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愛的循環

就因為愛,所以讓我們圓滿,不是我們分享給了誰,而是我們分享了出去!

在我開始從事動物通靈工作的早期,有一天,那是一個美好的夏日,我和一個多年不見的朋友,坐在前院的陽台上,一邊享受面前的山巒美景,一邊談論著和動物有關的話題。
那時我們兩個,都剛好搬了新家,對於生活的改變,還充滿著新鮮興奮的感覺。「當我決定從事全職的動物通靈工作時,我真的感覺,自己是多麼的幸福啊!」我說道:「而當我從事的愈深,我愈感覺靈性上的提升。」

「聽來很有趣!」這個朋友說道。

我繼續述說著,我是如何比以前更深入了解和認識,什麼是愛了。這時,我注意到愛瑞妮(Ereenie),我們家最年長的母貓,加入了我們的行列,我看著牠微笑的說道:「愛瑞妮教導了我,什麼是愛的最精緻處。」我繼續述說著,直到發現這位朋友,似乎心不在焉的,並沒有在聽我說什麼,所以我停了下來。這位朋友,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派蒂,愛瑞妮是很可愛沒有錯,但牠也只是一隻貓而已,牠並不像我們人類一樣的進化,所以,妳剛剛所分享的,似乎不大可能發生在牠的身上!」這時我感覺,就好像有一把刀子插入了我的心臟一樣。


原來,這就是我的朋友,或是我曾認為是我的朋友!在過去,我們曾經無數次的談論著形而上的問題,我也知道她相信心電感應這回事,但現在我發現,她的相信,竟然是建立在人類的優越感之上!很快的,我把自己的痛苦武裝起來,心裡對她惱怒著,當她改變話題時,我靜靜坐著不動。突然,我感覺有毛絨絨的東西,在碰觸我的腳部,那是愛瑞妮,我知道是牠來安慰我了,就像每當我陷入情感的痛苦時,牠所曾做的。我彎下腰,想抱起牠來,但牠繼續往前走,停在我朋友的腳旁。「喵……喵!」牠對她叫道。


「來,上來,愛瑞妮!」我朋友說道
愛瑞妮跳上她的膝蓋,然後繼續低嗚著。當這位朋友繼續述說著她的觀點時,我瞪著愛瑞妮,訝異牠竟然做出背叛我的行為。我注視著牠那雙綠色的眼睛,在心裡向牠說道:
「你在做什麼啊?難道你沒有聽到,才在一分鐘前她所說的話?她是在輕視你啊!」
「我親愛的派蒂。」傳來了牠那溫柔和充滿愛意的聲音:「請用心注意這個女人所真正傳達的,因為單單只聽到一隻動物,教導了妳愛的真諦,就已經威脅到她的精神信念了,所以實際上,她是在害怕之中。


所以,她並不需要我的憤怒,因為這和我無關,反而,她所需要的,只是我的愛!」
愛瑞妮,這個名字的原始意涵,就是平靜(peace),而再一次的,牠實踐了牠名字的意涵。於是,我遵從了愛瑞妮的建議,決定去包容、尊重這位朋友的見解,畢竟,我無需、也無法去證明什麼。因為在動物通靈的路途中,我也只是一個,不間斷的在探索追尋更深意涵的學生,也只是一個,從偉大動物老師那裡,體驗無條件之愛的一個人類。
而動物們總是教導我,從謂的愛,是一個大循環,藉由這個循環的愛,讓所有的生靈都能得到完整與圓滿,也藉由愛的循環了解到,「我們」都是「其他」的一部份,所以,藉由給予其中一個的愛,我們也就將愛給予了其他。

有一個女人打電話給我,詢問有關她死去的狗兒奇(Gee)。她的心中,有很多的愧疚,因為奇的疾病拖得很久。「我不知道牠是否因此生我們的氣,或是感覺我們已經盡力了。」她說道。在她送我的一張相片裡,一隻小北京狗站在她的膝上,牠的尾巴蹺得高高的,顯示出牠很高興。「看起來牠曾是一隻快樂的狗兒!」我說道。


「牠曾和一位老婦人住在一起,而這位老婦人是我們的一個朋友,當奇一歲多時,她就過世了。所以我好奇的想知道,牠是否會想念她?」她繼續說道:「當奇一開始到我們家來時,牠顯得有些沮喪,但很快的,牠就從悲傷中復原過來了,我想,大概是因為牠早就和我們熟識的緣故吧。」當我和奇聯繫上時,牠很感謝能有這個機會來表達牠的一些想法,牠也說,牠知道他們的哀傷,所以希望能帶給他們一些撫慰。

我衷心希望,不要因為我的離開,而讓妳的心靈空虛,因為妳曾經用妳的愛填滿了我。
我從來就不曾懷疑妳對我的愛和照顧,那麼妳為何要質疑妳自己的呢?
妳為我顯示了,愛是永遠留存,愛是永不止息,在這方面,妳可說是我的老師。
當妳張開雙手,歡迎我成為妳家中的一員時,我所能回報妳的,就是我仍在學習的課程:愛是一個永不止息的循環。因為她(前主人)對我的愛,所以現在經由我,就將愛傳到妳這裡了,藉由這樣,我也就能和妳分享,那份在我心中之愛了。
而妳也可藉由我們彼此的愛,將這份愛繼續分享下去;分享給予其他的生靈,這樣也同樣榮耀了我。

就因為愛,所以讓我們圓滿,不是我們分享給了誰,而是我們分享了出去!


