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日記(四)

一八八六年一月一日 博德曼先生

我現在有一個家庭老師了,他在九點十五分的時候到,十二點四十五分離開,在十一點的時候我們休息十五分鐘,喝牛奶吃點心。

他的名字是博德曼先生,他有一點老,但我很喜歡他,而且一點也不怕他,因為他總是很和靄可親的樣子。他在頭髮中分的部份有些白髮,留著像小山羊一般的小鬍子,眼睛裏有一種幽默的眼神,跟艾妮老師是完全不一樣的,他的鼻子有點像是鸚鵡的鼻子,唯一的差別,在於他的鼻子不是黑色的。

博德曼先生說,他相信我們兩個絕對能一拍即合的,我回答說我也這麼認

為,下午的時候他不會來家裏,但我必須寫一些功課,在隔天的時候給他看,我必須盡最大的力量去讓他高興,因為我不願意讓他對我失望。

當珍妮把牛奶餅乾端上來離開之後,他問我廁所在那裡,「瞭解一個家庭的地理環境總是好的!」當他說這句話時,讓我不禁笑了出來,因為我一直以為地理這個字只跟地圖有關。

在他離開之前,他拍拍我的背說:「打起精神來,老兄,做好你的功課,我們要在短短的時間內,把你造就成一個大學者!」

跟博德曼先生在一起,我感到很快樂,因為如果爸爸把我送到另一所,粗魯男生會隨便打架的恐怖學校去,我不知道自己將會變成什麼樣子。

今天晚上當爸爸回家時,他問我說:「你跟那個家庭老師相處的怎麼樣啊?」我回答說,我想他是我最期待的老師了。

爸爸跟媽媽都笑了,爸爸說,他很高興聽到我喜歡博德曼先生,但他也告訴博德曼先生說,要對我嚴格些,但不可以對我發脾氣或嚇到我。

一月十九日 博德曼先生的口頭禪

我多麼希望上帝沒有創造冬天,因為整天天色都很暗,我們必須點著瓦斯燈,而外頭老是罩著一層臭臭的濃霧,我冷的直打顫,不知道該做什麼好,唯一舒適溫暖的地方就是廚房了,因為那裡有大大的火和濃濃的出爐麵包香。

當博德曼先生今天來的時候,他說:「我的天,我的天,這天氣真是惡劣透頂了!」當博德曼先生不是很在乎一件事時,他就會說太爛了,而當他喜歡一件事時,他就會說,這真是讓人滿意到不能再滿意了,但即使當他說一樣東西太

爛了時,從他的眼神中,依然可以看出,他似乎不認為這東西就像他所說的那麼爛的樣子,可能他只是開開玩笑而已。

當然,如果我的作業裏犯了很多錯誤,他絕對不會只把他當個玩笑的,當發生這種情況時,他會說:「嗯,今天有點讓人失望,我們必須試著做得更好,好嗎?」但當他高興的時候,他會說:「對嘛!這才對我的味口,滿意到不能再滿意了!」。

艾妮老師,就從來不會像博德曼先生這樣說,即使我們的作業一個錯誤也沒有,她也不會說這種好聽的話,真是個脾氣暴躁的老太婆!

我真幸運能碰上博德曼先生,我真的很幸運!

一月二十五日 和蜜蕊鬥嘴

今天我跟蜜蕊說:「我真希望媽媽沒有變得這麼胖,她現在快跟喬娜一樣胖了。」

蜜蕊說:「她很快就會再瘦下來了。」

「妳怎麼知道呢?」我問她。

蜜蕊說:「我就是知道!學校裏的一個女孩子告訴我的。」

「不可能的!」我說:「不過媽媽的光芒真的是有點不大正常。」但是我還不太確定,因此我想我最好問問蜜蕊,看她有沒有注意到什麼事情。

「什麼?」她說:「你的意思,該不會是說,你又看到那令人可笑的光了吧?我想你最好徹底忘掉那些無聊的東西吧!我覺得你真是瘋了,要不然你就是我所見過最會說謊的人了!」

「妳自己才是騙子,」我說:「除非妳是個瞎子!」

「喔,你去死吧!」蜜蕊叫道。

蜜蕊自從去上學後,並沒有學到太多的禮儀,我想她應該跟艾妮老師上些課,好好殺她的威風,她的確是應該受到一點教訓的。

二月二日 奇怪的事

這真是件奇怪的事情,因為我必須去跟美黛嬸嬸住一個禮拜,而且不是在我們放假的期間,而美黛嬸嬸預定要在星期二來接我。

我知道,當我必須跟博德曼先生說再見時,我一定會大哭的,當我問媽媽說,為什麼我要跟美黛嬸嬸住時,媽媽說:「一點小改變對我會比較好。」但我知道,這絕對不是真正的理由,因為蜜蕊也被送走了。

