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偵探大師

史強哈特往前衝了過來,而在我旁邊的這個人,見狀趕快轉身,開始朝後門跑,但他還是太遲了…

有天,一個儀態不凡,說話溫和的外國人,來拜訪史強哈特和我,他說他是一個作家,為了在雜誌上寫作一系列有關史強哈特的文章,以作為將來出書之用,所以特地被一家歐洲著名的出版商派到加州來,來採訪史強哈特。

他像個檢查官一樣,不斷的問我一些有關這隻大狗的私密問題,例如,拍電影時史強哈特是如何準備的,又在攝影機前,牠是如何被安排的,還有在某部片中的效果是如何達成的等等。但當他發現,我其實和狗電影、狗訓練一點關係也無,只是當牠的主人、發行人和導演不在時,負責照顧牠的人而已時,這個人對我的興趣就突然的降到了冰點,而變得相當的陰沈。我完全不知道他態度驟變的原因,但為了舒緩這種氣氛,我提議說,何不到外面去,將史強哈特介紹給他,這樣他就可以親自好好觀察牠一番,寫他所喜歡寫的了。當我們走出去時,史強哈特正在後院悠閒的逛著,當牠看到我們時,牠突然的停了下來,將牠的一隻前腳抬離地面,然後開始注視著我們的訪客,那種眼神是我從未在牠身上看到過的。

牠頸子周圍的毛髮全豎立了起來,突然的,史強哈特往前衝了過來,而在我旁邊的這個人,見狀趕快轉身,開始朝後門跑,但他還是太遲了,史強哈特抓到他一隻後腳踝,將他整個人往後拉倒,然後咬住他一隻手臂,並將牠全身壓在那個人身上。牠的牙齒在那個人的下巴上來回的甩動著,就像要將他的喉嚨撕裂一般,這種場景,差點嚇死我,也差點嚇死那個人了,還好,他一直趴著不敢動。我趕緊將史強哈特拉開,並把那個人扶進屋裡,他滿臉驚慌,全身不住的戰抖著,當他離開時,威脅著要採取各種的法律行動,並且公開宣傳此事。對於史強哈特把事情搞得一團糟,我感到非常的懊惱,並煩惱著即將面臨的各種麻煩,但牠看起來就像個無事狗般的冷靜,好像全然沒什麼麻煩事發生過一樣,我納悶著,難道史強哈特已經偵察出那個人的什麼動機了,以致讓牠覺得採取那樣的行動,是理所當然的?

在隔天的日落前,我終於發現那個訪客的底細了,原來,他並不是什麼作家的來著,他不只和任何的出版商毫無關聯,也和他所宣稱的其他種種,都有出入,他是一個職業的訓狗人,而他帶了一隻德國牧羊犬來到好萊塢,也希望讓牠拍電影,好趁機大撈一筆。據我了解,那個人有一張相當含糊的暫時合約等著他,條件是,如果他能發現,為何史強哈特能在攝影機前做出那樣非凡舉動的秘密,而且,如果他也能訓練他的狗贏過史強哈特的話。而這個人,以他的外表和各種虛誇的藉口,完全的騙過了我,但他卻一點也無法愚弄史強哈特。而在另一個場合,我和史強哈特在洛山磯的一幢辦公大樓裡,剛好遇到一個律師朋友,這個朋友第一次遇到這麼出名的狗明星,感到異常的興奮,因此他也想要一個工作上的伙伴,來瞧瞧史強哈特,而那個朋友就在隔壁的辦公室上班。

當我們進入時,他的伙伴坐在一張大桌子前,而另外兩個人坐在一旁,三個人看我們進來,立刻的站了起來,瞪著史強哈特瞧,就好像是對動物著迷的小孩子一樣,但突然的,沒有一絲警告的,史強哈特開始吠叫著,然後突然撲向站在桌子右邊的那個人,但牠並沒有撲到那個人,因為牠脖子上的狗鍊子栓住了牠,其他人看到這種狀況,嚇得奪門而出。當事情平靜下來後,我向我的律師朋友致歉,抱歉我們所造成的大混亂,但我也告訴他,我發現到史強哈特可以閱讀人的思惟和其背後的動機,這個律師朋友,不僅自己養狗,在某些方面也算是一個哲學家,因此在聽了我的敘述後,也深覺有趣。為了驗證我所告訴他的,我建議他,儘可能的去找出被史強哈特吠叫的那個人,其背後真正的動機和意圖。他很快去調查了,而讓所有人驚訝的是,原來那個人是著名的大騙子,他後來被起訴了,他外表光鮮,談吐不俗,在名人的社交圈裡周旋,尋找容易下手的凱子,多年來,很多人都深受其害,但他就是無法唬過史強哈特。

