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有關命運改變的一個例子

 幾乎所有的人,都想掌握自己的命運,創造自己的命運,做自己命運的主人,但絕大部份的人,都被命運所拘,被命運被縛,逃不開命運的支配,終成為自己命運的囚奴。

究其原因,就因為絕大部份的人,都是慾望擾嚷的凡夫俗子,總是想用最少的努力,得到最大的收穫,以為只單純做幾件好事,就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如果這樣,那麼命運也就不成為命運了。

命運有它的主幹和次要的支節,愈是對人生產生重大和決定性影響的事,愈是難改,我們常常以為能夠改的,多只是屬於命運的小支節而已,我們難以改變或無法撼動的,多屬命運的主幹,

 如以樹幹來比喻命運的主體,以樹的枝節來比喻命運的支節,以「搖動」與否來比喻命運的改變,那麼就很容易明白了,命運主體的改變,絕對不是我們漫不經心的單純行行善,就能有成效的!

我們常在一些書上,看到某些人因為只做了某件事,而改變命運的例子,這些事例,如果只用來勸勉人們行善,其用意是值得鼓勵的,但如果用以證明命運就這樣被改變了,似乎稍嫌草率和讓人難以信服。

就如我們前面所論述的, 命運都是漸漸成形和改變的,我們當下的每個念頭和行為,都會影響著未來,禍福的到來,也有它不得不然的道理,福消禍長,禍消福長,全依著人的心境在慢慢變化,所以命運的改變和禍福的到來,都是水到渠成的事,絕不是突然而至的。

何況,談到所謂命運的「改變」,當我們說命運發生了某種「改變」,就表示,原來的命運並不是「現在這樣」,而是「原來那樣」,但我們如何知道「原來」的命運是什麼樣子呢?如果我們不知道原來的命運是什麼樣子,那又如何說命運發生「改變」了呢?

說命運發生「改變」了,一定是我們已經準確的預測出「原來」命運的樣子,並且和「現在」的命運確實不同了,才可說是「改變」了,所以說

 命運發生改變的前提,必是我們確實已經準確的預測出未來命運的樣子,

 常常有些事例說有人因為做某事而改變命運的事,然而,我們如何知道命運確實改變了原來的軌跡呢?我們如何知道那些預言者的「預言」是準確而不是錯誤的!

如果預言是錯誤的,或沒有任何有力的證明來驗證所謂的預言是對的,就草率的相信所謂的預言,而說命運已經「改變」了,這樣其實是不具什麼意義和說服力的。

這樣的疑問,在一些勸人為善的書裏常常可見,然而有一個人和一本書,卻讓我們沒有這樣的質疑,反而讓我們無比的信服和驚喜,信服的是,書中確實準確的預測了命運,驚喜的是,人確實可以經由努力而大幅度的改變自己的命運。

這個人,就是「袁了凡」,這本書就是他寫給兒子的「了凡四訓」,

 了凡四訓是一本可貴的書,可貴的是,不僅在於它的信實,書中的人物和事蹪都是信而有徵的,而且它是少見的一本詳細談論命運改變原理的書,也是一本僅見的確實改變命運的書!

   命運的故事

袁了凡在很小時,父親就過世了,他的母親認為學醫不僅可以養活自己,也可以助人,而且學醫如果學得好,也可以有聲名,並且這也是他父親的心願,所以就要他放棄科名而改學醫術。

有一天,他在一間叫慈雲寺的廟裏,遇到了一位仙風道骨,貌若神仙,從雲南來的孔老人,那老人對他說,他有做官的命,為什麼不去讀書呢?袁了凡告訴他原因,孔老人說︰「我得到邵皇極數的正傳,專門衍算人的氣數命運,命中該傳給你!」袁了凡將孔老人帶回家,把情形告訴母親,並屢次試驗孔老人的推命,想不到不管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非常的靈驗,因此他就相信孔老人的話,進入學館讀書,準備考秀才。

孔老人為他推命,算他縣考童生應當得第十四名,府考應當得七十一名,提學考應當得第九名(明制,須經這三種考試,才可以得到秀才的資格),到了明年,三處考試都錄取了,而且錄取的名次和孔老人算得一點也不差!

