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山羊「小姐」

我閉上眼睛,試圖停止哭泣,突然,我感覺到牠用鼻子溫柔地在愛撫我的臉頰,我可以感受到牠溫暖的氣息

要特別小心你的欲求。有多少次,你聽過這句話了?多年來,我曾多次在閒談時,說多麼希望會有一隻羊,來和我住在一起,但我從未真正的落實它,因為我的丈夫並不像我一樣,對羊兒那麼的感到興趣。就在我在人道協會工作的末期,有天,一位主管來到收容所。


「喂,派蒂!」他喊說。我跑過去,看是那裡出問題了。「有什麼……」我的聲音驟然停止,因為我看到一隻灰白色的小羊,牠用羞怯的眼神看著我。「天啊……你是從那裡找來的?」牠的膀子上有個頸圈,那位主管手上的狗鍊套在牠的頸圈上,但當他想牽過來給我瞧瞧時,牠使力的抵抗著,將牠自己藏在他的身後,而牠小小的頭顱,則從他的褲管邊往外窺探著。「接到了一通電話,說牠在街頭遊蕩著,妳不是說,妳想要一隻羊兒嗎?牠可是一隻可愛的母山羊呢!」他微笑著說:「雖然我想牠的主人一定會出來尋找牠的,因為牠的膀子上有個頸圈。」


牠真是可愛啊!牠的臉上有著天真的表情,而牠的小羊角,顯示出牠確實是隻小羊,我再也忍不住了,上前想摸摸牠的頭,牠掙開了,用疑惑的表情看著我。「沒關係,小甜心,我知道你一定怕生呢!」我知道主管說的是對的,牠的主人一定會前來尋找牠的,但至少現在,是需要有人來照料牠。我帶牠到一處空著的狗籠,我靜下心來,跟牠溝通說:「你一定感到很奇怪,為何我要帶你到這裡來,你一定不習慣硬地板和吵雜的狗叫聲吧?我感到抱歉,但這是我所能找到安置你最好的地方了,我保證,你在這裡會是安全的!」我期待至少有某種的回應,但除了那種懷疑的表情外,什麼也沒有。


「這是可以理解的!」我想說,雖然疑慮不見得是件好事,不過,我很高興牠至少不會再感到恐懼和害怕了。我把照顧這隻羊,當作是我個人的職責,餵食牠是件快樂的事,有時候,我也會帶牠到外面的院子去,讓牠啃食青草,我也提醒自己,不要投入太多的情感,因為牠的主人,遲早有一天總會把牠領回去的。牠仍然有點疏離我,但每一天我仍會和牠說話,我的意思是說,我會和牠作心靈的溝通,但既然是溝通,就要兩方面的參與,但牠總是缺席,讓我演獨腳戲,很顯然的,我是在和一隻帶有偏見的羊在交往著。我感受到牠對我的疑慮中,夾雜著對人的輕蔑感。這對我來說,多少有一些挫折感在,但我知道,讓牠有自主的空間,和尊重牠的意願,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許多天過去了,就是沒有人來詢問有關這隻羊的事,我開始叫牠「山羊小姐」,因為不知道牠的名字,或牠喜歡人家怎麼叫牠。通常,我都會讓我的動物朋友們,選擇牠們自己喜歡的名字,但「山羊小姐」卻不怎麼領情。人道協會的原則是,如果有人送來迷途的動物,在讓人領養前,都要保留一段時期,以讓原主人有機會來領回他的動物,而當山羊小姐的保留期限到了,卻從來沒有一通詢問的電話打進來,這讓我的丈夫有點失望,所以我就告訴山羊小姐,有關牠未來新家的一切情形……也就是我家的情形。我觀想我們家周圍多岩石的景觀、山坡和樹林,然後,我再觀想我家的其他動物。在我和動物溝通的過程中,「觀想」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因為給牠瞧瞧牠將要去的地方,可以讓牠心理有所準備,這樣會讓遷移過程變得順利許多。「我並不期望把你當成一隻寵物!」我說:「我只是想給你一個舒服和充滿愛意的家,如果你不希望被撫摸和逗弄,那也無妨,但當需要觸摸你時,我會先徵求你的同意的。」


