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風水的迷思

在中國傳統的命術中,再沒有一種命術,像「風水」這樣,帶給人們如此多的暇思與迷亂!

其他的命術,諸如八字、紫微斗數、星相、手面相、姓名學等,大皆以個人本有的資料為基礎,來對「命運」做某種的解釋和預測,由於個人本有的資料,幾乎是難以更動改變的,所以,以個人的本有資料來作判讀的命術,其滿足人們對命運的好奇心,實多於滿足人們對「改變命運」的期待!

而「風水」就不一樣了,風水術認為人們的外在環境,不論是先人的墳塋所在,或是所居住的住家環境,其方式與格局,實是主導著一個人命運最主要的因素,所以風水術主要的並不是在預測命運,而是在「解釋」或滿足人們對掌控和改變命運的期待!

因此,風水與其說它是一門預測的命術,倒不如說它是一們想掌控或「改運」的命術! 而常常,為了藉改變風水來達成所謂改變命運的「暇思」,或所費不貲、或勞民傷財、或因風水的改變或改變與否而引起的紛爭,就造成了各種的「迷亂」! 而風水術和所有欲藉某種方法來「改運」的術數一樣,充分說明了,人們想「不勞而獲」的心理!

在人的一生中,總會有一些不如意的事或災禍發生,但大部份的人,常無法坦然面對事實的發生,更無法理清事情發生的原因,而將需要靠自己努力或改進錯誤以改善命運的責任,託付給「改風水」或其他「改運」的術數。

「改運」是一種意圖不勞而獲的行為,不將應有的努力,置於所謂「壞運」原因的檢討改進上,而將自身的努力,浪擲於虛無飄渺的妄想裏,也就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改運)和欲解決的問題本身無關! 而所有風水的「傳奇故事」,就像所有命術的故事一樣,都由「報準定律」予以渲染和神化,人們總是習慣於傳說那些所謂「靈驗」的故事,而不是「不靈驗」的故事,於是隨著時間的遞移與累積,到處自然流傳著所謂傳奇的靈驗故事了!

而相信風水術的人們,就和相信任何一種「命術」的人們一樣,由於完全相信此術的「全準」與「全測」,所以他們也短於對未來的預測,而長於事後的「解釋」,他們相信人生的各種現象,都會反應在「風水」的命理原因上,所以不同的「風水師」,對於同一個人的風水命理,自然也都有了各自認為「合理且正確」的判讀和解釋了。  

          風水和生辰推命術的矛盾 奇特的是,完全相信「風水」,和完全相信「出生時辰」決定一個人的命運之間,存在著互相牴觸的邏輯矛盾。 「風水術」認為一個人只要能得好地理好風水(陰陽宅),自然富貴功名可期,並堅信不好的際遇,一定肇因於不好的風水所致,所以只要改風水,就能去除霉運,否極泰來。 但從相信「出生時辰」決定人的命運的角度來看,「出生時辰」是固定不變的,所以人的命運是「註定」的,既是註定的,自然無法予以更改,命運如果「可改」,那麼此「改」亦是「註定」,既是「註定」,何「改」之有?

以此觀之,所謂「改風水」或「能否遇到好風水」,也全都是「命中註定」,既是「命中註定」,那麼亟亟於藉風水改命,恐怕也是白忙一場! 因此,如果我們相信風水之「絕對性」,那麼必然要排斥其他命理,如八字斗數的「可靠性」,反之,如果我們相信八字斗數的「絕對性」,也必然的要排斥風水的「可靠性」了!

由此矛盾觀之,所有命術的絕對性與可靠性也就明顯可見了! 但所有的「命術者」,因為「絕對的相信」,自然無法看見所相信「命術」的侷限,因而迷信於所相信「命術」的準確,無視於造成「命運」發生的其他現實因素。 「風水術」也是如此,完全相信此術的人,絕對可以在命理中,找到讓此術可以繼續「準確」發生的合理解釋,而這種「合理化」的解釋,不僅愈發傳奇了此術的「準確」,也加深了相信此術者的「信心」!