史強哈特根本不需要看到我,就能輕易準確的閱讀我的心思和企圖了,就好像牠是坐在我的身旁一樣。舉個例子來說好了,一個星期總有一兩次,我會在洛城的一個俱樂部午餐,那個地方離我和史強哈特住的地方有十幾哩遠,但不管何時,當我外出用餐時,我總會安排一個朋友來家裡看顧史強哈特。我用餐回來的時間從不定時,但不管何時,當我決定離開俱樂部回家時,不管史強哈特當時正在做什麼,就在那個時刻,牠總會停下所做的一切,然後走到牠最喜歡的觀察位置,有耐性的坐在那裡等我,直到看到我從路口的轉彎處出現為止。

「評析」: 劍橋大學的教授,路伯特‧薛傑克博士(Dr. Rupert Sheldrake),1999年曾出版一本書:「狗兒總知道牠的主人何時回家」(Dogs that know when their owners are coming home)。薛傑克博士,親自訪問過歐洲和北美地區的狗場主人、動物訓練者和寵物擁有者,他總共收集了超過五百個以上的案例,証實了狗兒總是在他們的主人回家前,就已知道主人的意圖了,典型的類型,就像以下的案例:

「當彼德回到他位於農場的家時,他的狗兒總是在農場的大門口迎接他,彼德的太太薇蒂說,狗兒總是在彼德回到家前的十到二十分鐘,就到大門口等候了,而那時,正是彼德離開大馬路駛進回家的道路時。薇蒂本來視為這是理所當然之事,心想,狗兒跑到大門口等候了,就該是彼德回家的時候了,但當她讀過薛傑克博士的研究文章後,才恍然大悟到,她家的狗兒,如何能知道彼德何時要回家呢?

因為彼德在倫敦的工作時間不定,就連她也不知道彼德回家的時間,但狗兒就是知道,而且,不管風吹那個方向,或彼德開那輛車,牠就是知道彼德要回家了。」經過廣汎的調查,薛傑克博士發現,大約有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的狗兒,都具備這樣的能力。

但狗兒究竟是經由和主人的「心電感應」(telepathy)得知,還是已經「預見」(precognition)到未來事件的發生呢?薛傑克博士傾向於心電感應的觀點,他認為,分別「心電感應」或「預見」的一個方法,就是去研究,當狗主人突然改變回家的心意時,看看狗兒當時的反應,如果狗兒是藉由「預見」得知的,因為狗兒已經預見到主人回來了,就會前去等候,而當主人在回家途中突然有事阻撓,或改變心意時,這隻狗兒應該仍會繼續等下去才是。但如果狗兒是藉由和主人的「心電感應」得知的,也就是藉由超距離解讀主人的「意念」得知的,當狗主人臨時改變心意時,狗兒一定會有所反應才是。經由許多的例證,薛傑克博士證實了他的推測,以下是他得到的一個例證之一:

荷蘭一所大學的某位教授,告訴薛傑克博士說,他父母離他所住的地方,大概有六分鐘的車程,而他一個星期會去探望他父母幾次,但時間都不定,他的母親告訴這位教授說,他們的狗兒,經常在他出發回家前的幾分鐘,就已在花園的門口等候了。

有一天,他的母親打電話問他說,在前一天時,他是否有回家的打算,因為狗兒曾經出去等他。這位教授回想起,當天他原本打算回家探望父母的,但當回家的途中,他突然改變了心意,而狗兒那時也正在等著他,但母親告訴他說,當他沒有如預期到達時,那隻狗兒當時顯得有點困惑,牠跑進屋子裡,但沒幾分鐘後,又跑出去等了,這樣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後,狗兒似乎才忘了這件事。薛傑克博士的研究,確實印證了本書作者的觀察。那就是大部份的狗兒,不只可閱讀人們心中隱藏的意念,而且這種能力似乎不受空間距離的影響,就是狗兒和主人遠隔兩地,狗兒仍能正確的閱讀到主人心中當時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