仍然,我只感受到一股懷疑的氣息。「天啊!你還真難對付呢!」我說:「看來,你還不打算接受我吧!嗯?」當牠到達新家時,其他動物都準備來迎接牠了,因為我花了很多的時間,讓牠們知道有個新成員要到來了,所以牠們都很熱切的想看看牠,而我並不訝異牠們的包容,因為牠們一向都很能接納新來者。但讓我訝異的是,牠竟然那麼快的就融入牠們了,這一點,讓我感覺有點受到侮辱,因為我一向也很尊重牠,而且也從來不強迫牠,然而,我卻仍然繼續受到牠的冷落。儘管牠搬進來後,總算開始回應我了,但對我的溝通,也是有一撘沒一撘的,牠對我還保持著某種無形的距離。有天,當在散步時,我決定問牠,牠想要什麼樣的名字,牠往前小跑了幾步,好像要冷落我一般,然後,稍稍抬起下巴,對著這令人惱火的人類,顯露出不耐煩的神情,說道:「那就叫『山羊小姐』好了!」這就是我們之間典型的對話,短得不能再短了。


我該如何做,才能讓牠接受我呢?在我心中,很快就浮現出答案了:「妳必須讓牠做牠自己,妳無法強迫牠尊敬或信任妳,牠有權去選擇牠想互動的對象,就像妳自己所做的選擇一樣!」幾個星期過去了,我和山羊小姐保持著一種相敬如賓的相處關係,然而我心中的門總是敞開著,好讓牠可以隨時走進來,但我已不再懷抱著過分的期待了。而那時,我也正忙著要接納另一隻狗兒到我們家來,那就是「灰塵」,因為那時候,我就快離開人道協會了,但我仍然尚未替牠找到可以收容牠的新家。就像我對山羊小姐所做的一樣,我為牠介紹我們家的情形、和住在那裡的動物們,但令人悲傷的是,每當我提到山羊小姐時,牠總顯現出一種極激烈的欲望:牠竟然熱切的想吃掉山羊小姐。


但我實在太愛「灰塵」了,所以我想,或許這個問題是可以解決的,或許,我可以設法改變牠對山羊小姐的觀感,所以我決定帶牠回家一趟試試。當下車時,我一手牽著「灰塵」,其他的狗兒都跑過來歡迎牠,等狗兒的歡迎禮,搖尾巴、嗅嗅聞聞結束時,一切都算還好。突然的,「灰塵」對狗兒們喪失了興趣,牠抬起頭來,望向稍遠方的柵欄,柵欄裡站著山羊小姐,山羊小姐眼睛張得大大的,也望向這邊,神情充滿著天真、好奇。
「嗨!」牠向「灰塵」打招呼。從「灰塵」那裡,我感覺到一種強烈的原始衝動,使得牠無法感受到這隻山羊,正歡迎著牠的到來呢。


在牠眼裡,牠所看到的,只是一頓美味的大餐而已,我心裡急著試圖和牠溝通,但牠不理睬我,所以我只好將牠帶離山羊小姐的視野,並再次和牠溝通說,山羊小姐是家裡的一個成員,並不是一隻獵物,但牠卻回應說,牠並不想改變牠的心意。「但你也應該知道,如果你不能和山羊小姐和平相處的話,那你就無法住到這裡來了!」我說道。「是的!」牠回應說,牠愛我,但在牠的眼裡,山羊就只是牠的獵物而已,而這是無法妥協的。我的心都快碎掉了。


我雖然生「灰塵」的氣,但這個氣沒多久就消了,因為我了解到一項事實,那就是,在我決定帶牠回家前,牠就已經將牠的立場表達的夠清楚了!那麼,我還在期待什麼?我問我自己。我知道在內心裡,這是一種絕望的反應,我害怕「灰塵」找不到新家,而我將無法承受那樣的結果,既然這樣,那為何不為山羊小姐另外找個新家呢?畢竟,牠年輕又可愛,而且就我所知道的,還有很多人等著想領養牠呢。但,等一等,是山羊小姐比「灰塵」先住進來的呀!而且,我提醒我自己,山羊小姐也非常喜歡這裡的動物伙伴們,所以,我並無權利選擇將牠送走!老天似乎在開我一個殘酷的玩笑,「灰塵」愛我,而我也愛牠,但因為山羊小姐的緣故,使得我們無法在一起。