            一切都是風水? 在宋人的揮塵後錄裏,記載著這麼一則故事。 有一個叫范擇善的,同他的父親到遠地去,途中,他的父親不幸的猝死於一個寺廟中,廟裏的人跟他說,廟後的半山腰有一吉穴,風水很好,可用來安葬你的父親,范澤善聽從了,就將他的父親葬在廟後的半山腰。 後來,范澤善中了科舉,不忍他的父親客死他鄉,就想將父親的遺骨遷回家鄉安葬,廟裏的人阻止他說,你今天有了功名,都是因為你父親的好風水所庇蔭,遷移你父親的屍骨,對你會有不利的影響,范澤善不聽,堅持要遷父親的遺骨回鄉,結果,後來范澤善果然因為私底下批評了秦檜,被秦檜知道了,就藉故報復將他免官了。 這個故事,想告訴我們的是風水的神奇和準確,范澤善因「相信」了風水,以致「得到」了功名,范澤善也因「不相信」風水,以致又「失去」了功名。

其實,整個故事是由幾個「事實」所組成︰范澤善的父親葬在廟後是一個事實,范澤善後來考上科舉也是一個事實,他的父親遺骨遷回家鄉是一個事實,他因故被免官也是一個事實。

但「事實」與「事實」之間,卻未必一定有「因果關係」的連繫! 雖然我們不能確定范澤善的考上科舉,是否與他的父親葬在廟後有任何的關聯,但至少我們能夠肯定的是,范澤善一定很用功讀書,而且有才華,不然不會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 雖然我們不能確定范澤善的被免職,是否與他遷移父親的遺骨有任何的關聯,但至少我們能夠肯定的是,他的被免官,是因為他批評了秦檜,而他批評秦檜是由於他的個性,也是由於他的正義感使然。 事實的發生,有直接原因,也有間接原因,有近因,也有遠因,直接原因和近因,明顯而易找,間接原因和遠因,幽微而難清。

如果我們將范澤善的中舉,完全歸諸於他父親的風水,這無異說,因為他父親的風水,而造就了他的才華和用功讀書。 如果我們將范澤善的被免官,完全歸諸於他遷移了風水,這無異說,因為風水的改變,而造成了他的個性和正義感。

無視於事實發生的現實因素,而隨意以所相信的,且無法檢證的命理理由來附會解釋,是一般「命術」的通病。除了為解釋而解釋,為相信而迷信外,實無助於事情的釐清,和有任何正面積極的意義!

在這個故事中,很顯然的,范澤善的才華和努力,個性和正義感,並不會因為任何風水的易動而產生或消失,他的中舉和被免官,都有很明顯的現實因素在裏頭,如果無視於這些清楚明白的現實因素,而硬要以籠統牽強附會的命理因素來強加解釋,是難以令人信服的。 如果,范澤善當時收歛了他正直的個性,不去批評秦檜而保住了他的官銜,那麼,這則風水應驗的故事,就不會流傳下去了!            

天子的風水傳奇 由於風水觀念,已深深的根植於一般人的心目中,他們不惟相信一個家庭的「家運」,全繫於祖墳風水的吉凶,也相信一個人的「官運」,也完全反映在祖墳風水的吉凶上。 所以自古至今,人們對當朝統治者的祖墳風水,就充滿高度的興趣,他們認為,這些帝王相將的祖墳風水,一定存在著某種讓這些權傾一時的人物,有所「發」的命理因素,而這些帝王將相,總也是不負眾望的流傳著足以召告天下,有以致之的傳奇故事,以此祖墳的神奇傳說,來鞏固自己「正統」的地位。

在歷代的帝王將相中,朱元璋的故事,就是此種類型的一種極致,朱元璋由一介平民,一躍而成為明朝的開國皇帝,當然,他的祖墳自然的也就成為眾人所注目的焦點,因而流傳著種種神奇的傳說。

相傳朱元璋的祖父熙祖,有一天躺在泗州某地的一個土墩(土堆)下睡覺,剛好有二個看似師徒的道士走過,其中一人看到了,就指著他祖父臥著的地方說︰「如果葬在這個地方,其子孫會出天子。」其中一人似徒弟的就問說︰「為什麼呢?」另一人回答說︰「這個地方氣暖,如果以枯枝插下,第十天一定會長出葉子來!」 他的祖父聽到這番談話後,就醒過來了,道士看到了,就問說︰「你聽到我們的談話嗎?」他的祖父佯裝成聾子沒有聽見,道士信以為真,用枯枝插在土墩下就離去了。等到了第十天,他的祖父跑去看,枯枝果然長出了葉子,就把長葉子的枯枝拔掉,另外找了一根枯枝插上去,然後躲在一旁。