我想至少珍妮會告訴我一些事情吧,但她六不告訴我,只是說:「不要問我任何事,這樣我就不會告訴你謊話了!」這是我所得到的所有答案,但她稍微跟我透露說,當我回來的時候,我會發現一個大驚喜。

雖然這樣,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有一種感覺,所謂的驚喜,絕不會像是珍妮所要告訴我的那樣。

二月八日 到美黛嬸嬸家

我現在在美黛嬸嬸家了,嬸嬸實在是太照顧我了,在我的房間裏有個壁爐,我喜歡躺在床上的時候一邊看著壁爐,有的時候還我可以看到火中的仙子。

我希望冬天能快點過去,因為今天我完全不能出去,不過我寫信給博德曼先生了,因為他希望我能寫信給他,他希望我能學會如何寫好一封信,他說,能寫出好的信也是一種成就。

這個房子比我們家的房子溫暖多了,可是這讓我想起家裏了,我很擔心媽媽會死掉,但我知道她是不會死的。

(作者原註: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裏,我妹妹出生了,而我母親真的受了很多的苦)

昨天我到花園去了一下子,那個精靈還在那棵老樹裏,但他沒有出來在草地上跳躍,或許他不喜歡冷天氣吧。

我應該是要在星期五回家的,可是我想我會收到一封信,然後告訴我說,我必須留到下星期才能回家,我不知道為什麼知道,但我就是知道會收到這樣的一封信。

二月十日 多了個小妹妹

嬸嬸准我搬一張舊椅子坐在溫室花房裏,所以我就到花房裡去了,同時帶了一本書過去看,有的時候,老園丁會進來整理一下植物,當他澆花或做其他事情的時候,我們就會聊聊天。

我告訴他精靈一直都在那裡,但他說:「你不可以說。」

「好!」我說:「但他還在那裡,這是毫無疑問的。」

「嗯」他說:「這是一棵很好的老樹,但這幾天裏我們必須做一點修剪。」

「但你不會把這棵樹砍下來吧?」我問,顯得相當的緊張:「因為如果你砍了那棵樹,一定會傷了那個小精靈的心的,他好像很以這棵樹為榮的。」

「放心好了,少爺,我們不會砍樹的。」老園丁說:「我們只會砍下樹頂的一些枝子而已,這樣,這棵樹就會更快樂的萌發新芽。」

「聽你這麼說我很高興!」我說,老園丁笑了,但他一定覺得我是個奇怪的孩子。

美黛嬸嬸告訴我,她剛從爸爸那兒收到一封信,說我必須到下個禮拜才能回家,當美黛嬸嬸告訴我說,我多了個小妹妹時,她好像很興奮。

「她幾歲了?」我問道。

「幾歲?」嬸嬸說,看起來很訝異的樣子:「為什麼,她才只是個小baby而已!」

「喔,我懂了。」我說,我想我並不是很喜歡在家裏有個小baby ,因為小baby很吵,會流口水,還有一種很特別的味道。

二月十七日 小baby

我又回到家了,媽媽躺在床上,情況看起來很不好,有個護士在照顧她,而另外有個護士在照顧小baby。

我認為小baby長的真的很醜,蜜蕊也這麼認為,但珍妮、喬娜還有那兩位護士都假裝baby很可愛,而且圍著那個小東西發出像斑鳩一樣的聲音,當我長大後,我才不會結婚呢,對於這件事我是完完全全下定了決心的。

我今天告訴蜜蕊:「如果baby是從女人的肚子裏出來的,那麼她們一開始是怎麼把他放進去的?」但蜜蕊不告訴我,她說我還太小。

威爾先生今天到家裏來了,而且到媽媽的床前跟她聊天,他帶了一串很漂亮的葡萄給媽媽,又給了我一些糖果。baby的名字是葛麗絲,牧師要為她受洗,而威爾先生也會在場,受洗完後,他們會回來喝杯香檳,威爾先生告訴我,受洗就是沾濕baby的頭,我說:「你們是要把香檳倒在baby的頭上嗎?」他笑說:「不,相反的,我們要把香檳倒到我們的喉嚨裏。」

