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繼續為伴

史強哈特是一個全然活在當下的生活藝術大師,牠總是能在任何的時機與場合中找到樂趣的….

要夠格成為一隻狗明星的友伴,還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呢,困難度在於史強哈特自身,因為牠太神秘、太自足、太能幹了,對像我這樣一個有限狗知識的人來說,牠就顯得像一隻「聖獸」。

而我可能需要的,是一隻再普通不過的狗兒了,也就是像那種在市立動物收容所裡的狗兒,那些狗兒不只需要一個朋友,也確實需要一個人來幫助牠們逃脫那沒有人要的命運。而史強哈特,是我所遇見過最不尋常的動物了,牠的傑出,在於牠的思考運作,在於牠的推理能力,在於牠能得出自己的結論,並將之付諸實施的能力,所有這些過程,全不需要人類的幫忙,像這樣具有獨立能力和智慧的狗兒,就是親眼見到,也是很難予以置信的。史強哈特有很多玩具,那是世界各地的仰慕者所送給牠的,而牠也非常喜歡那些玩具,當牠有好心情玩玩具時,牠就會自己打開放玩具的櫥櫃,仔細研究究竟要玩那個玩具,當決定了,牠就會用嘴巴把那個玩具叨出來,退後一步,把櫥櫃門關好,然後牠會帶著玩具到院子玩。等玩夠了,牠又會把玩具叨回來,然後再打開櫥櫃門,將玩具放到原來的地方,然後退後一步,再把櫥櫃門關好。

如果牠看到我正在忙時,不管是整理床舖、清理房間、移動傢俱、洗車或是在院子工作,牠總是堅持要幫忙,牠用牠的下顎代替手,而牠也總是能真正的幫到忙。 我曾被賦予全權來管理史強哈特,並料理牠一切私人和公開的活動,但在我們才相處幾分鐘後,這種安排就被逆轉了,因為不是我掌管了牠,而是牠掌管了我,好像牠才是人類,而我卻是隻狗一樣。可能的原因,或許是因為牠具有警用和軍用的背景,所以牠總習慣於掌管、照顧人和事物,當然,牠接納我成為牠臨時狀況的伙伴,就像交接時牠被告知的那樣,但經常牠給人的印象,好像牠才是掌管一切的主人,所以當然的,我那被賦予的「權威」,只好暫時的擺放到一旁了。我一直認為,如果沒有怠忽職守的話,想要何時上床睡覺,何時起床,是我的特許與權利,但史強哈特顯然不同意這點,也不允許這種行為的發生,或許是因為牠在德國曾受過嚴格的軍事訓練的緣故吧。

牠的習慣是,每天早上準時六點整,牠總充滿活力熱勁的、自動自發的從床上一躍而起,牠不需要人家開門放牠出去,因為牠自己會打開所有的門自己出去。在我的臥房和客廳間,有一扇老式不好開的的門,這多多少少會阻礙牠的進出,而牠也把這扇門視為是對牠的妨礙,所以牠會在喉嚨間發出濃濃的怒吼聲,用牠強而有力的下顎緊緊夾住門把,然後用牠一百二十五磅的身軀,使盡全力的將門推開。然後在不到一個小時內,牠會再度跑回臥室內,渾身充滿清晨的精力和興奮,然後開始對我吠叫,提醒我,是該起床和工作的時候了,尤其是準備牠的早餐。如果牠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那牠就會把床單、床被拖到遠處的地板上,如果還是沒得到任何回應的話,那牠就會咬住我的睡袍,然後用力的拉,直到我或者是一部份的睡袍,被拉到地板上為止。

在晚上,當牠覺得我該睡覺了,牠就會開始吠叫,然後拉我的衣服,正式通知我,不管我在做什麼,都應該立即停止活動,上床休息去了,如果碰巧我正在看書,牠就會從我手上把書叨走,然後將書放到隔鄰的房間去,然後再回來拉我進臥房,牠要讓我知道,休息的時間到了,除非牠有新的命令。

就像所有的狗兒一樣,或者實際上,就像所有自然成長、發展,沒有受到妨礙的小孩子一樣,史強哈特是一個全然活在當下的生活藝術大師(a master of the art of living fully and completely in the here and now of things),牠總是能在任何的時機與場合中找到樂趣的,即使當牠在睡覺時,這種樂趣也在進行著,因為牠的身體會不時的抽動、抖動著,就好像牠在牠的想像王國裡,進行著各式各樣的探險活動。史強哈特明顯的認為,生命是儘可能去活著和分享用的,因此,這個世界並不是一個競技場,而是一個遊樂場。牠開始為我示範,我們之間的關係是如何可以變成一個多釆多姿的假期的,而部份的假期,是在家中進行的,另外的假期,則是在鄉野間進行的。

在家裡的假期,是由不可避免的工作所產生的,當我在工作時,史強哈特會自己玩耍,牠知道當我埋首在書桌前時,是不能被打擾的,而牠也從來沒有這麼做過,但對我來說,牠永遠是一個騷擾者,因為我會不由自主的去瞧瞧牠,看牠到底在做什麼牠自個所策劃的新鮮、有趣的玩兒。當在家時,史強哈特常常會做個人的表演秀,那時牠既是製作人、總監,同時也是表演者、表演本身和觀眾,而且,牠從來都不讓自己有沈悶的時候,當沈悶悄悄爬進來時,牠就會轉而做其他有趣的玩兒了。

牠常常與別的生物共享牠快樂的時光,尤其是昆蟲了,昆蟲非常吸引牠,也讓牠感到異常的快樂,不管何時,當牠在地板上發現一隻爬行的昆蟲時,牠就會以極大的興趣,友善的去追蹤牠,試圖發現,這隻小傢伙究竟要到那裡去,以及要去做什麼。或許牠最讓人難以忘懷的表演,是一種牠穿著老鞋子的表演了,那是有一次當我們外出散步時,牠無意中所發現的,而牠似乎從此就樂此不疲了。當表演時,牠四隻腳都穿上舊鞋子,跳著一種只有牠才知道如何詮釋的舞步,牠生動的玩著各種的花樣,而舊鞋子所扮演的,似乎是某種牠喜歡或不喜歡的某種象徵。

牠在後院,就用舊鞋子做著如此華麗的演出,除了我,沒有任何人看到,而牠就像在攝影機前、仰慕者前或歡呼的戲院觀眾前一樣,盡興的為我表演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span>%d</span>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