等兩個道士來到後,徒弟就問說︰「為什麼葉子沒有長出來呢?」另一個道士回答︰「一定是有人拔去了!」他的祖父知道無法隱瞞了,就出來說出實情。道士告訴他的祖父說︰「你如此做,這個吉地已經洩了氣,所以不能應在兒子身上,只能由孫子做天子了!」並對他的祖父說︰「你有福氣,死後應當葬在這裏,後代一定出天子。」

他的祖父將這些話告訴他的父親仁祖,他的父親後來就將他的祖父葬在土墩下,等他的母親懷朱元璋時,時常有人說那個土堆有「天子氣」,後來朱元璋「果然」成了明朝的開國皇帝。 這個故事充滿神奇的色彩,以枯枝竟然可以長出葉子,來襯扥出天子吉穴的果然不同凡響,而他的祖父也因偷拔了枯枝,以致本來要應在兒子的地理,竟要等到孫子時才「發」,不知是地理真的洩了氣,還是老天要懲罰他祖父的「不誠實」,還是他祖父的「命中註定」!

至於道士為什麼不把好風水留給自己用,卻要「故意」的洩露給朱元璋的祖父知道,其中的玄機,也超過了我們對這個近乎神話的故事的理解程度了。       

儘管故事多麼的神奇或匪夷所思,儘管我們對風水的神祕所知有限,但這個故事至少透露了一點風水的「祕密」,那就是風水似乎不是什麼「永久不變」的,而是有某種的「變動性」,「因人」,「因事」,「因故」,而有了「因時」的變動,這種風水的「變動性」,除了稀釋了風水地理外在結構的絕對性外,也更加添了它撲朔迷離的本質和難測。            

破壞風水的迷信 歷代的統治者,由於對風水的相信和對失去政權的恐懼,因此,一方亟於保護自己祖墳的風水,以求得萬年政權的不墬,一方也因害怕另一個「真命天子」的出現,而亟於破壞傳聞或敵對勢力有「王氣」或「天子氣」出現的地理脈穴。

相傳遠在秦始皇當政時,因賦役繁重、民不聊生,他自感政權不穩,常害怕有人要造反。有一次,當他東遊江蘇來到了龍目湖時,赫然發現湖中有「天子氣」,因此勃然大怒,命人將湖中的長土岡鑿斷以斷其「氣」。

唐代也流行著挖人墳塋以斬斷「脈氣」的風氣,相傳唐中和三年,黃巢作亂時,當時有位自號太白山人的道人,向金州刺史崔堯封報名說,他觀察到金州北方的牛山有「王氣」出現。那時黃巢已自立「大齊」的年號,勢力愈來愈大,因此這位道人就向刺史建議說,只要掘破牛山,「王氣」一洩,黃巢就會自敗,刺史聽了大喜,就派了上萬人去挖牛山,挖了一個多月,挖出一個石桶,桶中有一頭黃獸和一把劍,刺史並將此事上報唐僖宗,後來,黃巢之亂平息後,刺史也就被升官封侯了。 當然,也不是每一個挖人墳塋、斷人脈氣的都能有巧合的結果,像唐朝的宧官魚朝恩也去挖郭子儀的祖墳,可是天不從人願,不僅沒挖垮,反而愈挖愈旺,讓郭子儀的七個兒子和八個女婿通通做了大官!

明朝的皇帝,害怕努爾哈赤的「後金」漸漸壯大起來,無法駕馭,也派人將河北房山的金人祖墳挖了,結果「龍脈」雖挖斷了,還是無濟於事,金人不僅沒被挖垮,反而國力愈來愈強大,後來還發展為「大清」滅了明朝,而沒被挖祖塋斷「龍脈」的明朝皇帝,不僅列祖列宗沒保佑,而且「龍脈」衰微,惹得崇禎皇帝最後只好在煤山上吊自殺收場。      

     清皇室的風水 清朝的皇帝就雍容大度多了,並不作興挖人墳塋、斷人脈氣之類的行為,甚且對明陵還善加維護修繕,如此的好待遇,但明朝的國祚,不僅沒「復興」,反而從此一去不復返! 而清朝的皇帝,對陵園的保護和對風水的重視,也不遜於歷代的任何皇帝。

