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旅行信札(二)

(以下,是從作者於第一任妻子過逝後,所寫之信柬中摘錄出來的)

倫敦 星期一  婚姻的業力

L和F(他們兩人共同的朋友)陷入熱戀之中,而且決定要結婚了,但我觀察過他們的氣,並不是那麼的和諧,顯示他們的婚姻是不會幸福的,我警告過L了,但她不願意相信我說的話,所以很顯然的,那是他們的業力要讓他們結合在一起,然後再讓他們為了這一段姻緣而哀嘆。

我只能說我很抱歉,但我還能做什麼呢?我甚至已經告訴過那女孩子了,與其讓和L的婚姻來束縛自己,還不如去當P的情婦來得好,但想也知道,她對於我所提的這個鬼點子,是相當反感的。

然而,我對這件事情卻是相當篤定的,因為當他們共同生活一段時間後,他們很快就會發現,彼此浪漫的美夢已經散去了,而他們真的不適合彼此。

從這裡,我得到了一個結論,當人們陷入戀愛之中,他們所接觸到的,是對方較高層的自我或靈魂,但對於對方的人格特質,則是完全盲目的,這也就是說,他們彼此所接觸到的,是對方暫時因愛情而昇華淨化的那一面。

(評析) 這一段話,顯然就是作者當初與第一任妻子戀愛時的寫照,也是他對無法「預見」自己婚姻狀況的解釋!

妳懂我在說什麼嗎?可以這麼說,當人們盲目的愛在一起,而讓彼此的生命糾結在一時,但卻不知為什麼時,可說全是業力造成的(就像我和J的婚姻)。

妳可能會說,既然如此,那我為什麼還要嘗試去阻止L和F呢?但妳或許也該問,為什麼我們要去救一個快淹死的人呢?

而答案卻是很明顯的,因為如果你救得了他,那是他的業力讓他被救,如果你救不了他,那也是他命該被淹死的。

我希望,對於L和F這件事,我的看法是錯誤的,但恐怕我是對的。(作者遺孀註:我丈夫的預言後來果然成真了)

(以下這一篇,是作者寫於其第一任妻子過世後數月)凱斯威克(Keswick) 星期日  因果業報

請和我一起,以虔誠的心來追思J。

現在即使在靈界裡,她依然不快樂,而且無法適應那裡的生活,這是由我的母親告訴我的,她說她已經在靈界接觸過J了。(作者遺孀註:我先生的母親,在他第一次婚姻的前幾年就過世了)

由於在世時,J痛恨我對心靈事物的熱衷,所以她現在有點固執的與我保持距離,而我的母親則很不一樣了,她現在好像很喜歡偶爾來和我談談。

又好像回到從前,和我那位老家庭教師在一起的時光了,以他的年紀來說,他真可以說是活力充沛,因為他走得比我遠,而且一點也不會覺得累,唉!我這顆無力的心臟,真是令人討厭,尤其是在我想爬爬那座可愛的小山丘時,我多麼希望妳能和我們在一起。

昨晚,我們又有一場例行性的「座談」,那個老人(博德曼先生)用速記記了下來。

長老告訴我們,J會走得如此突然和不幸,全是由於在某世,曾犯了殺嬰的業報使然,這樣聽起來,好像我只是因果業報的間接工具而已,而這樣的想法,的確讓人覺得有點不舒服,但就像長老帶著微笑所說的,如果不是我的話,還是會有別人遇到的。

(評析) 因果律,可以說是宇宙間最「公正」的定律之一,為什麼說它最「公正」呢?

因為,「如是因,如是果」,有怎樣的因,就會產生怎樣的果,甲造的因,由甲自己承受結果,不會落到乙身上,甲乙兩人的因果關係,由甲乙兩人承受,不會變成甲丙的因果關係。

因果律,是如此準確而嚴密,不會有任何的謬誤和疏失,也不會因為時間久遠而失去效力,更不會因為空間的轉移而有所遺漏,就如同一首偈子所說的:「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

作者的妻子,因為在某個前世犯了「殺嬰罪」(應是屬於墮胎之類),而在此世因緣成熟了,所以遭受此「難產」之報,這個例子,也極符合因果律的另一個重要的法則,那就是因果律的「同質性」:「因和果在性質上是相同的。」

也就是說,因的性質和果的性質,在屬性上是相同的,種「善」因就會得「善」果,善因和善果在屬性上都是「善」的、正面的,因和果在性質上是相同的。

種「惡」因就會得「惡」果,惡因和惡果在屬性上都是「惡」的、負面的,因和果在性質上也是相同的。

因此,以因果律的「同質性」來看,「殺嬰」是「惡」因,「難產」是「惡」果,因和果的屬性是相同的,如果以另一個角度來看,墮胎之類的 「殺嬰」,是和懷孕生產有關的,而「難產」也是和懷孕生產有關的,所以屬性也是相同的!

