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迎著風向前行

當妳疲憊時,我將載負著妳,當妳歡欣時,我也會一起陪伴著妳奔跑,當妳需要停憩、沈思時,我仍會在旁守候著妳。因為,我會繼續陪伴著妳,一起向著心靈的旅程前進

我剛到達農場,與農場主人有約。駛進了長長圍籬的道路,圍籬的裡面,就是圈養馬匹的地方,珊蒂(Sandy),和我有約的女主人,說得對,這裡真是一個漂亮的農場!
農場位於藍脊山(Blue Ridge Mountains),緩緩起伏的地形,被樹林在一面環繞著,而另一面,則被碎石子路所圍繞,而視野所及之處,沒有一處人家,更加添了農場靜謐的氣息。當我下車時,我注意到有五隻成馬和一隻小馬,牠們停止了吃草,抬起頭望著我,我感覺到牠們對我的好奇,而那隻白色的母馬,和花栗色的小馬,只短暫的瞧了我一回,就低頭繼續享受那甜美的嫩草了。


而其他三隻公馬,就顯示出對我更多的興趣了,尤其是那隻灰白色的公馬,牠顯然剛在泥士中愉快的打過滾了,所以牠那灰白色的皮毛上,沾染了一些暗紅色的泥土,牠緩緩的,慎重的離開了馬群,靠近到了籬笆邊,牠走路的步伐,充滿了自信,而牠的眼睛,直視我的眼睛,顯然,牠的肢體語言顯示了,牠有話想對我說。「妳就是那個要來和我們溝通的人嗎?」顯然牠的主人珊蒂,已經讓牠們知道我即將到訪了。「是的,我就是!」我回答說。我很高興珊蒂已經告訴牠們了。牠稍稍抬起頭來,說道:「我是這裡的馬王!」


我打了聲招呼。我感受到牠的自信,而不是自負,那是一種對牠自己在族群裡的角色和地位的自信。因為急著要見見牠的主人,所以我向牠道歉,並答應等一下再回來,牠愉快的同意著,所以我繼續朝著房舍前行。我感覺,遇到「彗星」(Comet)的好氣氛,同樣也會和主人愉快相見的,果不其然,她不只愛她的動物,也同樣的尊重牠們。珊蒂有一頭灰黑色的長髮,而她結成馬尾式的辮子,梳在腦後,她有雙澄澈的藍眼睛,而臉上脂粉未施,看起來有一種自然的美感。珊蒂的農場裡,有隻叫莫分(Muffin)的小豬,牠非常喜歡一隻叫克斯提希諾(Costishino)的兔子做伴。

農場裡還有很多的狗兒,另外還有一隻叫「回聲」(Echo)的貓,還有金魚、鳥等,當然還有馬兒。
當我告訴珊蒂,「彗星」向我介紹牠是這裡的馬王時,她說她並不感到意外。
「因為彗星是這裡年紀最大的馬兒,而牠也是馬群裡的頭頭!」
珊蒂從彗星是小馬時,就認識牠了,而彗星的前一任主人,因為母馬非預期的懷孕,認為生下彗星是錯誤的,而且是一種負擔,所以有意的就遺棄了彗星,將彗星給了當地的一個獸醫,但獸醫後來認為他沒有時間再照顧牠了,於是準備將牠運走,供人宰殺當作寵物的罐頭食物。
碰巧的是,就像命運的安排一樣,珊蒂的一個表弟,剛好是這個獸醫兒子的朋友,所以珊蒂的表弟就領養了彗星,將彗星安置在他的農場裡,也就在那裡,珊蒂度過了她的童年,也就在那裡,她認識了彗星。「從我第一眼看見牠時,我就愛上牠了!」珊蒂喜悅的回憶道。當彗星滿一歲時,牠就「正式」的成為珊蒂的馬兒了,二十六年來,他們一直在一起,他們分享著快樂的時光,牠看著珊蒂經歷了生活上的變化,換工作、結婚、離婚、再結婚,還有珊蒂女兒,潔琪(Jackie)的誕生。


珊蒂告訴我,跑步是她的樂趣之一,從跑步中,她得到一種熱情的滿足,而當她跑步時,彗星也總是跟在她的後頭跑,珊蒂是一個藝術家,甚至在彗星死後,為了紀念牠,她就將她成立的公司,命名為「彗星帶」(Comet Strips),由此可見彗星在她生命中的份量。就在我和珊蒂會面的一年多後,珊蒂就搬家了,包括彗星和全體的家庭成員,全都搬到一個新的農場裡,就在珊蒂搬到新家的一個月後,有一天,我接到一通緊急的電話。
「派蒂!我是珊蒂,我需要妳的幫忙,我發現今天早上,彗星倒了下來,希望妳能看看,倒底是那裡出了問題!」