—一隻叫奇的狗兒 經由派蒂‧索瑪 轉述

愛的循環繼續著。
有一隻叫麵包(Biscuit)的黃色拉不拉多犬,離開了牠的主人寶拉(Paula),寶拉是一個年輕的女子,她參加了我的一個工作坊。在某一次休息的時候,她問我說,是否可以和離開多年的動物聯繫上。「可以的!」我說道:「因為生命不死,雖然不是以同樣的形體存在,但生命是繼續存在的。」


「哦!是這樣的,大概在四年前,我有一隻摯愛的狗兒麵包,牠走失了,因為我們的管家開門讓牠出去,想不到自此後,牠就再也沒有回來過。而這真令人心碎,因為我根本不知道牠發生什麼事了,所以現在我想,也是該做個了結的時候了。」寶拉說道。我靜下心來,聯繫上了麵包,感覺牠是一個愉快,年輕有活力的生命。牠告訴我,當牠離開家後,牠聞到某種的味道,於是牠就跟隨了那個味道,沿著車道走下去,然後,牠看到有什麼東西橫過了一條鄉間小路,於是牠就跟了過去。


那時,牠急切的想滿足牠旺盛的好奇心,然而,牠也知道,牠正走向了牠生命的另一個旅程。不久後,牠發現牠就站在一條兩線道快速路的中間,汽車的喇叭聲叭叭作響,紛紛閃躲著牠,後來一輛車猛然停了下來,下來了一個人,這個人,就是麵包註定要跟他回家的那個人。他將麵包帶上了車,開車在附近繞了繞,然後在一棟建築物前停了下來,這個人帶著像公事包之類的東西,然後上前和許多人交談,並且不時用手指著麵包交談著,然後有許多人走過來拍拍牠的頭,牠說,這個人是在告訴他們,他是如何發現牠的。


不久後,這個人就帶著牠回到車上,然後開車回到原來發現牠的地方,駛離主車道,在附近繞了繞,然後又停了下來,敲敲附近住家的門詢問著。麵包說,有時他會帶牠下車,有時則會將他留在車上,顯然的,這個人正試圖找出到底牠是那家的狗兒。麵包說,牠很有耐心的等候著,因為牠內心裡知道,那裡是牠最後的歸宿了。「我要很高興的告訴妳,我很好……當然我還是愛著妳,但在別處還有人更需要我……所以請不要生那個人的氣,因為他已經盡其所能的,試圖讓我們團聚了。」麵包說道。麵包說,當時他們在路上行駛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也造訪了許多人家,最後,總算到達牠的新家了。


牠顯示給我看,一個有某種殘障的小男孩,但我無法確認他的症狀是什麼。麵包說:「他很特別,所以我必須來幫助他,雖然我替他父母照顧他,但實際上,這個小孩是一位高靈,所以我來和他做伴,並給他的父母帶來心靈的撫慰。」麵包接著告訴我說,這個小孩後來死掉了,所以,牠現在正撫慰著他的父母,以減輕他們情感上的痛苦。麵包說,牠現在仍活在塵世上,並且過得很好。

「我知道,對他們來說,我很盡職,而他們也真的很愛我。」牠接著說:「至於妳,我知道,當我和妳在一起時,帶給妳很多的快樂,我很喜歡聽到妳的笑聲,因為有時妳的心顯得太沉重了,如果能放鬆些,對妳是好的。我知道,妳一定感覺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太短了,但重要的是,那是一段很值得珍惜的時光。我也常常傳送訊息給妳,告訴妳我仍然安好,因為妳就長存在我的心中,而我的愛意,也將永遠與妳同在。


請不要為了我的離開,而去責備任何人,因為這是冥冥之中所註定之事,並不是我更愛現在的主人,而是在這個時候,他們更需要我的幫助。而我對妳的愛,是不可能被任何人或任何事,所取代或減弱的!」

我將這些訊息記錄下來,以留給寶拉保存,當我遞給她看時,我停了下來,看看她是否還有其他問題要問。她看著那些訊息,眼淚從她美麗的臉龐汩汩的流了下來。我多麼希望,我能將麵包對寶拉的愛,全部傳達給她知道。我遞了些面紙給她,她擦擦眼淚,抬起頭看著遠方,沉思著。為了讓她獨處,我藉故離開了房間,幾分鐘後,我感覺有一隻手搭上了我的肩膀。