而這個例子,也同樣符合因果律的另一項重要法則,那就是因果律的「迴向性」:「你常怎麼做,你就會如你所做的那樣。」

因為「殺嬰」的屬性,是屬於對「生命」的戕害,對生命的不尊重,所以種下了這樣的「殺」因後,這種對「生命」的「殺」業,因緣會遇時,就會反向的「迴向」造業者本身,讓他也身受「殺」業之報!

由因果的可怕和絲毫不爽來看,我們能不畏懼,能不由其中得到任何的啟示和警示嗎?

以下,我節錄了一些,這位可愛的老人從他的速記所謄錄出來的東西,如果妳有興趣的話,就抄一份吧,但請把原稿歸還給我,因為別人對它也有興趣。長老談轉世的弘願

長老:「我的孩子,很高興能和你們兩位,再次在這個友愛和諧的氣氛下進行對談,在不久以前,我的一位兄弟曾告訴過你,我的孩子,關於不久後,人類將要面臨大考驗的事,而這是為一個即將來臨的新世紀做準備的,大致上說來,現在的這個世紀,大約會在四十年後結束,而在新舊世紀交替的年代,無知的人將在身心上受到極大的痛苦。

但這些痛苦是可以避免的,如果人們懂得傾聽聖哲的言語,且不要企圖以自私、詭詐、虛謊及權勢來統御這個世界,但已經發生的事,是無法予以改變的,而人類所曾播下的業種,在不久後就要以痛苦和悲傷來收割了。

我的孩子,告訴你這些,並不是要警告你,而是要你為即將作的抉擇做準備,因為當世紀陣痛的時刻來臨,而整個世界將被投入黑暗中時,我們這些憂心人類前途的先驅者,是必須投胎到西方去的,以便於我們能更適度、有效的幫助人們,而那時,我們希望,能把很多我們的弟子實質的聚集在身邊,而不只是像現在這樣,只能與我們作無形的精神接觸而已。

(評析) 從這裡可以看出,一些靈性高度進化的「高靈」,對於人類未來的命運和靈性的進化,總是私下默默的付出他們高度的悲懷,不只是意念上的關懷,他們還實際地捨出他們自己,默默的為全人類靈性的進化而奉獻。

這種無私的胸懷與大悲的情懷,顯然是值得我們敬佩與學習的,而這種無私的胸懷與大悲的情懷,顯然也是每一個走在靈性進化正確路子上的人,最終都應該自然發展出來的!

但在這一點上,我的孩子,你是必須做一點犧牲的,也就是,你必須在每次輪迴後,儘快縮短你在靈界停留的時間,這也就是說,當你在此世脫去這一層臭皮囊後,你必須儘快的再回到這個充滿煩惱的世界中,而為了這個原因,我要你趁現在還在這個世界時,好好的考慮一下這個問題。

但要記住的是,我們做長老的,從來不會下命令或強制弟子,我們只是建議,而不管我們的建議是被採納了,或是被輕忽了,這通常都會影響到我們的下一步決定的。

事實上,我的孩子,我們也有我們自己的問題,就如同你所知道的,雖然我們已超越悲傷和苦痛,但世人就像一群輕率任性的孩子,需要我們竭盡心力去協助、引導他們以脫離悲傷和苦痛,因此我們就需要,一群能力雖然不及我們,但卻與我們有著共同願力的弟子的協助了。」

現在我必須走了,但我的兄弟,他在這裡想和你們說些話。」喇嘛的短示

喇嘛:「問候你們,我的兄弟,接下來我所要說的話,是和這位年輕的兄弟較有關聯的,我的小兄弟,在未來的日子裏,你要注意你自己的健康,因為當大考驗臨近時,你會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去完成,但你也不要為你身體上的苦弱而抱怨(蔡註:指作者的心臟問題),因為有朝一日,你將會很高興的發現,原來這也是另外的一種祝福,但不要問我為什麼,因為時候到了,你自然就會明白的。

至於你,我較年長的兄弟,對於你為我們所做的工作(指為對話所作的記錄),以及你為那些生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們,所帶來的啟蒙之光,我們都感到很欣慰,但當你認為人們都沒有所回應時,也請不要灰心,因為你所做的工作,最終將會結為甜美的果實的,只是以你所不了解的方式呈現而已,現在,我必須告辭了,再見兩位。」

(以下,節錄自作者於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 – 1917)期間及之後的信柬)對殘酷戰爭的反感

是的,我也想妳,但我認為,妳最好是和妳的雙親,暫時離開倫敦一陣子,幾個星期後我會去找妳的,但在這期間,妳要剛強一些,就像我以這樣的態度,來面對周遭的一切悲慘與瘋狂。

對於這場該死的戰爭,我最氣憤的,不是其邪惡,而是其愚蠢,我們到底是文明人還是野蠻人呢?那天,竟有一大群學校的無辜孩子,被炸彈炸死了,難道這就是平息爭端的最好方法嗎?