我忘了說一件事,威爾先生會是baby的教父,而安妮表姐在結婚前會是她的教母。

二月十八日 博德曼先生的驚訝

今天早上,博德曼先生把我從海洛門寫給他的那封信帶來,指出我一些拼字上和文法上的錯誤,雖然他說整體上說來,信還是寫得不錯的。

他說,對於我假裝在老樹裏看到小精靈的那一段,他覺得很有趣。

「假裝!」我說:「我並沒有『假裝』,我真的是看到他了,就像我以前在嬸嬸家看到他的時候一樣。」然後博德曼先生看起有點嚴肅,他說:「你是個誠實的小男孩嗎?」我說,對於這件事我是絕對誠實的,我並沒有虛構那些事情啊。

他接著說:「你不認為,或許你具有非常豐富的想像力?」我說,我很確定那不是我的幻想。

「好!好!」博德曼先生說,但還是很嚴肅:「我們待會再談這件事,現在我們必須繼續上課了。」但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

今天在珍妮把牛奶和餅乾端上來之前,我們正在上地理課,我們在看加拿大的地圖,而博德曼先生告訴我,他曾經到過那兒一次,不知道為什麼,我特別感應到一些事情,所以當博德曼先生在喝牛奶的時候,我就說:「如果我告訴你一些事情,你不會生氣吧?」他答應說,絕對不會生氣的。

於是我說:「當你在那艘開往加拿大的船上時,你愛上了一位年輕的女孩,對不對?而且你認為你會像愛你太太一樣的愛她,但當你到達加拿大後,就再也沒有見過她了,後來當你再次見到她的時候,你覺得有點失望,而且認為,你終究無法像愛你太太一樣的愛她。」

博德曼先生看起來非常的驚訝,說:「噢,我太意外了,你這小鬼怎麼知道這些的?我自己幾乎都已經快忘光了。」我告訴他,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知道,但我就是知道了,他似乎完全無法理解,只一直說,這真是太奇妙了。

「我從來就不相信有所謂超能力的存在,但我想,你應該有超能力的,你能再多告訴我一些嗎?」

當我正要說不的時候,我看到一個戴著頂大帽子,看起來很奇怪的老人(靈魂)說:「問問他,是不是還記得山姆,還有我們那天所處的困境。」我問博德曼先生這件事,他似乎更震驚了,說:「我確實記得他,他是我所見過最好的人之一,尤有甚者,他在那天還救了我的命。」

我說:「他現在在這裡,你看得到他嗎?」「別開玩笑了!」博德曼先生半笑著說:「我當然看不到他,我還真希望我能看到他呢!」聽到這句話,山姆先生好像很高興,於是他做了個鬼臉說:「告訴他,當他離開這裡之後,他就會看到我了。」

現在已太晚了,我想我必須上床睡覺了。

二月十九日 特別設計的課程

在我把一些事情告訴博德曼先生後,他比以前更驚訝了,當博德曼先生很吃驚的時候,他總是說,他很驚訝或他想不到,然後他說,我實在是個不可思議的孩子。我說:「好,現在你相信那個小精靈的事了吧?那並不是我虛構的。」

博德曼先生說,他當然不認為我在說謊,他只是在想,可不可能有其他的解釋,然後他答應我,會告訴我那一天他在加拿大那兒,差點丟掉性命的故事,果然,今天在吃點心的時候,他就真的告訴我那個故事了,真是刺激!

(作者原註:很明顯的,間接的從所發生的一些相關事件,我終於發現了,我的課程是針對我特別設計的課程,這在稍後就顯現出來了,很碰巧的,博德曼先生對我第六感的能力感到相當的震撼,所以他就開始研究靈魂學方面的問題,而且後來還成了一位深信不疑的靈魂學者)

三月二十一日 春天到了

爸爸說,今天是春天的第一天,而今天也真是個可愛的日子,哇!醒來的感覺真好,聽著群鳥鳴嚶,此起彼落,史密斯農場上的公雞高聲啼叫著,母雞

咯咯叫個不停,還有樹上滿佈著濃密的初春新芽,彷彿塗上一層閃亮的新漆。

我不知道珍妮是怎麼了,不過我覺得她應該是在談戀愛了,因為她的光芒看起來顏色愈來愈粉紅了。

媽媽一位親密的老朋友寶絲太太,從約克(york)到家裏來晚餐,她邀請我到她家去,跟她一起過復活節,所以我跟博德曼先生的課程暫結束後,就得過去她那裏了。受難日 到寶絲太太家作客

我在星期三的時候到達寶絲太太家,是媽媽帶我來的。

我討厭受難日,當想到耶穌要被釘上十字架時,實在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因為人們是如此的邪惡。

