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尊敬的需要

突然的,「珍」站了起來,轉了個身,將牠的背朝向那個女人,就這樣,牠維持那樣的姿勢,沒有再回頭瞧這個女人一眼

對我來說,在人道協會工作,是一項有意識的抉擇,因為我認為,那是一個絕佳的場所,可以發揮我和動物溝通的能力,同時也有很好的練習機會,能讓我的能力更臻成熟,同時,在我休假的日子,也可做私人的諮詢工作和開工作坊。

我知道,先前在收容所工作的人們,多少都難以忍受那生離死別的創傷,同樣的,既然我選擇來這裡,就已有心理上的準備了,所以,在收容所的日子,就變成我生命當中最甜蜜也最痛苦的日子之一,但同時也是最具意義、和最有啟發性的教育課程之一。人道協會前段的接待室,大部份時間,都熱鬧得像車站一樣,在接待室的窗子前面,有一長條形的接待桌,上面總是不時的堆滿各種的表格、文件,和各種和動物有關的物品如皮帶、頸圈等等。在接待室的另一角,放置著一張桌子,上面也總是被各式各樣的文件所塞滿,偶而還會伴隨著一直響個不停的電話鈴聲。而檔案櫃、影印機,還有兩台大型的不鏽鋼櫃子,就佔據了其餘大部份的空間了,再加上不時進進出出的六個職員、絡繹不絕的訪客,這樣,你就知道,為什麼我會說它像車站了!

在我早期剛進入人道協會時,有一天 ,我正在接待室的檔案櫃尋找一些資料。有一個男人走了進來,手裡提著一個貓籠,他的樣子,就像一般常見的民眾一樣,棕髮,帶著眼鏡,普通身材。他似乎有一點不安,我看到珮琪,我的同仁,上前去招呼他了,所以我就埋頭繼續我的工作。「我能為你服務嗎?」珮琪問說。「哦!是的。」他說:「我帶我的貓來做安樂死。」

他的聲音裡沒有任何的情緒,但他的身軀前後不安的晃動著,就像之前來收容所拋棄寵物的人們,所慣有的不安感一樣。「我能知道為什麼嗎?」我不確定,珮琪問這話的原因,但顯然的,這至少是一種禮貌性的詢問。珮琪是一位退休的政府職員,她對待民眾有自己獨到的方法,當第一眼看到她時,你會被她嬌小的個子給騙了,然而,當她面對那些冷漠對待動物的人們時,她的耐性很快就被磨光了。「哦!」那個男人回答說:「牠會突然的就在地毯上到處亂灑尿,更不用說,牠一直以來都是死氣沈沈,無精打采的!」

珮琪升高了聲音,顯示她的脾氣和她的紅髮一樣的火大。「你是否有帶牠到獸醫那裡,檢查牠是否有健康上的問題,以致導致行為的異常?」「獸醫檢查過了,但無法找到行為異常的原因,聽著!我們感覺牠非常的不快樂,猜測牠大概不想再活下去了,所以我們想讓牠安樂死。」這個人也提高了音量,變得防衛起來。當他在和珮琪討論時,我瞧見籠子裡有一隻漂亮、白色、藍眼睛的貓咪,牠蜷縮在籠子的後方,好像要儘量遠離這樣的談話和氣氛一樣,我絲毫不怪牠的畏縮。

冷眼看了這一切,我實在忍不住了,我插嘴道:「先生,這是一隻年輕漂亮的母貓,我想或許你可以簽份文件,將牠讓渡給我們,讓我們有機會找別人來收養牠,而如果獸醫找不到健康上的原因,那麼就可能意謂著,牠對牠現在的生活狀況感到不滿,因為如果貓兒經常的在貓沙盒外灑尿,就表示牠表達抗議或不快樂的表徵了。

我想我們應該可以為牠找到另一個新家的,這樣,牠就不會再有亂灑尿的行為了,或許我們找不到適合領養牠的人家,也說不定,但至少,我們已給牠一個機會試試了!」「哦!但我並不認為,有人會想收養像這樣的一隻貓兒呢!」他說:「實際上,牠是我太太的寵物,所以我想我應該打個電話給我太太,問問她的意思才是。」

珮琪遞話筒給他,我們兩個面面相覷。我們都知道,如果他簽署文件要求讓貓兒安樂死,在法理上,我們是無權阻止他這樣做的,但如不給這隻貓兒一個機會,實在是說不過去的,因為在許多像這樣的案例當中,我們已經為許多的貓兒找到合適的收養家庭了。

