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生辰推命術的迷思

以「出生時辰」來推命的命術,如八字和紫微斗數,可以說是現今命術中的主流,在坊間也引為一股研究的風潮,此兩種推命術,都是以一個人出生的年月日時為基準,來推算一個人的窮通禍福。

這兩種命術立論的根基,都是「假設」一個人的「出生時辰」和他一生的命運,有著絕對性的關聯,也就是在出生時辰裏隱藏有一個人一生的生命密碼,而懂得解讀的人,只要透過某種特定的「推命程序」,就可以將一個人一生的祕密完全地解讀出來。

所以此兩種推命術,都是以出生時辰為基準,而代以某種的「符碼」,來進行推命和解讀的程序。

     兩個致命傷

姑不論此類以「出生時辰」來推命的命術,在原始的「假設」上是否有根基性的錯誤,單只以下幾點的討論,就可發現此種以「出生時辰」來論命的命術,在先天上就有其不可逾越的侷限和致命傷︰

一、類型的有限︰此種以「出生時辰」來論命的推命術,都是以六十年為一大循環,如果一天以十二個時辰計,一個月以三十天計,一年以十二個月計,以六十年為一循環週期計,總共只有貳拾伍萬玖仟貳佰種類型(12 X 30 X 12 X 60=259200)

如果不以世界人口計算,也不以人口數眾多的區域來計算,只以台灣地區的二仟一佰萬人口來計算,平均每一種命運的「類型」就有八十一人之多(21000000/259200=81)!

如果說,這八十一個人都將會有相同(或類同)的求學經驗,婚姻經驗,事業和健康狀況,都將有同數量的子女,同樣的親情人際關係,同樣的財富狀況,甚至都將在同一天結婚、生子、生病、死去,相信沒有人會相信的!

而所有這些「命術者」,當他們在以我們個人的「出生時辰」來論斷時,總是要說服我們也說服他們自己,從一個人出生的資料,就可以完全的看出所有「命中註定」的命運!

二、命運的重覆︰如果「出生時辰」確實藏有一個人所有命運的祕密的話,那即意味著,只要「出生時辰」相同的人,就要有相同的命運狀況,而這種「同命」的情形,不只發生在和我們同一時代的人身上,也發生在和我們不同一時代的古人身上,而且此種「同命」的狀況,每隔六十年就要重演一次,沒有人可以例外。

這種「命運的重覆」,是完全經不起檢驗的,因為在不同時代出生的人,雖然有著相同的「出生時辰」,但因為兩者處在完全不同的經濟社會政治的大環境裏,彼此當然有著完全不同的命運狀況!

就是生在同一時代,也常因為各地不同的經濟社會和政治環境,雖然有著相同的「出生時辰」,也常有著懸殊不同的命運狀況!

因此,命運與其說受「出生時辰」的影響,不如說更受當時「大環境」的影響!

以婚姻狀況來說,雖然「出生時辰」相同,但今人和古人的狀況就可能完全不同了,因為古人平均早婚且多子,而今人普遍晚婚甚且不婚,有著同樣的出生時辰,一個女人在古代可能「終身不貳」,而今人可能早已「勞燕分飛」了!

以壽命來說,壽命和一地或一時代的醫學技術,營養的攝取和衛生的狀況,有著極其密切的關係,雖然同一時辰出生,但今人和古人在壽命上就有著極其明顯的差別,也更顯示出,以「出生時辰」來論命之脆弱和「量化」的不可能!

由此,我們可以明確的知道,一些「傳奇故事」裏頭,常以「出生時辰」來判斷一個人的健康危厄或壽限,如果有所「中的」,恐怕也是「猜準」的成份居多!

      基本假設的錯誤

因此,以「出生時辰」來論命的最大疑點和致命傷,就應於有同樣「出生時辰」的人,就應該「同其命」︰同時結婚、同時離婚、同時車禍、同時發財,從事同一種行業,有同樣數量的小孩,甚至在同一天壽終正寢!

如果不是,而確實也不是,那麼,現今以此種「命術」來論命的自我膨脹,也就非常明顯了,也就是現今以「出生時辰」來論命的「命術者」,已經過度且不合理性的逾越此種「命術」所能夠告訴我們,有關命運的真相和範圍了。

而這種過度膨脹的逾越一種「命術」所該有的範圍,其根本原因,就在於對這種「命術」的根本無知和迷信,尤其是在於全然相信此種「命術」,隱藏有一個人一生命運的完全密碼,和全然相信此術可以「全測」和「全準」的迷信。

就是因為「命術者」在根基上的假設錯誤,所以我們自然得以知道,為什麼以此術來論命者,總是短於事前對未來實際的預測,而總是長於事後「諸葛亮」式的解釋的原因了!

