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灰塵,是你嗎?

牠教導了我,有緣生命終究還會再相聚的道理,而或許這一生的生命,也只是整個大計劃中的一個片刻而已

「克萊諾(Clairol)的前世,曾是我的狗兒嗎?」琳笛(Lindy)問說。
像這樣的問題,就常常有人問我。我將問題導向這隻雪特犬。克萊諾顯示一個圖像給我看,那是另外一隻雪特犬,體型和外觀和牠近似。然後,另外一個圖像出現了,那隻雪特犬被疾駛而過的汽車撞死了。「牠說,牠的前世也是一隻雪特犬,後來被車子撞死了!」我說道。琳笛棕色的眼睛,充滿著淚水。

「為何動物這麼容易的,就能記起牠們的前世呢?」曾有一個女人這樣問我。我認為,這應該和動物單純的心靈有關,而且動物也不像人類一樣,需要什麼科學的證明,才會相信有前世今生,重要的是,絕大部份的動物,都具備了能認知宇宙真理的內在智慧。在我成長至今的大半生涯,都是在心靈的掙扎中度過的,一個是傳統主流的動物訓練背景,一個是我動物通靈的工作。在成為全職的動物通靈者之前,我曾經在獸醫院中工作過,曾經經營過寵物店,曾擔任過有關動物管制的公職,曾開過動物保姆的公司,也曾是人道協會的助理主任,但在上述工作中,我幾乎很少和人們提起有關通靈之事。


但在內心裡,我常常感覺到一股巨大的衝突存在,直到在收容所工作的後期,我才能比較坦然自在的和人們談論起有關動物通靈之事。然而我發現,輪迴這個議題,尤其很難以自在的態度來談論。我想,儘管前世的訊息很是有趣,有時也很有幫助,但如果過度強調了前世的原因,就會消弱了現世該努力的部份了。

琳笛告訴我有關她前一隻狗兒的故事。
有一天,當琳笛外出時,克來爾(Clare)被車子撞死了,那時琳笛出城去探望做心導管手術的祖母,而琳笛的母親也罹患了骨癌。當琳笛知道她心愛的狗兒被車子撞死後,她哭得非常傷心。「生命真是不公平啊!」她說道:「當我在為我母親和祖母的病情擔憂時,我的克來爾也死了。」克來爾生於七月十九日,而克萊諾則生於次年的七月十四日。


「一開始,克萊諾很快就和我投緣了,但我一直不知道該為牠取什麼名字。」琳笛說道:
「但在我心中,一直浮現著克來爾這個名字,然而我卻從不為寵物重複命名的,一直到六個星期後,一位朋友帶著他的女兒來訪,那個年輕的女孩走到小狗狗旁時,看著牠的臉龐說,妳一定將牠命名為克萊諾小姐,因為牠的臉上,看起來就像是化過妝似的!」


另外一次在琳笛家,我們討論著,動物為何要來到某個家庭的特殊原因:就是為了幫助我們學習經驗,或牠們也要學習某種經驗而來的。琳笛對我說道:「克萊諾牠教導了我,有緣生命終究還會再相聚的道理,而或許這一生的生命,也只是整個大計劃中的一個片刻而已。在經歷我母親的病痛,和我自己的人生低潮期,牠一直就是我重要的支撐和力量的來源,而在面對死亡這個課題時,克萊諾也給了我很大的信心。」我會心的領受她的話,因為琳笛揭露了輪迴的重要層面,而這一點,倒是以前我尚未完全領會的。

有天早上,一個朋友打電話給我,詢問有關她家的一隻老狗哥迪(Gordie),哥迪原是一隻金色的獵犬(retriever),但現在身上的毛色,因年老,白色已佔了大部份。哥迪剛出生時,就體弱多病,牠的原主人本想為牠做安樂死,而剛好我的一位朋友克麗絲(Chris),就是那家動物醫院的技師,她第一眼就愛上哥迪了,所以要求領養這隻小狗狗。這隻小狗狗被診斷出患有腦水腫,和臀關節退化症,看來牠此生的命運,實在多舛、堪慮了,但在克麗絲的愛心和細心的照顧下,牠現在已是十二歲的高齡了。


哥迪很喜歡出去散步,或和其他狗兒做伴玩耍,牠甚至非常喜歡游泳,和玩那種你丟我撿的遊戲。牠雖然不像其他狗兒看起來那麼優雅,和跑得那麼快,但牠的膽量和毅力,正可彌補牠身體上的缺陷,而牠的熱忱和意志力,也讓牠安然的度過了身體疾病的挑戰。但到了十二歲的高齡,哥迪連走路都愈來愈吃力了,後來不要說走路了,連站起來都是一種奢求。克麗絲打電話給我說:「我想,牠已經準備好了。只是我想知道牠喜歡在何處安息,如果牠願意的話,我可以安排牠到後院那裡去。」「牠說,牠也想不起有任何地方,可以比在後院那裡更適合安息了,而且有妳在牠的身旁。」我說道。