「好吧!」掛上電話後,這個人說:「我太太說,我們願意簽署同意書,好讓你們做你們認為該做的事。」我在心裡雀躍的喊說:「太好了!」我帶「珍」(我這樣稱呼那隻貓兒)到一個獨立的隔離室。這是一間有日光燈照明的水泥房間,沒有窗戶,但至少還算安靜。我們經常只在那裡收容貓兒,房間的另一面是不鏽鋼欄干圍成的,當我靠近時,許多已在那裡的貓兒紛紛的喵喵叫,好像在歡迎我們的到來一樣。

當進到房間裡,我關上門,開始向其他的貓兒介紹「珍」,我並且向牠們略述,因為我的介入,可能會帶給「珍」另一次新生的機會呢!現在回想起來,我真想笑我當時那浮誇、自以為是的「正義」呢!因為那看起就像是,我自以為是一個穿著閃亮盔甲的武士,但我卻不曾停下來問問牠自己的意見,因為當時我太沈醉於,自以為做了一件多美好的事呢!

我為「珍」準備了另一個鐵籠子,然後彎下腰來,打算打開牠原來手提籠子的門,將牠抱出來。「來,甜心!」我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伸進籠子,準備抱出這隻可憐、沮喪的貓兒。當我的手距離牠只有幾吋遠時,我突然聽到「吼、嘶嘶」的聲響,這隻貓兒重新恢復了活力,牠的眼睛充滿著雌老虎的怒火,然後牠迅雷不及掩耳般的,伸出前爪來襲擊我。

接下來,我只記得的是,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雙腳夾住籠子,而「珍」的爪子,仍然緊緊的抓住我的鞋子,牠持續著隱隱的咆哮聲。牠傳來的訊息夠清楚了:「再試試看啊!女士,我會讓你看看,誰才是真正的無助!」哇!牠可真不像是一隻「可憐」的小貓咪啊!

「好吧!」我說:「你已經得到我的尊重了!」我決定給牠一些時間冷靜冷靜,當然也給我自己一些時間,來恢復我的重心。當貓咪一開始被送到收容所來時,經常會表現出高度的沮喪和帶有攻擊性,只有在一兩天後才會稍冷靜下來,因為貓咪討厭遷徙住所,當被遷徙後,牠們總需要一段些許時間,來平衡牠們自身和住所的能量關係,所以我希望「珍」能在短時間內儘快的適應過來。

但許多天過去了,「珍」仍然怒氣沖沖的對待所有的工作人員,牠的行為,讓照顧牠變得很累人,更不要提還帶點危險性了。所以,該是和牠做溝通的時候了,否則,我知道牠終將難逃被安樂死的命運。於是,我決定找個時間和牠「談談」。

牠的籠子是在較下層的位置,所以我必須蹲下去才能看得到牠,我靜下心來,問牠說:「珍,有什麼問題嗎?」想不到,牠很不高興的抱怨道:「人們都是愚蠢的!」我知道牠所說的有幾分道理,所以我回答道:「嗯!你是對的,有許多人是很無知的。」如果牠有張人臉的話,那牠的下巴,一定會嚇得掉了下來:「有人竟然會同意我所說的?」我停了下來,好讓牠有時間來消化我所說的。

突然間,我感到牠的心防鬆弛了下來,我感受到牠被當作一隻「笨貓」來對待的痛苦,因為牠真正的感受,並沒有被牠的主人認真的對待。「珍,並不是所有的人們都是那樣的無知,還有很多人都是很尊重動物的,請看進我的內在,感受我真正的本質,有許多人也都和我一樣。我願意為你找一個新家,讓愛你和尊重你的人領養你,但如果你繼續攻擊人們的話,那我就無法把你放到領養區了,如果你不想讓我幫你找一個新家的話,那麼你終究會被迫離開這個世間的。

所以,決定權在你自己,但不管你做了什麼決定,我都會予以尊重的!」牠似乎考慮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然後牠回答道:「我選擇到會懂得尊重我的新家!」我提醒牠,這個抉擇,是需要牠充分的合作才行的,牠表達了牠了解的意思。之前,「珍」一點也不友善,但就在我們的「談話」之後,牠的行為就開始改善了,不久後,牠就贏得大家一致的信任了。

所以,我們就把牠放到領養區,讓人們來認養,領養區算是一個大房間,即使和其他的隔離室看起來大同小異,沒有什麼不同,但因開有兩扇門和川流不息的訪客,所以看起來就比較沒那麼的冰冷、隔離了。就在「珍」進入領養區不久後,來了一個訪客。