想想看,如果不是因為我這顆虛弱的心臟,我可能早就被徵召入伍,而會拿著刺刀,一刀刺進某個德國士兵的肚子了,而這個德國士兵,也只不過就像我們自己的士兵一樣,只是在盡他的義務罷了!(作者遺孀註:當在整理我先生寫給我的信件時,我剛巧看到喇嘛在前些時候所說的話,意思是說,有一天,我的先生將會因為他的心臟問題而高興,我認為,這裡就是他所指的意思了)(蔡註:在更之前,當作者還是一個小男孩時,長老也作過同樣的預言,請參見一八八七年九月二十四日的日記)

而那些所謂「正義的憤怒者」,穩坐在他們的搖椅上,一邊發誓,一邊咒詛著德國人,但卻一點也不瞭解,或不願意去瞭解為什麼,他們的敵視態度,就好像是把在這地球上的所有德國佬,都視為是憎惡英國人的嗜血殺人魔,而他們好像巴不得全把我們殺光一樣!

當我很委婉的告訴人們,事情真的不是這樣時(因為我曾經在德國待過,也在那兒交了不少的朋友),他們就認為我是個親德者,或是一個「可鄙的和平主義者」,或之類的東西。

但從某一個觀點來看,這整場戰爭,可說就是一個考驗基督教國家的絕佳機會了,因為,現在我們終於有機會能夠看清楚,究竟誰才是我們之中,最能愛他們仇敵的,當他們真的有仇敵可以去愛時。(蔡註:因為聖經上說,愛你的朋友,也要愛你的仇敵)

倫敦 星期四  為哀傷的親人傳達信息

最近我一直太忙也太累了,所以無法寫信給妳。

有很多失去愛子的母親,及失去至愛的女人來找我,而這些人,全都希望我能連繫到她們在戰場上「死亡」的孩子或先生們,感謝上帝,一般來說,我多少還能處理這些,而當她們離開時,也大都得到很大的安慰,至少,我想其中有不少人是這樣的。

只是有時感到遺憾的是,我總不可能一直提供好消息給她們,因為多少總會有些死去的人,當發現他們自己突然在靈界時,總是相當惹擾而困惑不安的,但無論如何,讓其親人知道他們還「活著」,至少對親人也算是一種安慰吧。

昨晚,長老出現了一下子,他說,長老們正為無人性的暴利行為而哀嘆,他說,這些人不但沒有從戰爭的教訓中,學會無私及消除不好的舊業,反而在造更多的新業、撒下更多的惡因。

這真讓人厭惡,我必須這麼說,因為當戰士們在海外前線過著煎熬的生活時,這些趁機發戰爭財的人,卻把國內人民的生活,搞得更水深火熱了,而且將生活必需品的價格不斷往上抬升,除了這些之外,政府也以最揮霍的方式,在浪費人民的血汗錢。

我愛人性,但我更擔心的是,一旦我活得愈久,恐怕我對人性的本質,就會愈來愈沒信心,照這種情形看來,要在世上建立所謂的「人間淨土」(heaven on earth),恐怕也是遙遙無期了。

(評析) 就好像一首偈子所說的:「隨緣消舊業,莫再造新殃」,從這個角度來看,有時候忍耐、不佔人便宜、不趁人之危、不推諉卸責、不做不該做的事,就不只是一種消極的作為,反而是一種積極的對自我負責,也是對別人負責,以免使自己和他人,一同陷入因果業力惡性循環的泥淖中!

但要達到此種「消舊業」,而不再「造新殃」的境界,就不只需要很高的自制力和道德性來維繫了,更需要有一種,對人世間不忍的悲憫和寬廣的包容,以作為心靈的底層支撐,如此庶可近之!

