人被分成兩組,醫生告訴第一組病人說,有一種新發展出來的特效藥,對胃出血有特效,要他們服用,然後告訴第二組病人說,有一種新的實驗藥,要他們試試,但不保證有效用。

結果,服用「特效藥」的一組,其中有百分之七十的病人,胃病大有進展,而服用「實驗藥」的一組,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病人有進步。

這個實驗結果是令人震驚的,因為儘管兩組人服用的是不同的「特效藥」或「實驗藥」,但其實都是同一種藥,即都是「安慰劑」(寬心藥)。

服用同一種藥,而只是因不同名稱的暗示,即產生不同的藥效,這個實驗清楚的顯示出,「暗示」或「相信」產生的實質作用,對我們身體造成的影響,是多麼的鉅大!

氣喘病和解藥

讓我們來看看另一個更戲劇化的實驗。

美國的布魯克林醫學中心,曾對一些患有氣喘病的病人做了一項實驗。

研究人員拿出一種沒有標識的物品,告訴病人說,當他們吸入後,可能會使氣喘病情況加重,果然,病人一一吸入這種物品後,許多人立刻氣喘病發,不停喘息,呼吸困難,無法克制。

然後,研究人員又拿來一種名為「解藥」的藥品,告訴病人說,吸聞這種藥品之後,便能減輕氣喘,果然,病人吸聞之後,發作的氣喘即刻獲得明顯的舒緩和減輕。

其實,兩次實驗所使用的藥品都是一樣的,也就是用的都是同樣的生理食鹽水,只是由於不同的相信作用,便產生了完全不同的生理反應,這個實驗讓我們對人體因「暗示」影響(或相信)而塑造自己知覺和生理反應的能力,實在感到嘆為觀止。

如果研究人員進一步詢問病人關於藥品的氣味,相信無味的生理食鹽水,在病人的自我「暗示」下,一定展現出五味雜陳的氣味!

這個刻意製造發生的實驗,和前述不經意發生的洛杉磯蒙特利公園中毒案,實在有異曲同工之妙,這兩個案例都告訴我們,心理不只可以影響生理,而且憑著「信念」也可以去創造自己「相信」或「想要」的生理反應,這麼說來,心理和生理的分界,其實也只是一線之隔而已!

既然「安慰劑」的「安慰」和「寬心」作用,是建立於病人的「相信」和所接受的「暗示」上,那麼,對於「囗服」安慰劑不產生效用的病人,據研究,改用「打針」的方式,往往效果更卓著,大概是「打針」的實質注射,讓病人產生痛感,因而「相信」比囗服的方式更有效吧!

但不論是囗服或注射的方式,就是不能讓病人知道他們使用的是「安慰劑」(寬心藥),因為一旦如此,病人就無從「相信」和建立他們的「信心」了,而「安慰劑」(寬心藥)當然也就無法發揮它「安慰」和「寬心」的效果了!

新藥和舊藥

如果說「相信」有深淺之分,那麼立基在「相信」之上的「安慰劑」,當然也會因「相信」程度的深淺,而使得「安慰」的效果有大小的不同。

不止是「安慰劑」的效果如此,當人們在使用一般所謂的「真藥」時,也無法脫離「相信」的影響力。

據研究,每當一種新藥上巿後,不論是一般的病人,或甚至是醫生,立刻會對原來廣為使用的藥物失去信心,而舊藥的治療功能,當然也就在瞬間搖搖直落了。

有一家醫院的研究單位,在徵得某家藥廠的同意後,主導了一項雙盲實驗。

所謂「雙盲實驗」,就是實驗者(醫生)和被實驗者(病人),完全不知情。

他們要藥廠將某種改良的新藥,寄給醫院的醫師使用,並聲稱新藥的效果遠非舊藥可比,結果,用過新藥的醫生都說,新藥的效果確實比舊藥好很多。

不久後,醫生都接到藥廠的道歉函說,很抱歉,由於作業的疏忽,先前寄出的藥,只是維他命丸,並不是什麼新藥,真正的新藥這次隨著道歉函一併寄上。

收到「真正新藥」的醫生,無奈之餘只得再次施用並向病人解釋,想不到此次試用的結果比上次還要好,讓病人和醫生對新藥都充滿了信心。

事實上,不只病人,連醫生也不知道,兩次實驗所使用的藥劑,根本不是什麼「新藥」,都只是同樣的「安慰劑」而已!

純粹的信心和希望

「安慰劑」本身,說起來一點也不神奇,神奇的是我們的「信心」和信心所帶來的「希望」,在我們體內轉化而成的非凡力量。

因此,「安慰劑」事實上可以說根本不需要,因為「安慰劑」只是一粒可以讓人摸得到,或看得到的實體和藥劑而已,只是製造出來讓那些需要藉著它來產生「信心」和「希望」的人們使用的,尤其是對那些非要藉著「看得見和摸得著」某種東西,否則便無法產生信心和希望的人們。

說穿了,「安慰劑」終究只是一個媒介,媒介並不是信心和希望,信心和希望本身才是,而媒介終究也只是一種倚賴,當我們的信心和希望寄託在倚賴上,信心和希望便顯得蒼白和脆弱。

唯有純粹的信心和希望,才是堅實和充滿希望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