「嗨!我是珍的原主人。」說話的女人,聲音有些緊張,她灰棕色的頭髮,往後梳了個馬尾,她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天真。「牠還在這裡嗎?」「是的。」我回答,心裡奇怪,這個女人為何在這時來到這裡,因為已經過了幾個星期了,我們從來沒有見過「珍」的主人來探望過牠一眼。「我一定要看看牠,因為自從我先生帶牠到這裡後,我就一直難過得心都要碎了!」

我護送她到領養區。

「珍!」她尖叫著:「我多麼想念你啊!你還好嗎?小寶貝,我實在不該送你到這裡來的,我們多想要一隻貓咪啊!所以我們又有了一隻小貓咪……」她一直說個不停。我突然了解了,為何「珍」會說「人們都是愚蠢的」結論,這時我靜下心來,準備和「珍」溝通,而這位女士,仍然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你願意跟這位女士回家嗎?」我問「珍」。「妳在開什麼玩笑!」「珍」立刻回話了。「好吧,那麼我會儘量勸阻她。」那我該怎麼做呢?通常,能讓人們和動物重新團聚,能幫助他們克服困難,是我所樂意做的,而我也總樂在其中。但這次不同,因為「珍」和這個女人,顯然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這個女人並無法給「珍」牠所需要的環境。

「對不起,女士,但我不認為重新認養『珍』,會是一個好主意,在妳家,牠顯然是不快樂的,就像我曾告訴妳先生的,貓咪不會無來由的,就在貓沙盒外亂灑尿的,因為自從牠來到這裡後,我就更加了解牠了,所以我想,如果牠能到一個可以得到尊重的地方,對牠是比較好的。

我知道妳愛牠,然而,如果妳帶牠回去,不久後,一定又會回到原點,面臨同樣的問題,所以,請允許我繼續為牠找尋新家!」這個女人看起來有點迷惑,我知道我並沒有說服她,因為她一定認為,「珍」是她的貓咪,只有她才知道,什麼才是對牠最有益的。「珍!」我在心靈上對牠說:「我需要你的協助,要讓她知道,你並不想跟她回去!」

我並不確定要「珍」做什麼,或甚至牠是否願意幫忙,但以我對這隻貓咪的了解,牠無疑的能了解我的意思,就是如果牠想留下來,以找尋新的認養家庭的話,就要靠牠自己了。突然的,「珍」站了起來,轉了個身,將牠的背朝向那個女人,就這樣,牠維持那樣的姿勢,沒有再回頭瞧這個女人一眼,只是盯著籠後的方向看,牠的姿態和身體語言,已說明了一切。「啊!牠好像不想再跟我有任何瓜葛了!」這個女人不悅的抱怨著,臉上有著深深的挫折感。

我沒有說一句話,因為我儘量控制著不讓自己笑出來。

這個女人又做了多次的嘗試,試圖吸引「珍」的注意,但「珍」天生自我的貓性勝出了,最後,這個女人給了我一個惱怒的表情。「我想,我可以為『珍』找到一個可以讓牠快樂的新家!」我回應她不悅的表情。「祝福妳找得到!」我感到她的挫折、悲傷,但我知道,唯有如此,才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一個星期後,那是午後,我剛好到領養區去巡視,一個女人坐在地板上,她常到收容所來,因為她非常喜歡動物,也非常的尊重牠們,在過去這幾年來,她陸續領養了很多的動物,所以收容所裡的人,和她非常熟,也都很喜歡她。我好奇的靠過去,想瞧瞧她今天逗弄的是那隻幸運兒。啊!原來是「珍」啊!牠正靠著那個女人摩挲著,並發出愉快的鳴叫聲,嗯,沒錯,我看到牠毛茸茸的臉上漾著微笑。「珍」和我們多少已有些熟稔了,但我從來沒有看過牠和人是如此的親密。「我簡直不敢相信!」我說:「這隻貓兒,連讓誰摸牠,都非常的挑剔呢!更不要說是坐在誰的大腿上了!」

「哦,真的嗎?」女士回答說:「當一看到我,牠就走到籠邊來,叫著要我抱牠出來。」

「珍」抬頭看著我,牠的臉上盡是溫柔的表情,牠的眼睛閃耀著喜悅的光芒,我默默的在心裡頭對牠說:「你總算找到你要的人了,對不對啊?」

「是的!」

就在那天,「珍」就和這位女士,離開收容所,前往牠未來的新家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