星期一  被附身的朋友

突然發現一件最可悲的事,全是由這場戰爭所引起的。

昨天D(一位他們共同的朋友)打電話來,相當的痛苦,她要我趕快動身前去探望H(她的先生),因為自從他從前線回來後,整個人就好像完全變了個樣,對她和孩子的態度,就好像在對待陌生人一樣。

當我看著他時(透過心靈),讓我感到驚愕的是,這個人根本就不是H,而是另外一個人佔據了他的身體,那是當H被砲彈驚嚇到時,趁機侵入他身體的,因為H一直都是個比較消極的人,就如同妳所了解的,結果就發生了現在這件事。

這件事真讓人難過,我不知道該如何告訴這可憐的女孩子,雖然「附身」對我來說,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但在這種情況下,我真的無法決定,是不是該告訴她真相。

我曾嘗試聯繫長老,想問問他的意見,但一直沒成功,長老們這些日子以來,一直都很忙,而且很不容易在這種滿佈著悲慘與火藥味的氣氛中,聯繫到他們,但無論如何,最後我想,還是把這壞消息告訴她,但也安慰她說,或許我們可以把這個不速之客給趕出去,這樣說,只是想稍稍緩和她的情緒而已,但不管怎麼說,我還是計劃在晚上靈魂出竅時試一試。

而我接觸到真的H了,但就如同妳可以想像的,他並不是很快樂,因為他的軀體,竟然是以這樣一種不光采的方式被人「偷」了。

而這都是由於在前世時,他因為玩了一種不大正當的魔法,以至於有此果報的。

倫敦 星期一  博德曼先生去逝

妳一定會很難過的聽到,我的老家庭教師,博德曼先生已經過逝的消息,因為昨天晚上他來看我了,他說,他很高興終於能擺脫他那一身的「老骨頭」,並且很安詳的離開這個世間。

所以在消息確認前,我就知道他已經過逝了,而博德曼太太也一起來了,他們看起來相當的快樂,我很為他感到高興,因為他在師母過逝後不久,就隨她而去了。(史考特先生註:作者的家庭教師,博德曼先生,一直活到很大的年紀,然後在某一天,當坐在椅子上打瞌睡時,很安詳的在睡夢中過逝了,而他那和藹、謙虛的妻子,在之前的幾個月,就已先他而去了)

如同在前幾封信中,我所告訴妳的,在那段沒有師母的日子,老師覺得失落感很重,但稍堪安慰的是,我能夠和師母接觸,並為他傳達一些訊息,這對他失落的心情來說,多少也是一種慰藉。

我欠那位老先生(博德曼先生)真的很多很多,如果在我年輕的歲月裏,沒有他的話,那麼我將會在那裡呢?他是如此的瞭解我、知悉我的稟賦,並且從來沒有生氣過,一直都是和言悅色的。

當妳回來的時候,我會再多告訴妳一些他的事。

星期二  博德曼先生鼓勵出版日記

親愛的博德曼先生又出現了,並且告訴我許多的事情,但現在要轉述實在是太長了一些。

妳認為呢?老先生催促我,叫我趕快出版我那本荒謬的老日記,他說這樣做,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因為能幫助人們瞭解到,「死後」並不是什麼都沒有了,而且「第三眼」也並不全然是胡說八道及騙人的把戲。

我說不,但他好像很堅持的樣子,並告訴我,在靈界那邊,也都很支持這個想法。

但,我的天啊,如果我姊姊(蜜蕊)知道這件事了,一定會立刻暈倒的。

(評析) 這本書還具有開啟人們心靈視野,啟發人們靈性昇華的功能,這也是我們出版此書的目的!

(以下,節錄自1927年的一封信柬)曲終

今天早上,在冥坐時碰到了長老。

長老說,他們都很擔心,在不久之後,我們可能又會有另一場戰爭要發生了,他說,人類顯然還沒有從過去的經驗中學到教訓,因我們現在是處在火星的週期中(蔡註:意指一個波動、紛擾、不安和變化的時代),而這個週期的「振動」頻率,很容易的就會激起在靈性上尚未進化的人們的情緒,但如果人類能更進化一些的話,這些「振動」頻率,就會以更高階的方式來呈現,那時,就不會造成類似爭端或發生戰爭的狀況了。

當我問說,是不是我會活到遇上這場新戰爭的爆發時,長老說:「我的孩子,我們不是算命仙,而不管人們預見了多少自己未來的命運,這對他們來說,顯然都不是一件好事,因為,這只會讓他們變得更消極而已。」(在之前,我從來沒有想到過這層道理,但顯然的,長老的教誨是對的)

長老繼續說,只有在某些特定的時候,是可以允許給某些特定的人,一些關於未來的暗示的,而在這暗示當中,必須包含兩個可選擇的方向,讓他們自己去作決擇,而有的時候,當某種行為會對他們自己造成不好的後果和影響時,也是被允許去警告他們的,至於,他們是不是會注意到這項警告,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有朋友說,我是該把我所有的畫作,拿出來開個畫展之類的,但我說,這要做什麼呢?,因為我並不想賣這些畫啊!他甚至建議我,不如寄一幅畫到學院去,讓人評鑑看看,我說,那想都不用想!

(蔡註:作者在一生中,從沒有賣過任何的一幅畫)

(作者遺孀註:這是從我先生那裡,所收到的最後一封信,從此,除了幾個週末之外,我們從未再分開過,直到六年後,他過逝為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