寶絲家的人是很虔誠的,早餐過後,寶絲先生就帶領大家禱告,所有的僕人和管家都進來了,大家跪在地板上,當儀式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我突然想去上廁所了,而這當然是不行的,害我忍了好久。

在這裡實在沒什麼事好做,所以我看了很多的書,晚餐後,寶絲先生和太太就在他們的椅子上睡著了,寶絲太太打呼打得好大聲,以至於她常常被自己的打呼聲吵醒,然後她就假裝讓自己看起來好像是沒有在睡覺的樣子,但一下子她就又馬上開始了。

我不知道人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好像他們認為睡覺是一件很不對的事一樣,然後還要假裝他們沒有做這件事,我看不出來,究竟睡覺有什麼覺得好丟臉的。復活節的星期天 思考不是罪惡

今天我們到大教堂去做禮拜,音樂和詩歌都非常的美妙。今天是由主教講道,主教穿著他那大袖子的衣服,看起來就像是個大嬰兒一樣。

為什麼神職人員,總是穿著會讓你聯想到睡衣或小嬰兒的衣服呢?會不會是因為,他們認為穿的看起來像個孩子,就確定比較容易進天堂呢?因為耶穌說過:「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天國的,都是這樣的人。」但我不認為是這個緣故,一定還有其他的理由,只是實在有點想不通!

今天早上,當我坐在大教堂裏的時候,我想了許多和上帝有關的事情,但媽媽一定會說,這是很不好的,因為她總是告訴我們,去質疑教義所告訴我們的事情,是不對的。

忽然間我看到了耶穌,祂對我說:「思考絕不是一種罪惡,我的孩子,但是把一個人的想法告訴別人,也不是一個聰明的做法。」然後祂對我微笑後就消失了,所以現在我想得更多了,因為,如果耶穌說思考不是件壞事,那我就不在乎別人怎麼說了。

(評析) 這顯然是個很重要的觀念!

思考,不僅不是罪惡的,反而,思考可說是一切智慧的開端!

當一個人,將別人塞給他的照單全收,不僅危險,也永遠無法品嚐智慧的成熟果實!

當然我知道媽媽很善良,很慈祥,但她不像莎士比亞(Shakespear)那麼聰明,所以不可能知道每一件事情,我還想知道的是,如果上帝創造了這個世界和所有的東西,為什麼祂也創造了魔鬼,而讓他來引誘人,使人變得更邪惡呢?對我而言,如果上帝在創造之初,就把魔鬼撇在一邊,似乎會比較好些。復活節的星期一 真理的影子

媽媽告訴寶絲太太,可以放心讓我自己一個人出去,所以今天早上,我就自己一個人到大教堂去了。

教堂裏並沒有任何儀式在進行,只有一些人來參觀教堂。我自己稍為走了一圈之後,覺得累了,就在柱子後的一排椅子上坐了下來,那裡比較安靜,然後我開始想起那些可憐的黑人,還有昨天那個講道的人所說的,有關傳教士被食人族吃掉的事,我覺得傳教士必須去那些地方,而且被吃掉,那是完全不公平的事,因為上帝創造了很多並不認識耶穌基督的黑人啊。

想到這裡,我突然看到了耶穌,祂告訴我說:「不要煩惱,我的孩子,因為大多數人所相信的真理,只不過是真理的影子而已,而且其中很多根本就不是真理,因為聖經上說:你們尋求,就會得到,你們敲門,就給你們開門。但人們卻從那些沒有尋求的人身上得到真理,因為這樣,在這些人身上,只有極微少的真理存在,仔細的想想,很快你就會明白的!」

耶穌又告訴我,不可以告訴任何人我看到了祂,還有祂所說的話,但是如果我願意的話,我可以寫下來,然後耶穌給了我祝福後就離開了。

(評析) 說的也是,大部人所認為是真理或真相的東西,往往只是真理或真相的影子,甚至連真理或真相的邊也沾不上!

所以,思考就變得非常重要,並不是說,思考本身就是真理,或思考就一定會達到真理或真相,而是,如果不經過思考,就不會有真理和真相,也就是在追尋真理或真相的過程中,不以思考辨別真假,就照單全收,那麼,這樣就真的永遠無法達到真理或真相了!

這個原則,對有宗教信仰的人來說,更顯得特別重要!

媽媽和蜜蕊,要在星期三來接我回家,離開這裡我會覺得很遺憾,因為我很喜歡約克,我喜歡有古老感覺的地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span>%d</span>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