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和內心平靜相處

就在我決定要和我自己的內心平靜相處後,我就投向了那個愛我,照顧我,容忍我不良行為的人,而就在那裡,我找到了力量的支撐來源

牠的名字叫快樂(Happy),這是多麼諷刺啊!我想。牠是我所見過最悲苦的貓兒之一。由於名字背後的涵意和影響,所以不管對人或對動物來說,名字可說都佔有很重要的份量,但連我也都很納悶,為什麼快樂這個名字,並沒有影響牠,而讓牠快樂一些呢?
「牠的名字,可說是某種的笑話。」安(Ann)說道,她是貓兒的主人。「自從牠出生不久後,我們就領養牠了,因為母貓在某天,突然失蹤了,從此就沒有再回來過,所以我們就收養牠和另外三隻小貓咪,而其他小貓咪都很正常,只有快樂,就是一幅愁眉不展的樣子。」


安之所以打電話給我,是因為快樂不良的排便習慣,讓她煩惱不已,而安顯然已試盡各種辦法了:「一開始,當牠十五週大時,我以為是健康問題所導致的,所以就帶牠去看獸醫,但這項因素被醫生排除了,雖然快樂確實有健康上的問題,但醫生說,那和牠不良的排便行為全然無關。


由於牠的其他健康問題,和現在不良的習慣,所以我感覺,牠是不是不大想活了?」
「好吧!」我說道:「那我們就來看看,牠有什麼話要說的。」當我靜下心來,聯繫上這隻灰色的短毛貓時,我強烈的感受到那種悲苦、怨懟的氣息;牠對安的不滿,還有對生命的怨恨「我很難過,你有這麼多消極的感受。」我說道。


我感覺牠的怨恨,大部份來自於,牠被牠的母貓咪「遺棄」所導致的。雖然其他的小貓咪,很快就適應母貓的離去了,但快樂顯然對被「遺棄」這件事情,始終無法釋懷,因為被「遺棄」的事實,讓牠感覺傷害得很深,因此總是懷著怨懟的情緒。「快樂說,牠感覺牠必須負起責任,來照顧其他的小貓咪們,而牠也說,這是一種牠被母貓咪遺棄,所受傷痛的處理方式。」我告訴安說。


「這就很奇怪了,因為我總感覺是那隻公貓咪湯米(Tommy),是牠在照顧其他小貓咪的!」安說道。「湯米應該是會的,因為快樂並不想扛起責任,雖然牠感覺那是牠的職責……」我停下來,因為安插了進來。「等一等!」她驚訝的說道:「我現在想起來了,難怪我總是發現,在快樂的肚皮上,常常有其他小貓咪吸吮過的痕跡!因此我想,湯米對其他小貓咪來說,似乎只是情感上的穩定支撐而已,而快樂才應該是實質上的照顧者,至少,在一開始時是這個樣子。」


「對人類來說,情形似乎也是如此!因為這讓我想起了很多人,他們在實質上,也是扮演著某種的角色,但其實在他們的內心裡,並沒有投注太多進去。」我回應說:
「所以像這種狀況,怨懟是一定會產生的。」

由於我認知到,快樂在情感上的痛苦,所以我對牠說道:
「我知道你心裡一定很難熬,但你有沒有想過,你已是很幸福的了,因為有這麼一個愛你的人,來幫助你養育全家?」聽我這麼說後,牠的內心才軟化了一會,但立即又被忿怒所武裝起來。「你為何對安如此的忿怒呢?」我問道。原來,快樂對於安處理小虎(Tiger),另一隻小貓咪的死亡方式,有所不滿。小虎在不久前,才因健康的因素被處以安樂死,但快樂卻感覺,對於小虎的離去,牠並沒有被賦予應有的參與角色,所以因而忿忿不平。「嗯!這確是事實。」安說道:「其實我根本就沒有想到,要來和其他貓咪談論關於小虎死亡之事。我只是帶牠到獸醫那裡去,而後來牠就被安樂死了,就連牠的軀體,也是留在獸醫院那裡的。因為我想說,牠們都應該知道這項事實才對啊,因為牠已經病得很嚴重了。」


「是的,牠們確實知道。」我說道:
「但問題並不在於將小虎安樂死了,而是快樂感覺到,妳並沒有考慮到牠內心的感受,或甚至妳根本就沒有意識到,牠也是會難過的!」
「快樂的感覺是對的,因為牠的行為,讓我以為牠根本就不在乎呢!」安說道。
我跟安解釋說,動物之所以有破壞性或不良的行為發生,那一定代表了,動物在以某種的方式表達牠的不滿。當經獸醫排除是健康的因素所導致後,人們就應該好好想想,能做什麼改變,好來改善這種狀況的繼續發生,因為動物通常不會無來由的,到處亂灑尿或亂啃傢俱一通的,好像故意要將我們的生活搞得一團糟似的。


當這種情形發生了,通常就是動物在跟我們抗議說:喂!我很無聊呢!或是:我很沮喪呢!而在快樂的案例中,牠那不良的排便行為,就等於是在抗議說:喂!我生氣了,或我忿怒了!因為動物終究會選擇以某種方式,來表達牠們的實質情緒或感受。

而快樂的忿怒,現在己經緩緩轉為悲傷了,因為在牠眼中,小虎還只是個寶寶。
我對牠說道:「對小虎來說,你曾是一個好姊姊!」
「是的,但不久後,我就會和牠在一起了!」牠說道。
「所以,你想離開塵世?」我問說。
「快了,但不是現在!」牠說道。
我轉告給安知道。
「那我現在該如何做呢?」安問道。
「妳該找個時間,好好的來陪伴牠,並且承認牠對小虎的真實感受。」我說道。
「唉,真是糟糕,我早就該如此做了!」安後悔的說道。
「不要自責,因為當時妳並沒有察覺到牠的情緒。」我說道:
「但現在妳知道了,所以,妳只要從心底講出妳真正的感受就可以了。而對快樂來說,也是到了牠要與牠自己的內心,平靜相處的時候了,而妳就是那個能夠幫助牠的人!」

安依照我的建議去做了,而結果也很令人欣慰,因為快樂不只改善了牠的不良行為,也變得如其名的「快樂」了。大約過了一個月之後,安打電話給我,說快樂不再吃任何東西了,而且意志堅決。「是不是時候到了呢?」安問說。快樂平靜的跟我說,是到了牠該離開的時候了。

當我的媽咪告訴我說,牠不會再回來了,那時,我真的想立刻死去。而正如妳所了解的,我的內心變得怨懟、忿恨、悲苦,絕大部份原因是在不滿老天,竟然賜予我這樣一個不公平的生命……所以在我的一生中,我陷入了消極悲苦的泥淖中,而難以自拔。而小虎的死,是一個轉捩點。


我問自己,是否我要以怨懟、忿恨的心靈,來離開這個世界呢?就在我決定要和我自己的內心平靜相處後,我就投向了那個愛我,照顧我,容忍我不良行為的人,而就在那裡,我找到了力量的支撐來源。謝謝妳,讓我能達到內在的平靜……

—一隻叫快樂的貓兒 經由派蒂‧索瑪 轉述

幾天後,就在牠熟悉的家中,當快樂倚靠在安女兒的膝上時,牠平靜的離開了這個塵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