克麗絲本身是相信輪迴的,她問說,哥迪是否有一天,願意回到她的身邊來?哥迪回答說,牠願意。就在某一天,當溫煦的陽光照著牠的背部,芬芳柔軟的土地臥在牠底下,摯愛的朋友就在牠身旁,哥迪,終於拋棄了牠那老邁不堪的身軀了。因為就是有這個女人的愛,所以哥迪才能有機會,體驗了從小到大、到老的整個生命週期,而哥迪也抓住了這個機會,為我們顯示了,不管面對的是什麼樣命運的挑戰,生命的品質,是要自己去把握、去創造的。


大概是兩年後的一個早上,電話鈴響了。「派蒂,妳一定不相信今天早上發生什麼事了!」是克麗絲,她顯得很興奮。「什麼事啊!」我問說。「今天早上剛醒來後,我就感覺好像有什麼特別的事要發生了,當我出去餵狗兒時,卻發現有一隻黑色的小狗狗,試圖要闖進圍欄裡來。」「是野生的嗎?」我說。「是啊!我也是這樣想,但當我抱起牠時,我突然有一種奇異的感覺:哥迪已不在靈界了。所以,我想請妳看看,我的感覺對不對?」她問說。


結果沒錯,是哥迪回來了,牠已變成這隻毛絨絨的黑色小狗了。牠說,就在靠近克麗絲家的附近,有一個人開車停了下來,然後就將牠丟在路邊,當車子開走後,一開始牠顯得有些茫然,就一直站在路邊,不知要到那裡去?牠想說,牠的媽咪到底在那裡呢?後來,牠就聽到狗叫聲了,於是牠停了下來,豎起耳朵,仔細傾聽聲音的來源,然後,突然牠就記起了一種遙遠記憶的回憶,而那個叫聲,聽起來是如此的熟悉,所以,牠就用牠的小腿,盡力的往聲音的方向跑去。「而牠就像隻被留在外面的小豬仔一樣,急著想闖進家裡來!」克麗絲喜悅的說道。

有一次,當我開車經過城鎮時,突然有個東西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什麼東西啊?」我跟坐在旁邊的朋友說道。「我想那是一隻狗兒。」她回說。「可能不是,它看起來更像個什麼不動的棍棒之類的,讓我們回去看看!」說完,我立刻做了個大迴轉。那個東西就在一座橋邊,橋上是四線道的快速道路,我眨了眨眼睛,幾乎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因為那個立著不動的東西,竟然跑下橋底下的岸邊去了。


我和朋友立刻跳下車來,朋友看守車子,而我則走下陡峭的堤防追下去。當我到達橋下,看到了一大堆被棄置的空酒瓶,這意味著,我是闖進了某人的聚集處,因此我變得很小心,幸運的是,沒走多遠,就看到約三十呎外,那隻黑褐色骨瘦如材的狗兒了,牠看起來像是某種品種的獵犬,而牠身上掛了個大大的皮頸圈,頸圈上連了條鏈子。我蹲了下來,溫柔的對牠說道:「嗨!我只是想來幫助你,我可以感覺到你並不信任我,這是我能理解的,但請放鬆下來,用心來感受我真正的意圖。」聽到我誠意的溝通後,這隻狗兒頓時軟化了下來,但還是不肯靠近我,這時,我想起車上留有炸薯條,於是我呼喊朋友,請她將薯條帶下來。


我將薯條放在地上,然後退後幾步,牠顯然餓極了,低頭就吃了起來,但不時仍抬頭望著我,這時,我注意到牠那迷人的眼睛了,因為在那雙眼睛裡,似乎有某種熟悉的東西在裡頭,所以這時我知道,我一定要來幫助牠了。「如果你願意相信我,我承諾一定會替你找到一個好的領養家庭,這樣你就不會再挨餓了!」其實,我是可以立即抓住那條鏈子的,但如果牠想掙扎,牠也是可以輕易的就掙脫那個過大的頸圈的。我沉思了一會,決定來試試,因為那條鏈子就垂在不遠的地上,我一伸手就可搆到了,於是我伸出手,抓住了那條鏈子,而就像我所感覺的,牠並沒有做出任何的掙扎,於是我慢慢的帶著牠走上堤防,回到了車裡。而牠在車裡的表現,很令我驚訝,因為跟我在一起,牠似乎顯得非常的自在,一點也不驚慌。