相傳清順治年間,有一天,順治皇帝於狩獵途中,偶至某處,突然停馬嘆道︰「此山王氣蔥鬱,可為朕壽宮。」他取下射箭鉤弓用的板指,向空中一拋說︰「板指落處,必是佳穴,可以作為朕的壽宮。」這就是清代的孝陵,後來擴充為清朝有名的「東陵」,康熙、乾隆、咸豐、同治等絕大部份的皇室成員全葬於此,當時的風水先生曾稱讚此地是「萬年龍虎抱,每夜鬼神朝」的上上吉穴。

清東陵是一規模非常龐大的帝王陵寢,外面修砌了近四十公里的「風水牆」來保護陵寢,同時也為了保持風水,曾拆除了一段明朝築建的長城,並嚴禁百姓隨便進入陵區,否則治以重罪。 儘管如此的慎重其事,嚴加保護,但此「萬年」吉穴並沒有庇佑清皇室萬年,只庇佑了短短的二百多年。

慈禧太后也非常的相信風水,曾經數次親自去看葬地,並把手腕掛的稀世珍珠手串,丟入穴中以作為鎮地之寶。她死後,由於陵墓中裝滿奇珍異寶,後來導致了軍閥孫殿英的盜墓案,他們把慈禧的屍骨扔在地上,撕開衣服,手反轉背上,作被縛樣,極盡侮辱之能事,慈禧雖相信風水,但不僅未能保佑清朝國祚之將亡,甚且連自己屍骨也受毀受辱,可說悲哀與諷刺之至!            

無法掌控的風水 中國歷代幾千年來,歷朝的統治者為了政權的維繫,希冀子孫永遠的能紹續王位,莫不苦心積慮的在陵寢的風水上動腦筋,他們以一國之君,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掌握國家所有的政治經濟資源,莫不廣徵天下最好的堪輿師,覓得天下最好的風水吉穴,不計代價的做最好的佈置與維護,以求萬年不墬之基業。 但政權的維繫,在政治的清明和民心之向背,更勝於所謂虛無飄渺的風水之庇佑,因此不僅萬年難到,連自身屍骨亦難保!

縰觀歷代王朝,長則數百年,短則數十年,統治者間有夭折死、早死不在少數,至於惡病死、毒死、害死,恐怕更多,由此可知,風水縰使有些道理,但人為的不能掌控和無法掌握,其道理可說已是相當明顯了! 如果,集天下資源可用的皇帝,對「風水」的拿捏,都還是如此的「不確定」和「無力」,那麼,身為平民的一般人,對充滿變動性的風水,又能有多少的掌握呢?

有的,或許只是對功名富貴更多的綺思與幻想罷了! 至於,那些從古至今,宣稱能掌握天地奧祕的堪輿師們,其後代幾乎都是庸庸碌碌之輩,不只其後代未能因此而受益,其本身也時常不能自保而遭受橫禍。如晉朝時,人稱風水鼻祖的郭璞,儘管其「神奇」傳聞有加,但當王敦謀反時,請郭璞卜筮,結果不吉,王敦因此震怒而殺了郭璞,連一代風水祖師都還遭此橫禍,風水縰使有靈,其無法用人為掌握,已是明顯可見了!            

風水的侷限和偏離 就如我們前面所論述的,「風水」和任何一種「命術」一樣,都有它的侷限性,都無法「全測」和「全準」,而且任何一種「命術」要能「準」,還需要有「能懂」它的人,但「人」這項因素,常因主觀的判斷或欲望情緒的扭曲,而容易失去他客觀的準確。 加以「風水」本身,本就充滿極其不可捉摸的「變動性」,常「因人」、「因事」而變,像個活蹦亂跳的頑童,又像隱藏在雲霧之中,到處竄動,見首不見尾的神龍,與其說人們找得著它,不如說它愛找它喜歡的人們!

因此,「風水」術與其全信,不如不信,因為我們無法知道在這樣一種充滿變幻游離的術數中,什麼是我們該相信和可以相信的!我們也無法知道那些所謂的堪輿師們,什麼時候是可以相信,什麼時候又是不可以相信的!