      殺賊與殺豬

左宗棠是清代的名將,他有一個表弟,和他同時辰出生,當兩人出生時,雙方家裏都派人向對方報喜,而報喜者剛好半途相遇。小時候兩人都有神童的稱譽,長大後,左宗棠參加鄉試,中了舉人,而他的表弟卻改行以殺豬為業。

左宗棠一生功業彪炳,殺賊無數,而他的表弟「命中」所帶的「煞」,卻只能用來殺豬無數!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同時辰出生」卻有截然不同的命運,一個掌握富貴權柄,一個卻以殺豬為業,所同的只在於「殺賊」與「殺豬」的「殺氣」而已!

      命運的影響因素

當然,以出生時辰來論命的「命術」(八字和紫微斗數)之所以在坊間大為流行,也不是如一些論者所說的全無參考的價值,而是在於長久以來,「以訛傳訛」的神化了此術的「神奇性」,不只逾越膨脹了它該謹守的範圍,而且模糊了此術實際的面貌和可以參考的價值!

如果了解了以「出生時辰」來論命的「命術」,其先天的侷限性和「全測」「全準」的不可能,那麼,我們將了解到,如果「命運」實有,那麼,「出生時辰」也只是部份的影響我們的命運,而不可能是全部,如果能有此客觀的認知,那麼才能回復八字和紫微斗數真實的面貌和可以參考的價值!

影響人一生命運的因素極多,「個性」和「環境」就是兩個極其重要的因素,如果說「出生時辰」可以全然影響一個人的命運,但「出生時辰」,畢竟只是一個嬰兒霋那間脫離母體的「時間」,出生時辰畢竟只是一種抽象的命運符號,影響命運的主要因素,還是在於這個嬰兒本身所擁有的健康狀況、個性和聰明才智,所以與其說「出生時辰」會影響一個嬰兒以後的命運,倒不如說,這個嬰兒本身,在母體時的身心發展情形,和當時母親懷孕時的身心狀況,更能影響這個胎兒以後的命運狀況!

以此觀之,往前推移,胎兒都是由父精母血的孕育而成(受精卵),那麼,父母在懷孕前的身心狀況和懷孕後母親的身心狀況,不是比抽象的「出生時辰」更能影響一個胎兒未來的「命運」嗎?

「出生時辰」對命運真實的影響有多少?主要的影響在那裏?影響的程度有多少?仍然是一個未知的領域,有待吾人以嚴謹的學術精神去探討,而不是以「籠統的」、「猜準的」、「神化的」江湖術士手法,以訛傳訛下去!

因此,諸如左宗棠和其表弟之類,「同時辰而不同命」的例子,就提供我們很好的線索,去對影響命運的各種因素做追蹤探討,而不只是固執其是的自圓其說了!

      群鼠夜遊

明朝尚書兼大學士邱瓊山,與其妻弟,又是另一個同時辰而不同命的例子。

邱瓊山當時出生時,時在午夜,那時邱家甚為貧困,因不知出生時刻,他的父親欲出外探詢,但那時鄰人皆睡,獨有同里的某員外家,門戶大開,燈火輝煌,邱父當時因貧富懸殊又素不相識,經猶豫再三才鼓足勇氣入內探詢。

經員外家人好奇的詢問緣由,他的父親才告以原因,想不到員外聽到後,就向他父親道賀說,自己懂些命理,知道此時辰出生之人,他日必主富貴,因為自己的兒子也是同時辰出生,因此給以他父親相當殷切的款待。

後來他的父親因為家計拮据艱困,只好求助於員外,員外因見他的父親為人忠厚,兼又庭園也需人看管,就將邱家全家接至園中居住,掌管料理一些雜役。

員外自此將邱瓊山視為己出,並讓他和其子一同讀書遊戲,後來並將女兒嫁給他為妻,邱瓊山後來果然和其妻弟讀書有成,一同考中進士,又一同做到內閣中書的官職,員外至此不禁驚嘆星命之學的靈驗,並欣幸兒子和女婿都能同獲功名,然而過了不久,他的兒子就忽然得病死了,而邱瓊山則一路順遂,官至禮部尚書兼大學士。

員外對於兒子和女婿,同時辰出生,然而一個竟然短命死了,一個卻官祿貴顯,因此百思不得其解,於是遍訪各地的術士,想一解這個疑惑。

有一天,遇到一個從五台山來的方外術士,這術士回答他說︰「你兒子與女婿的八字為壬子年,壬子月,壬子日,壬子時,此種命格叫「群鼠夜遊」格,因為年月日時之地支均屬「子」,「子」生肖為「鼠」,而群鼠夜遊,必須在黑夜,始能暢所欲為,倘若燈火輝煌,那麼群鼠就無所施其技了。

而令婿生於貧寒之家,當他出生時,想必是青燈一盞,其光如豆,因此群鼠適得其所,而令郎生於富貴之家,一出世則燈燭輝映,婢僕群集,如此,則鼠雖結隊成群,那裏還敢出穴遨遊呢?這個道理是很淺顯明白的,令郎的命格雖好,但因不得其所,所以因此破格而短壽,想來也是命中註定的了!」

員外聽了,不禁恍然大悟,嘆服命理之微妙。

這是一個有趣的命理故事,前一個故事,左宗棠和他的表弟同時辰生,但命運卻沒有太多重疊的地方,只在「殺氣」一項類似,而邱瓊山和他的妻弟,同時辰出生,前半生的命運大多類同,甚至一同考中了進士,當上了內閣中書,但一個卻中年崩逝,一個卻官星高照!

