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其他命術的迷思

命運預測的原理與限制

以某種角度來看,命運,是真實存在的。

但我們說它是存在的,並不等於說他是「固定不變」的,而是說,由於我們的個性、價值觀,和對事物的愛好取捨,或是由於某些我們所不知道的因素(如業力),而構成了我們一生命運的主要架構。

但這些命運的主要架構,也並不是「固定不變」的,它的難改,主要在於我們很難去改變自己的個性、價值觀,因此我們也很難去改變依附在個性、價值觀上面而運作的「業力」,所以,人所謂的命運和命運的架構就這樣產生了,而命運也因為有了「固定的架構」,而因此可以被「預測」。

命運之所以有時能被準確的「預測」,就在於人有固定的觀念和行為模式,因此,我們往往可以據此預測出,一個人將會採取的選擇和行為舉動,就好像我們只要觀察太陽下山,就知道天快黑了一樣,因此只要知道了某人慣有的行為模式,就可以預測他的下一步伐將落於何方!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人是活的,生命是充滿變動和有著無限的可能性的,因此,人的「命運」,也就不太可能是完全固定的,而是有著若干的變動性,從這個角度來看,命運又變得難以捉摸,命運的預測也變得困難重重!

就像前述,如果命運真的可以準確的被預測,還需要有一種可以準確預測的「命術」,和可以準確解讀這種「命術」的人,但一種命術如果要有普遍性和客觀性,就必須要有一套放諸四海皆準的推論的原理和方法,但有著「固定」方法的命術,如八字、斗數、風水,又如何去含攝命運的變動性和人生的複雜面呢?

如果說「沒有方法」的命術(如通靈、扶乩等),可以準確預測人生的命運,但「沒有方法」意即「無規則」、「無定律」、「隨意」,那麼,預測的客觀準確與否,完全隨著「命術者」個人的自由心證和主觀情緒的影響,而變成各說各話了!

所以,縰使存在著一種「命術」,含藏著人生命運的全部密碼,但因人的有限能力,和常受感官情緒的干擾,因此,如果我們期望著有人將因此而窺盡命運全部的奧祕,恐怕也將大失所望了!

      測字的真相

在前面,我們針對坊間最盛行的,以「出生時間」來推算人生禍福的命術,和以「地理方向結構」來左右人生命運的「風水術」,做了根本的探討,發現了它們一些致命性的盲點和矛盾所在。至於坊間流傳的一些其他命術,如姓名學、測字等,不是犯了過於一目了然的簡單錯誤,就是一廂情願的自由心證,因此不需要也不值得我們花費太多的分析,去辨駁它們的真偽與準確!

姓名學,最大的籠統與迷離在於,相同的姓名,顯然絕對不可能有相同和類似的命運,有相同命運的人,顯然也絕對不可能有相同的名字,人們之所以會對姓名學迷信,主要是在「寧可信其有」的心理和討個吉利而已!

至於測字,除了從人的筆跡,可以稍許觀察出人的某種個性外,測字先生所據以斷人吉凶的,其實並不在於所測之字本身,而在於測字先生的「猜謎」或察顏觀色或經由其他方法和管道得知,因為測字先生對於不同的人所問的同一個字,常有不同的詮釋和判斷!

宋朝的謝石,傳說是測字的祖師爺,關於他測字的「神奇」事蹪,可說不勝枚舉,底下就是其中的一則。

有一次謝石到了京城,因測字十分靈驗,整個京城為之轟動,不久就傳到了皇帝那裏,宋徽宗聽到謝石神奇的傳說後,很是好奇,就想試試他的功夫,於是就寫了一個「問」字,讓侍從攜往求測。

謝石一見「問」字,就在字旁寫了幾句話,封好讓侍從帶回,臨行時,再三囑咐到家後才可拆封。

等侍從返回皇宮,宋徽宗拆開一看,原來紙上寫著幾句話︰「左為君,右為君,聖人萬歲!」謝石把「問」字拆開組合,剛好左邊形似「君」,右邊也形似「君」字。

徽宗看了,龍顏大悅,不僅賞賜豐厚,還封謝石為承信郎。

消息傳開來後,謝石聲名更為大噪,許多人也紛紛前來求測。有一天,一個道士前來,也寫了個「問」字求測,謝石看了,知道是來考驗,震機一動,回答說︰「你所寫的問字,門雖然很大,可惜只有一個口!」

道士聽了,十分驚奇,原來他所住的道觀,雖然也有幾個童僕,但全觀道士只有他一個人,所謂「門」大,不就是說道觀門庭不小,而所謂一「口」,不就是說道士只有他一「口」嗎?