風水術的弊害,除了勞民傷財,浪費金錢,和因「爭風水」而造成的糾紛外,對環境景觀的破壞,尤其為烈。 而它更大的偏離是,風水術就是一種「改運術」,它將「人」這個主要的因素抽離了,而想用物質環境的某種改變,來達成對人「命運」的改變!當人不去思索應當改進或努力的方向,而輕易的就放棄自己對自己「命運」應負的責任,將希望完全寄託在不相干或無益的「改運」行為時,充分說明了人的無知和想不勞而獲的心理!

但我們雖然不認為「風水」全然有道理,但也不認為它全然沒道理。 因為風水觀念,雖然不足以解釋人生全部的現象,但或可用來解釋人生部份的現象,這也是做為一種「命術」,它得以流傳的部份原因。 就像從「臉相」可以看出人的某種個性和「命運」,但如果因此而想以「整型」來改變所謂的個性和「命運」的話,就是不切實際的「倒果為因」了!

風水也是一樣,或許某種的命運現象,會反應在某種的地理結構上,但如果想以改變地理結構來改變命運的話,也是一樣不切實際的「倒果為因」了!

            命運的同時相應原理 人們常常惑於所觀察到的「事實」與「現象」間的關係,而喜歡做「因果」關係的連接,但「事實」與「現象」間,有時並不具有所謂的「因與果」或「前與後」的關係,而是一種一體二面的「同時」現象。 命運的原理,就是具有這樣奇特的「同時相應」或「同步相應」現象。 人的潛意識,不只是意識行為的源頭,也存在著遠比我們人類目前所能了解的更為深奧的秘密,如夢境、業力、特異功能、或是我們這裏所要說的「預測」功能或「相應」現象。

人的意識行為,表面上看來是我們所能自主的,但有更多的行為,卻是由潛意識的「暗示」或「投射」所影響的,所以常常我們自認為是自己意識所自主的行為,卻是受著潛意識不知不覺的影響,此點,由「催眠」作用帶給人們的影響,即可得到明證。 因此,「意識」就像冰山露出水面的一角,更大的「潛意識」冰山隱伏在水底,雖不為我們所知,卻對我們的意識行為起著明顯且關鍵的影響!

而人的潛意識,有某種超乎時空的「預測」或「相應」功能,因著它對意識行為的影響,人的意識行為會感知到某種潛意識的「訊息」,感知到某種潛意識所要「告訴」我們「將要發生」的遭遇,接受到這種感知,我們的意識行為即不自覺的受其影響,而表現出某種與「吉」「凶」的命運相符合的行為。

如「吉」時的神清氣爽,神采飛揚,以致「福至心靈」的改變了平時的慣常行為而達到趨吉避凶的效果。 或「兇」時的心浮氣躁,坐立難安,以至「禍至心靈」的「一語成讖」!

這就是命運的「同時相應」原理。 就像一個「命中註定」要在中年喪夫的女子,是不可能也不會選擇上一個,不會在中年喪命的男子的。一個會中年喪妻的男子,不可能也不會選擇上一個,不會在中年喪命的女子為妻的,這是一種命運神祕的「相合」現象,而不是毫無來由的「巧合」。

在人生中,命運的「同時相應」現象,到處可見,就像我們的出生,不同的嬰兒,毫無選擇的出生在不同的家庭,而自此有了不同的命運發展,以佛家的解釋,就是因為「業力」的作用,使得每個人因為自己命運的「同時相應」,而讓人自動走向符合個人業力和命運的路途!

同樣的,因著命運的「同時相應」,如果「風水」確有幾分道理,每個人「福至心靈」的去選擇好的住宅或「風水」,或「禍至心靈」的去選擇不好的住宅或「風水」,也是「同時」「同步」的依著自己的「福份」而「相應」,而一般人卻誤解為「前後」的因果關係,因此導致了意圖藉選擇風水來「改運」的不勞而獲的心理! 風水如果有其徵應,其不可捉摸的「變動性」,亦無法以人為之力來掌握,不然,就沒有破敗的王朝世家了。

因此,與其說風水顯現在外在的地理結構上,不如說它更顯現在每個人內心的「德行」上,「德行」與「風水」,就是一種命運的「同時相應」,當內在結構的「德行」改變了,外在的風水結構自然也跟著轉變了! 有句話說得好︰      世人盡知穴在山,豈知穴在方寸間。      好山好水世不欠,茍非其人尋不見! 易經也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 其可信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