回到家後,我檢視牠的頸圈,發現有注射過狂犬疫苗的標記,而從這個標記,就可回追牠的前任主人了。但牠的前任主人並沒有任何訊息的回饋。經過我輾轉的追查,發現這隻狗兒的前主人,以前曾因虐待動物而遭申誡,所以我很高興他們並不想領回這隻狗兒。我詢問這隻狗兒,牠是否願意回到前主人的家,但牠顯示心靈圖像給我看,一個瘦瘦的男人對牠吼叫著,牠感覺這個人很難以理解,並且脾氣暴躁。牠跟我說,有一天,牠和這個人出去散步,而牠掙脫了,因為平常牠都是被鏈著的,因此牠感覺能到處自由的走走看看,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但這個人可不認為這是什麼有趣的事,因此就對牠吼叫著。當這個人轉頭似乎要走開時,牠跟了過去,但突然有什麼東西朝牠丟擲了過來,打到地上發出刺耳的撞擊聲,這個人又再度的對這隻狗兒大吼大叫,牠可以感覺到,這個人似乎正怒火中燒,牠害怕生命受到傷害,於是就朝著反方向跑開,不久後,牠就發現牠位於一條河的旁邊了。


當飢餓難耐時,牠才會有回家的念頭,而後來,飢餓就變成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了,為了生存,牠吃下任何可以下肚的東西。牠也顯示給我看,在夜晚,有一些人會來到橋下,他們喝著酒,並將空酒瓶朝牠丟擲過來。當我帶牠回家時,我並沒有如往常一樣,為家裡的動物們介紹牠,現在想來,這事就透露著一些奇異的氣息,我只是告訴家裡的動物們,這隻狗兒只是短暫來家裡借住一下而已,直到為牠找到新的認養家庭為止,但我並沒有告訴這隻狗兒,有關家裡動物的任何狀況但不久後,就顯示出牠的不受拘束了。因為家裡的狗兒,平常都是關在一處圍籬裡,沒有我或我先生在旁,牠們是不能離開圍籬的,但愛拉(Ezra),我們現在這樣叫牠,可不管這些,只要牠喜歡,牠就會像隻飛鹿般的跳越圍籬。


看著牠在奔跑時,眼中閃耀著歡樂的光芒,突然,就像有什麼東西,輕輕觸動了我的心弦,這觸動是如此的輕微,以致還不足以讓我理清這其中的脈絡。儘管愛拉並無任何的社交技巧可言,但在內在裡,牠還是有可讓人鍾愛的地方:那就是牠那種對生命的熱忱和堅持。因為不管做什麼事,牠都充滿著喜悅,這也顯示了,在這裡,讓牠感覺非常的快樂。但也由於牠的缺乏社交技巧,這就為牠能否繼續留在家中,增添了些許的困難,因為牠並不知道該如何表現,才會讓其他的動物喜歡或接受牠。而我們面對愛拉最大的困擾,就是牠對羊兒們的反應,因為只要一看到羊兒,牠就會立刻衝出去追逐牠們,當第一次看到這種情形時,我真是嚇壞了,就趕緊抓住牠,並叱責牠,而牠則以困惑的表情看著我,因為牠並不了解,為何牠不能去追逐羊兒。為了避免不幸的情況發生,當羊兒在外活動時,我只好限制愛拉的自由,雖然處理起來很麻煩,但這只是暫時的措施而已,因為等為牠找到另一個新家後,問題就自然解決了。


但一個星期過去了,然後又是一個月過去了,還是找不到合適的收養家庭,究竟那裡出了問題,為何一直無法為牠找到一個好的收養家庭呢?就在我發出這些疑問後,在內心深處,我彷彿聽到一個聲音說:「對於牠,還是有妳所不了解的地方存在!」最後,我們決定試試,是否能讓愛拉了解到,那些羊兒也是家中的成員,所以應該要對牠們表示尊重。


我深深注視著牠的眼睛,試圖要將這重要的訊息,傳達給牠知道,然而,就在這時,我突然悟通了那遙遠記憶所顯示的脈絡了。而現在,一切疑問都有了意義和解釋,而這也就是為什麼,我總是遲遲無法為牠找到另外新家的原因了。這一切的背景脈絡,是多麼的相似啊:受到主人殘酷的對待;桀傲不馴的心靈;警戒時兇猛的眼神;期待自由自在的渴望;還有,即使有不幸的經驗,還是極度的信任我。

「啊哈!看你將毛髮剪短了。」我開玩笑的說道:「你和以前,看起來完全不一樣了,除了那一對眼睛之外。我真不敢相信你回來了,灰塵!但對於羊兒的態度,我真擔憂你並沒有從前世學到任何的經驗呢!」「我並不是想殺掉牠們,我只是控制不了,感覺好玩想去追逐牠們而已!」牠回道。我搖搖頭說:「就是去追逐牠們,也是不被允許的!所以,如果你想繼續待在這裡,就必須去克服那樣的習性。


但重要的是,無論如何,我還是要對你說,歡迎回來,我的朋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