「派蒂,現在該是我來和妳分享,一些我和麵包之間的故事了。妳知道嗎?我曾經想自殺過,而那時,就是麵包救了我。剛剛麵包說,有段時間我的心靈很沉重,牠是對的。因為那時是我生命中一段很艱困的低潮期,但就是因為麵包帶來的歡樂,而讓我度過了難關。
但牠只和我相處了短短的兩年,當牠走失後,我有種被欺騙、遺棄的感覺,但我也必須承認,當牠離開後,我也變得更堅強了。而對於那個管家,我曾充滿了恨意,因為她竟然開門讓牠走丟了,但現在我了解到,是我必須以寬恕的胸懷來原諒她的時候了。而我也必須告訴妳,麵包本來就是一隻專門被訓練來幫助殘障人士的狗兒。而我也一直感覺著,麵包仍然安好的活著!」


寶拉原本哭紅腫的雙眼,此時竟有種寧靜的神情,然後一抹微笑,慢慢的在她的臉上漾了開來。而我,也不禁流下了欣喜的眼淚。

有時候,愛的循環,會藉由所謂守護天使(guardian angels)的協助來進行,是的,沒錯!動物也同樣會有守護天使,只是,你可能永遠不知道,誰是誰的守護天使。
在一個亮麗的秋天早晨,瑪利亞駛上高速公路,前往上班的途中,突然她看到有個白色的東西,躺在路旁。於是她駛上路肩,然後再往後稍稍倒車,當停靠在路邊時,她發現那是一隻狗兒。「我發現牠是被車子撞傷了,當我靠近看時,發現牠臉上留有血跡,有幾顆牙齒被撞斷了,而兩隻前腳有明顯的骨折,以致無法站立。雖然傷勢算嚴重,不過醫生說,牠會慢慢復原起來的。


雖然牠現在無大礙了,只是我想知道,牠倒底發生了什麼事,還有牠是從那兒來的?」她問說。我對著這隻雪特犬微笑著,牠就坐在朋友車子的後座,牠全身長長的毛髮,點綴著一些黑點,而就在牠的一隻眼睛周圍,有個大黑圈圍繞著。「牠長的可真好看呢!」我說道。我靜下心來,開始和牠溝通,牠顯示給我看,有一個銀色的金屬物一閃而來,我感覺進入了牠的身體,隨即感覺我被迴旋的拋向了空中。


「那是個擋泥板!」我心裡恍然大悟。「牠確實是被車子撞了,而且還在空中翻了好幾圈,我很驚訝,牠竟然還能活了下來!」我對瑪利亞說道。「你是從那兒來的?」我問牠。牠顯示給我看,座落在鄉間的一個家庭。牠說,牠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悠遊的到處逛逛走走,等肚子餓了,才會想要回家。牠說,嚴格說來,牠的主人並沒有虐待牠,只是很少和牠互動而已。

「他們對我並沒什麼興趣,而現在,這裡才是我想要待的地方!」接著牠有點哀傷的說道:「我是對我的主人有些不滿,因為那時我想要更親密的互動。其實我也並不想受傷,因為那只是一種結束生命的方法……」我對牠皺著眉頭,感覺有點困惑。牠接著說道:「牠告訴我,要在這裡等著,救援馬上就會到來。」牠顯示一個圖像給我看,有一隻棕色的狗兒,以靈體的方式存在著,牠的周身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當我正轉述給瑪利亞聽時,那隻棕色的狗兒,顯示了牠的身份。
「哦,天啊!」我幾乎不敢置信。
「什麼?」瑪利亞問說。
「那是小狼(Coyote),妳前一隻狗兒!」我說道。
「難怪啊!派蒂。」瑪利亞說道:
「當我發現牠時,我就一直感覺到小狼的存在,我還在懷疑說,是不是小狼回來了!
除了這個,還有一個怪異的地方,就是當我發現牠時,牠就這樣靜靜的,有耐心的躺在路邊,頭抬起來,往前觀望著,就好像牠是在等計程車一樣!真是太奇怪了,那有狗兒被車子撞了,還這麼鎮靜的?但牠卻是一點也不驚慌,反而鎮靜的像早就知道,一切都會沒事一般。而現在,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了!」


瑪利亞決定叫牠做寶(Boo),儘管瑪利亞很愛寶,但她將有一個長程的旅遊計劃,大約是一年左右,所以她暫時為牠找了一處位於鄉間的新家,那是一個可愛女人的家,因為她也想為她的拉不拉多愛犬找個伴。儘管那個女人提供寶一個舒適的家,但寶並沒全然的依附她。那時,剛好瑪利亞的父母,就住在那個女人的同一個鎮上,所以,每當旅遊的空檔,瑪利亞就會拜訪她的父母和寶。


而幾乎沒有例外的,每當瑪利亞打電話,詢問狗兒的狀況時,那個女人總會對她說:「我就知道妳已經在鎮上了,因為寶總是一直坐在前院裡,仔細的檢查每一輛過往的車輛,看看是不是妳來了!」


很顯然的,寶已經決定牠未來的歸處了。
一旦瑪利亞的旅程結束後,她一定會回來接牠回那溫暖的家,以完成這份愛的循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