同樣的一個「問」字,而有兩種不同的拆法和解釋,而且還言之成理,顯然可見測字之「秘訣」,並不在於所測之字本身,因為同樣一個字,可以有無數種不同的解釋,至於要取用那一種解釋才能「準」,那全端看測字先生的「字外功夫」︰視其「察言觀色」或「消息靈通」或「靈機一動」或是由於其他「靈通」的管道了。

至於,如果有人繼續拿「問」字來求測,不知謝石是否還能繼續「準」下去?

      臉相的迷思

如果從命運「變動」的本質來說,從一個人的「臉相」或「手相」來預測一個人的窮通禍福,就遠比用固定不變的「出生時辰」來作預測,更符合命運變動的本質,也更具合理性,因為臉相和手相,確實會隨著人的年齡和心境而有了不同的變化。

但我們說臉相和手相,較合理也較符合命運變動的本質,並不是說從臉相和手相,就可完全的窺盡了人一生的命運,因為每一個人的面相和手相,只是至目前為止的一個「總累積」而已,往後還有「未來」的歲月,臉相和手相還會隨著時間的遞變而改變。

況且,沒有一種命術可以含括人所有命運的密碼,臉相和手相,雖然是一種較為合理的「命運符號」,但也不盡然的可以據此解釋所有人生現象的發生。如果不知命術的此種侷限性,而妄認為有任何一種命術可以「全測」和「全準」的,那麼,所有穿鑿附會和荒謬也就由此而生了!

清朝時,廣東順德地方,有一位探花叫李文田,在他尚未顯達前,原為一孤兒,父早死,母親在外幫傭為生,他雖然天資聰敏,但因家貧無力入學,因此時常跑到一間書塾窗下偷聽,後來被書墊先生知道了,就免費收他為學生。他非常的勤苦力學,加以天資穎悟,後來終於考中了探花。

當他衣錦回鄉時,特地去看望他的老師,剛好那時他老師的一位好朋友也在書墊裏,那是縣城裏一位相當有名的相師,等李文田走後,那位相師對他的老師說︰「今天看到你的學生,頗令我納悶,因為他的相貌不管從那一點來看,都沒有顯貴的道理,講一句不怕得罪的話,他真的是週身乞兒相,除非內格有些特別的貴氣,否則斷無顯達之理,如果有機會,最好請他來這裏住宿一晚,讓我觀察他飲食坐臥是否有特別貴顯之處,這樣,我才能心服!」

他的老師聽了也覺好奇,因此翌日就安排李文田在家中晚膳及留宿,並向他說明相師的用意,李文田聽了也覺無妨,就欣然答應了。

那知相師觀察了一整晚,發覺不管在任何方面,悉皆一如常人,並無特別之處,因此百思不得其解,以致徹夜無法成眠。

後來,等李文田半夜如廁時,相師亦尾隨其後觀其動靜,當李文田如廁完畢,相師趨前一看,竟發現排出的穢物是四方形,於是不禁「恍然大悟」的說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真是週身乞兒相,肚內四方腸」,相師的疑惑終於解開了,並連聲恭禧道賀,而李文田也當真從此官運順遂,一路亨通。

然而,如果相師的話,可以言之成理的話,那麼,又有什麼我們不能言之成理的呢?

任何一種命術,絕對可以在人們認為絕對的命理裏,找到支持它正確的「合理理由」,這也是每一種命術得以繼續「神奇」和讓人「信服」的所在!

什麼時候,當我們認清了命術的侷限和不能,什麼時候,我們就能走出穿鑿附會和荒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