孔老人又推算他,某年會考第幾名,某年會補上廩生缺(廩生是比秀才高一等的功名,做了廩生,每年有米俸可以領取),某年會當貢生,而後某年入選為四川知縣,在任三年半後,即辭官歸鄉,孔老人更算準他,在五十三歲八月十四日那天的丑時,當壽終正寢,身後無子,袁了凡就一條條謹慎的把它記了下來。

從此以後,凡是碰到考試,名次的先後都不出孔老人的預料,孔老人還算定他,命中註定須領用九十一石五斗的廩生米,才能升為貢生,但當袁了凡領到七十一石米時,他就被允准可以補為正式貢生了,因此袁了凡懷疑,孔老人這次可能算得不準了,想不到允准的公文竟然被上面駁了回來,後來一直到了丁卯那年,有個姓殷的主考官,看到他考舉人不中的試卷,讚嘆他寫得好,為了不忍埋沒人才,就吩咐縣官呈文正式補他為貢生,經過這一番週折,算算所領的廩生米,不多不少剛好是九十一石五斗之多!

袁了凡驚訝於孔老人命數的準確性,至此對老人推命的一點疑心,可說是消失殆盡,完全信服了,他更相信,命運是實有的,一個人的得失進退和機緣的遲速,都是命裏頭註定好好的,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爭也爭不得,急也急不來,從此就看淡了一切,心中淡泊無所企求。

   雲谷禪師

按照規矩,補了貢生後,就須到燕京的國子監(等於現時的大學)讀書,袁了凡到了燕京後,因為看淡了一切(不是看破!),心意消沈,終日不讀書只是靜坐,這樣過了一年後,回到了南京,有一天到棲霞山去拜訪雲谷禪師,兩人在一室中對坐,足足有三天之久。

這位雲谷禪師是位得道的高僧,當時初至棲霞山中,結庵修行時,曾有一盜賊,侵入庵中偷去所有財物,但奇怪的是,這個盜賊從黑夜走到天明,還離不開草庵附近,後來被人逮獲,送到禪師那裏,禪師不僅給以食物,並且把所有財物都送給他,由此可見禪師之修為。去拜訪禪師的人,不論貧富貴賤,禪師總令他們靜坐,返觀自己的本來面目,因此常常和客人對坐著,甚至終日無語,雲谷禪師這次和袁了凡對坐了三日,禪師是有神通的,他訝異的問說︰

「人之所以不能成聖成賢,都是因為被妄念和慾望所纏繞,你坐了三天,竟然不起一絲雜念,想必一定有原因的,為什麼?」

袁了凡回答說︰

「我的命都被孔老人算定了,既然一個人的榮辱生死,命中皆有定數,即使妄想也沒用,所以也就不妄想了!」

   命運的原理

雲谷禪師笑道︰

「我還以為你是豪傑呢?原來卻只是個凡夫!」

袁了凡問他原因,禪師回答說︰

「一個人若不能達到無心的境界,難免被陰陽氣數所束縛,若被陰陽氣數所束縛,當然就有定數了,但也只有凡夫俗子才有定數,極善的人,命運轉好,命運拘束不了他,極惡的人,命運轉壞,命運也拘束不了他,

 二十年來,你的命運都被孔老人算定了,不曾改變一分一毫,莫非不是凡夫俗子嗎?」

袁了凡訝異的問說︰

「一個人的命,真的可以改嗎?」

禪師回答說︰

「詩書所說的︰命由己作,福由心生;禍福無門,惟人自招的道理,確實不錯,佛教的經典裏也說過,求富貴得富貴,求男得男,求女得女,求長壽得長壽,這都不是亂講的,說妄語是如來的大戒,諸佛菩薩豈會說謊話騙人?」