但我內心裡知道,「灰塵」並不真想和我在一起,而牠也深切知道這一點,因為牠知道,牠的使命,就是要讓我知道誠實的重要,要讓我信任我的心靈溝通能力,並且讓我知道,不要用外在的表相來評斷內在的本質,當這些使命都完成了,牠也就要繼續往前行,走牠自己的路程了。而總是讓我驚訝的是,動物都有這種「往前行」的能力!當我載「灰塵」回人道協會時,一路上,我內心充滿著極大的痛苦,淚流滿面。當晚回來後,我走到柵欄旁餵食山羊小姐,當我彎腰去拾起牠的金屬碗時,我忍不住的又再度的哭泣了起來。我閉上眼睛,試圖停止哭泣,突然,我感覺到牠用鼻子溫柔地在愛撫我的臉頰,我可以感受到牠溫暖的氣息。


我張開眼睛,牠溫柔的看著我,對我說道,牠了解我為了牠,做了很大的犧牲,接著為了安撫我,牠又說道:「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這裡的一切呢!」從那一天開始,山羊小姐終於走進了我為牠敞開的心靈大門。自此後,牠為我們展現了,牠在這個家園的角色,就是快樂的過日子。在為牠蓋新窩前,我們讓牠和狗兒們住在一起,而狗舍有個狗門通往地下室,這樣即使天氣變壞了,牠們也可自由的進出地下室,而每次當我回來時,如果狗兒碰巧不在外面,牠們總是會從那扇狗門衝出來迎接我。在一個特別的下午,當我回家時,正納悶著,為何沒有任何一個出來迎接我呢?我匆匆的進到屋子裡,趕往地下室的樓梯口瞧瞧,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當我下樓梯下到一半時,我看到牠們了,「到底怎麼一回事?」我大聲的叫道,因為我幾乎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就在那兒,毛利(Mauvree),我家年紀最大的拉不拉多犬,和山羊小姐,兩個卡在狗門進出不得,而在山羊小姐的頭上,纏繞著一條長長有條紋的地毯布,看起來活像戴了個頭巾似的,而這個「頭巾」,纏繞著牠的雙角,垂掛在牠的背部,然後不知延伸到外面的那裡去了。而佩斯(Pethee),我家最年經的黑拉不拉多,和CC,我家的黃色公狗,則站在外面,牠們為試圖掙脫的毛利和山羊小姐一起大聲喝彩著。要不是毛利眼中流露出絕望的眼神的話,我一定會衝上樓去拿照相機來拍照留念的,毛利哀求我的協助,牠是較容易脫困的,但山羊小姐的長「頭巾」阻礙了牠的行動,因為那條「頭巾」的尾端,被狗門給卡住了。我將纏繞的布條,從山羊小姐的頭上給解開了,但牠好像還不太想放棄牠那新潮的裝扮似的,昂首闊步的,拖著半截的長布條在牠身後飄動著,而佩斯,我那永遠長不大的狗兒,發現這正是一個好玩的拉扯遊戲,於是咬住山羊小姐身後的布條不放。


看了這情形,我快笑到不行了,但佩斯持續的猛拉,讓山羊小姐發出了低低的哀鳴聲,於是我強忍著笑,鎮定住自己的情緒,向佩斯和山羊小姐溝通說,這可並不是一個好玩的遊戲呢,於是,在佩斯失望的注視下,我剪斷了纏繞在山羊小姐頭上的裝飾,結束了這場鬧劇。山羊小姐非常喜愛吃狗餅乾,有一天,我先生喬依(Joe)下樓,想去餵牠和狗兒們吃餅乾。「派蒂!快下來這裡!」他在底下對我喊道。我丟下手上的工作,擔憂是不是有誰受傷了。

「發生什麼事了?」我一邊趕往樓梯口,一邊大聲的問道。「妳一定不敢相信發生了什麼事了!」他回說。當我趕下樓時,看到山羊小姐的整個頭部,竟然變成了一個大餅乾盒,原來,山羊小姐將牠的整個頭都塞進了餅乾盒了,因為當山羊小姐將整桶的餅乾都吃完後,牠就將頭伸進了桶底,繼續找餅乾屑吃,所以就成了那幅模樣。「瞧瞧!你看起來真是滑稽呢!」我笑道。「那又怎麼樣呢!這餅乾實在真好吃呢!」


牠邊說著,邊舔著嘴巴,不時露出了滿足的表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