她在農場周圍的一處樹林裡,發現彗星倒在地上,無力的眼神望向遠處,就好像牠的軀體雖然還在,但靈魂已不在了,唯一顯示牠生存的跡象,就是牠微弱的呼吸。當她呼喚牠的名字時,牠微微的抬起頭來回應著,後來在她的鼓勵下,牠多少能站了起來,就在珊蒂打給我時,彗星已經能撐住牠自己的身體,並緩緩的走回穀倉。當我和彗星溝通時,牠仍顯得有些恍惚,但已能夠傳給我一些視覺圖像,讓我知道倒底發生了什麼事:我看到一群狗,其中一隻是混血的拉不拉多犬,另一隻是黑棕色,看起像是德國牧羊犬之類的,還有幾隻有著白、黑、棕花紋,短毛垂耳,像獵犬的狗兒這些狗兒充滿了自我,牠們看起來,就像是剛從監牢裡出來的惡棍,醉醺醺的、面目可憎,急著想要到外面找尋樂子,而彗星就是被牠們追趕到林子裡去的,這些狗兒團團圍繞著牠,吠叫著,做態要想咬牠的腿部,雖然並沒有真正的咬到牠,但對於像牠這麼年邁的馬兒來說,這樣的騷擾,已足夠讓牠驚嚇過度了。這些當地的狗兒,被允許在鄰近地區到處亂竄,而牠們的主人既少陪伴牠們,又多不在意。


但就像人們一樣,大部份的狗兒都需要精神上的互動,或是做一些事來打發時間,但當狗兒被領養了,這時需要人類的陪伴,是很自然的一件事,但當這種陪伴缺乏了,或不足時,牠們就會轉而尋求外在的刺激,或其他狗兒的陪伴。而有其他狗兒的作伴,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除非就像人們一樣,受到群體的意識所影響,如果狗群中有狗兒受了本能的影響,而有狩獵的衝動時,其他的狗兒就會盲目的跟隨著,而在那一刻,就會陷入集體的瘋狂之中,但如果這些狗兒,能受到各自家庭的妥善照顧、陪伴,或許這種情形就不會發生了。


我給彗星加油、打氣,因為牠現在已經安全了,我也試圖傳送穩定的訊息給牠。而珊蒂告訴我說,如果彗星覺得牠撐不住了,她願意讓牠走,但如果牠願意活下來,她會盡她一切的努力來協助牠。因為她深愛牠,並且尊重牠,雖然那是很痛苦的決定,但她願意尊重牠的決定。但彗星在那時候,由於過度驚嚇,已無法做任何決定了,所以我向她解釋道,這時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儘量幫牠將情緒穩定下來。當諮詢將結束時,我發現彗星顫抖著,我提醒牠,如果牠有什麼決定的話,珊蒂都會尊重牠的。


後來,當獸醫到來時,也證實彗星確實是受驚嚇過度了,並且給予所需要的診斷和醫療,並且告訴珊蒂說,所剩下的,就需要靠彗星自己了。隔天清晨一早醒來,我感到一陣的悲傷,我預感彗星已經離開塵世了,後來,接到珊蒂打來的電話,證實了我的感傷。「我自責並未盡全力來救助牠,我的彗星死了!」我感受到,珊蒂內心那種因極度悲傷所造成的空虛感。「妳的痛苦,我知道,我也感到難過!」我說:「就讓妳悲傷的情緒發散出來吧,但我希望,妳會感到些許的平靜,因為只有軀體才會死亡,而彗星的靈性是不死的!」「謝謝妳!」珊蒂說道。


幾天後,當我在外時,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 「聲音」,我停了下來,專心的凝聽,發現那是彗星,牠希望傳達一些訊息給珊蒂,我激動的接收了這些訊息,以下,就是彗星所要我傳達的訊息。迎著風,向前行,我是馬王,而妳是我的朋友,我來塵世,就是要分享我存在的心靈(馬的心靈),即使其他的人,並不知曉我的氣勢和真正的我,但我知曉。
而我也知道我的命運、我的旅程,所以當妳帶領我進入妳的生命之中時,我一點也不驚訝,因為我們註定了要一起共譜人生的旅程。


我和妳分享了馬的氣勢,也分享了成為真正的自己,那種自由揮灑的氣勢。而不管人們如何的認定,我也和妳分享了,去了解自己價值的那種氣勢,和一種摯愛的友誼,那種光輝的氣勢。我載負著妳,度過了人生的孤寂和挑戰,我們以歡愉的顯現,一起奔跑著,也一起分享了愛、歡笑和眼淚,和各式各樣的生活顯現,因為妳和我,是彼此的一部份。當我充滿氣力和尊嚴的奔跑時,我載負著妳,我的朋友,妳和我一起奔跑。至今,我仍然和妳一起分享我神奇的力量,以後,也仍將如此。


將我留在妳的心靈深處吧!我親愛的朋友,而妳也同樣的,永遠留在我內心的深處。
當妳疲憊時,我將載負著妳,當妳歡欣時,我也會一起陪伴著妳奔跑,當妳需要停憩、沈思時,我仍會在旁守候著妳。


因為,我會繼續陪伴著妳,一起向著心靈的旅程前進。

—一匹叫彗星的馬兒,經由派蒂‧索瑪 轉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