袁了凡懷疑的問說︰

「孟子曾經說過︰求則得之是說凡是求起來就可以得到的,是在我自己心裏頭的事,若不是在我內心裏頭的事,怎麼說一定可以求得到呢?譬如說道德仁義,那是全在自己心裏頭的,自己可以盡心去求,至於功名富貴是在外頭的,是需要別人的賜予,如何可以說去求就求得到呢?」

(孟子原文是︰求則得之,舍則失之,是求有益於得也,求在我者也。求之有道,得之有命,是求無益於得也,求在外者也。)

雲谷禪師回答說︰

「孟子的話並沒有錯,是你自己誤解了!

 六祖慧能曾經說過︰一切福田,不離方寸,從心而覓,感無不通所有的福田,都是在各人心裏頭的,沒有離開自己的內心,而在外面另有什麼福田的,只要向自己內心裏頭去反躬自省,不獨道德仁義可以得的到,就是身外的功名富貴也可以得的到,因為有道德仁義的人,福田自然豐盛,功名富貴也會跟著來!

這樣的內外雙得,就是所謂的求有益於得!如果不往內心反躬自省,而只是盲亂的往外追尋,不只外面的功名富貴求不到,連自身的仁義道德也會失去,這樣的內外雙失,就是所謂的求無益於得!」

雲谷禪師這番話,猶如暮鼓晨鐘,實已點出改變命運的大原則大方向,那就是要改變命運,得先改變自己,要改變自己,得先從自己的內心改變起,一個人內心有多少福份,外面就會有多少的福報,有如磁力相吸,絲毫僥倖不得。

所以要改變命運,絕對不是世俗所謂的「改運」或改變風水所能奏效的,一個人要是沒有福份,任憑你多努力的強求,也是惘然一場!

   真實的反省

雲谷禪師和袁了凡對坐三日三夜,知道袁了凡雖仍為命運所拘,但其心思澄靜,遠勝常人多多,如能給予開導,必有所助,因此禪師接著問說︰

「孔老人到底算你終身命運如何?」

袁了凡據實以告,雲谷禪師並沒有直接給他建議,反而以「反問法」,試圖讓袁了凡自己去面對問題,去發現自己陷入命運氣數的癥結所在,因此禪師問道︰

「你認為自己應該得到功名嗎?應該有兒子嗎?」

袁了凡畢竟不是一個凡夫俗子,他的反省是那麼的真誠,那麼的深切,如果不是一個誠懇面對自己的人,不可能把自己的缺點看得那麼清楚,一般人當讀到這段,常忽略其重要性,其實

 當一個人勇敢的反省懺悔自己的缺點時,也就是命運開始改變的契機,有志於向命運「挑戰」的人,實不可不知!

袁了凡聽了禪師的話,沈思了良久才說︰

「是不該得到的!因為做官的人都有福相,而我相貌福薄,又未能累積功德以造福,加以沒耐性,度量狹窄,時常自尊自大率性任為,說話也不莊重,像這些都是薄福的相,怎麼能有福氣當官呢?

俗語說,地穢多生物,水清常無魚,而我好潔成癖,這是無子的原因之一,和氣能養育萬物,而我常常喜歡生氣,這是無子的原因之二,仁愛是化育之本,而我常常不能捨己為人,這是無子的原因之三,還有我話說得太多,兼又喜歡喝酒,喜歡徹夜不睡覺等等,這些都消耗元氣太多,也是無子的原因啊!」

雲谷禪師應許的說道︰

「何止是功名和子嗣之事呢!世間上還有很多得不到的東西,也都是有其緣由的,能夠得到千金財富的,一定是有千金福份的人,能夠享用百金財富的,也一定是有百金福份的人,應該會餓死的,也有應該餓死的原因,這些都是個人自己造成的,老天只不過是因勢利導而已,何曾有一絲一毫的干涉呢?