邱瓊山和他的妻弟,前半生的際遇類似,當然部份原因,是因為員外因篤信命理之說,而讓兩人有相同的成長和教育環境而導致的,但不可否認的,「同樣的出生時辰」,對某些人來說,可能確實的隱藏著某種相同的命運「內在結構」,而使得邱瓊山和他的妻弟,因有著這種「內在結構的類同性」,因而一同考上了進士,又當上了同一種官職。

但這種「內在結構的類同性」,也只是一種「潛藏」的類同性,還需外在環境的配合和誘導,才能發揮它的「類同性」,而「外在環境」這項影響命運重要的因素,卻不是一個人單純的「出生時辰」所能含括的!

因此,如果邱瓊山幼時因為家貧的「環境」影響,沒有讀書或受教育的機會,又那來以後的官祿貴顯呢?

如果「出生時辰」確實主導一個人的命運軌跡,我們又如何來解釋,和邱瓊山和他的妻弟有著同樣「出生時辰」之人的命運發展呢?這些人難道也一同官至進士或是中年崩逝?

由此知,以某種潛藏「內在結構」的類同性,來解釋「出生時辰」對一個人「可能」而不是「必然」的影響,以此方向來進行探討,毌寧是一條較合理和可令人接受的道路。

至於那位方外術士所謂「群鼠夜遊」的說法,儘管再天衣無縫,滴水不漏,也不過顯示了「事後諸葛亮」和因為對此術「全測和全準」的迷信,而在所謂的命理裏尋找合理的解釋而已!

因為對於一項「命術」的完全迷信,就會導致在百思不得其解下,窮則變,變則通的在所謂自認合理的命理裏,尋找到各人所各自「信服」的合理解釋,而這也是所有迷信的「命術者」的共同現象!

所有的「傳奇」由此產生,所有的「荒謬」也由此產生!

      真命與假命

在清朝阮葵生的茶餘客話裏有這麼一則故事。

有一個叫嵇叔子的人,精於星命之學,常說自己將來會做到四品官,而他的妻子在他當孝廉時就死了,妻子死後,媒婆們紛紛上門說媒,但經由他親自排算女方的八字後,都說不是四品夫人的命,而一一回絕了。

那時有一位富翁聽說後,想將女兒嫁給他,他先將女兒的生辰八字給某位術士推算,術士說︰「這是十惡大敗的命格。」經富翁告訴術士用意後,並央求術士更動女兒的出生時辰。

富翁拿著這份新的生辰八字交給媒人,請她上嵇府說媒,嵇叔子經過推算後,高興地說︰「這才是四品夫人的命呀!」於是兩家遂結為通家之好。

後來,嵇叔子果然做到杭州太守的四品官,而富翁的女兒也因此受了四品夫人的封贈。在嵇叔子死後十多年,有一天,當嵇府上下正為嵇夫人的七十大壽而忙碌張羅時,嵇夫人笑著對大家說︰「某日其實並不是我的生日!」並將當年的經過合實說出,家人聽了都大吃一驚,原來已經被騙了四十年了!

這個故事充滿詭奇與反諷!

一個「十惡大敗」的命,竟然成了四品夫人的命,人沒有改變,而只是更動了幾個數字,就改變了一生的「命運」!

如果說富翁女兒「命中註定」將有四品夫人的封贈,那麼,這個「命中註定」,可能是由於某些我們還不知曉的原因,並不在出生時辰的「八字」上!只是諷刺的是,這個「命中註定」的實現,卻是由於對「出生時辰決定命運」的完全迷信而完成!

至於嵇叔子,利用自己的「八字」而「準確」的預言自己的未來,想必也是由「暗示」作用而完成的「自我實現預言」,不然,有同樣出生時辰的人,也將同樣的當上四品官了!

如果我們能夠知道嵇夫人的真正出生時辰,那麼,在當時和現在,所有相信「出生時辰決定命運」的「命術者」,也必然的可以在她的出生時辰中,找出為何不是「十惡大敗」而是「四品夫人」的合理解釋和想當然耳的命理原因了!

什麼時候,我們可以走出「出生時辰決定命運」的迷霧,時候什麼,我們就可以看清楚它真正應有的面貌!

什麼時候,我們分辨了「迷信」和導致迷信的「事實」,什麼時候,我們才有了真確的認知和「相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