就是傳宗接代的事也一樣,全憑各人的福份,有百世功德的人,必有百世子孫可傳,有十世功德的人,必有十世子孫可傳,至於那些沒有後代的人,都是福份淺薄的緣故!」(對於那些淡泊物慾,超然世俗的出家人或修行人來說,並非無福德,只是已然「無所求」而已,實不可與上述所說並論!)

雲谷禪師這番話,說出了命運上的一個大重點,那就是並沒有什麼神在背後判定你的命運,人的命運完全是自己前世或今生的緣故所造成,

 如果說人是一塊磁石,那麼人的福份就猶如磁石的磁場能量大小,有多少的福份磁場,就會吸引多少的福份,人如要改變自己的命運,除了改變自己的心性,積德行善以改變自身的福份磁場(就有如改變磁石的原子排列結構)來增加福份(磁力)外,別無他法!

因此雲谷禪師接著說︰「你既然已經知道自己的缺點,那麼就要將沒有功名與兒子的原因儘量改掉,改驕傲為謙虛,改浮躁為沈著,改刻薄為寬容,改輕率為穩重,改吝嗇為施捨,儘量積德,儘量包容,儘量和愛,以前種種譬如昨日死,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這樣必能去除以前不良的習氣,重新獲得一個完全嶄新的義理新生命!

我們的血肉之身,雖然有其定數,然而我們的義理新生命,必能感動生地而獲福,書經說:「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詩經也說,一個人如果能常常反省自的行為是否合乎天理,就會去惡存善,為自己積福了。

孔老人算你當不了官,沒有兒子,這是天作之孽,還若避免,只要你從此擴充德行,多做善事,廣積陰德,則自己所造的福份,那有不應驗的道理呢!易經這本書,專門在談論趨吉避凶的道理,如果說命運不能改變,那麼吉又如何趨,凶又如何避呢?易經開宗明義便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你信得過嗎?」

袁了凡從此猛然醒悟,將往日的過失,不論鉅細靡遺,都在佛前盡情發露懺悔,並發願行三千件善事,以報答天地祖宗的恩德,並祈求能夠得到功名。

   命運改變的原理

雲谷禪師並指示他,須將每天所做的善惡事都記在「功過簿」上,如有過失則須功過相抵,並叫他持「準提咒」,希望藉著持咒的功德和力量,讓所祈求的事有所效驗。(

 準提咒︰嗡‧者利‧主利‧準提‧梭哈)

至於須做到什麼程度,或什麼樣的心境,「命運」才能開始轉變,所祈求的才能靈驗呢?

這是很重要的一個問題,常常有人錯解了命運改變的原理,以為只要簡單的做做善事,就會得到自己祈求的事,如果自己祈求的事不靈驗,就懷疑起行善的效用,其實有這樣的心態,都是不了解命運的原理,因為命運的改變,與一個人的「內德」與「外功」有關,也就是與「內在的心境」與「外在的善行」有關。

而一個人內在的心境又主導著外在的善行,

 所以命運能否改變,改變程度的大小,實在是與一個人「內在心境的深度」有著重大的關係,而一個人內在心境最高深的程度就是「無住」,當一個人能夠達到「無住」的境界時,如有所祈求,所求的也必定能夠應驗!

因此,雲谷禪師又為袁了凡開示了改變命運最深奧的心理觀,雲谷禪師認為,所謂的富貴、貧賤、壽夭,只是人生各種不同的現象,其本身並沒有高下之差別,如果一個人能夠安然的住於自己的本位上,平等不二的看待富貴、貧賤、壽夭,不驕不傲,不卑不餒,當達到這樣的心境後,富貴、貧賤、壽夭的界限也就自然的泯除了,這樣也才可能去創造自己富貴長壽的命運。

如果進而將自身所有的過失去除,並且在內心裏頭去除掉所有散亂的心、祈求的心、不該有的心,一絲一毫雜亂的念頭都不讓它生起,能夠達到這樣「無住心」的地步,不僅只是修身養性而已,實已經達到了所謂「先天」的境界了!

但一般人很難能夠達到「無住心」的境界,所以雲谷禪師就教袁了凡藉著持誦咒語的專注力,來漸漸達到「無住心」的境界,並告訴他不要間斷,等達到「持而不持,不持而持」的地步時,自然心不動念,到那時命運就開始大幅轉變,所祈求的事也就能夠靈驗了!

   命運的改變

聽了雲谷禪師的一席話後,袁了凡徹底了悟了創造命運的道理,就把自己的名號改為「了凡」,希冀從此不再落入凡夫俗子的窠臼,自此每日小心謹慎,從此更覺心安理得與前不同,以前常常覺得心神不寧,放放蕩蕩,隨隨便便,現在時時刻刻,無不警覺自己的行為,即使身處於暗室中,也都戰戰兢兢,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放逸,當碰到有人罵他毀謗他時,也都能淡然處之,不與之計較。

到了第二年時,他去燕京參加禮部考試,孔老人本來算定他會得第二名,他卻得了第一名,孔老人的預言開始失靈了,孔老人本來算定他沒有中舉的命,沒想到,到了秋試時,他卻一試中舉。

雖然如此,袁了凡仍常認為自己行善不夠徹底,救人而心存疑慮,或身行善而囗有過失,以致功過相抵,因此己巳年所發三千件善事的願,到了己卯年才完成,總共歷時十年,隔年,他又發了個願,誓行三千件善事,並祈求能生個兒子,想不到只過了一年,他就如願得到了一個男孩。

袁了凡每做一件善事,就用筆記下來,他的太太是一個賢慧的婦女,但因為不識字,因此每行一善,便用鵝毛管在日曆上印一個紅圈子,有時一天就印了十多個紅圈子,因此不到四年的時間,就把三千件善事完成了,同年,他又許下做一萬件善事的願,並祈求能中進士,過了三年,他就如願以償的考中了進士,並且做了一縣的縣官。

但因在衙門內常感無事可做,不若以前在家鄉裏,時常有機會行善,夫妻倆常常為不知何日才能圓滿一萬件善事而擔憂,有一天夜裏,袁了凡夢見神明指點他說,只要下令減收百姓的田租,一善就可抵萬善了,袁了凡聽了就減低原本過高的田租,但心裏總是半信半疑。

那時剛好有位禪師從五台山來,袁了凡就請教他此事,禪師告訴他說,只要真誠切實的行善,就是一善也可抵得上萬善,何況,雖然只減輕了租稅,但全縣的百姓卻因賦稅的減少而減輕了負擔,就這樣,當然一善就可抵萬善了!

孔老人本來算定他五十三歲那年必死無疑,他並沒有特別為此事祈壽,但在五十三歲那年,他卻平安無事的度過了,到他寫「了凡四訓」這本書時,已經六十九歲了,後來他活到了七十四歲才安祥的去世。

   結論

從袁了凡的故事裏,關於「命運」我們可以得到以下的啟示︰

1 命運是實有的。

2 命運是一個人「內在心境」和「外在行為」的條件反射。

3 命運是可以改變的。

4 命運的改變有內容和程度上的大小。

5 命運的改變,決定於一個人的內在心境(內德)和外在行為(外功)的型式。

6 凡心靈狀況愈清淨,愈不執著,愈不自私,命運就愈容易改變,改變的程度就愈大。

7 凡外在的行為愈是利他者,命運就愈容易改變,改變的程度就愈大。

8 要達到心靈的清淨,就須從反省自己的缺點(反省),懺悔自己的行為開始(懺悔),時時警愓自己的念頭和行為(止惡)。

9 要達到較大的利他行為,就需要產生較大的利他心(願力),以堅定的決心和毅力(決心),貢獻於人群和社會(行善)。

所謂有為者,亦若是,當如是!

命運的開創和超越,

不是掌握在你我手中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