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超越的愛

所謂的死亡,從來就不會讓我感到恐懼或悲傷,因為所謂的死亡,不也是一種生活的體驗?我們從來不以生命的長短,來衡量生命的價值,因為生命的品質才是至要的

有天,看到報紙上的標題寫著:「有人僱用私人飛機,尋找遺失的愛犬」,雪巴(Seba),一隻年老的母拉不拉多犬,和牠的主人唐(Don),已經成為小鎮的熱門話題了。十七年來,這隻黃色的拉不拉多犬,一直過著快樂的平靜生活,但現在,牠一下就成為熱門的新聞話題了。而唐對於雪巴深摯的愛,是令人動容的,他為了尋找牠,幾乎翻遍了小鎮的每一吋土地,所以幾乎每一個知曉這個故事的人,無不深受其感動,而每一個看到唐的人,也都看到了深刻在他眼神裡的絕望和痛苦。

而我也一樣,被這個人深摯的愛所感動著。事實上,與走失的動物做心靈的聯繫,並不是我最喜歡做的事,因為動物傳達給我的訊息,通常只是牠們的觀點,所以對於實際上鎖定牠們當時的位置,幫助並不大。因為動物不可能告訴你,牠現在就在幾巷幾號,或是一個確定的地點,通常牠們都是顯示給我看,在一座樹林或是一棟房子的附近,而有時候,顯示給我看的地點,幾乎普遍的到處都是,因此就更無從找起了。還有一種更悲傷的結局是,動物已經往生了,而要我去告訴某人說,他或她至愛的寵物已經不在這個世間了,不論是對我或對他們來說,都不是一件可以簡單說出口的事。


由於媒體大幅報導有關尋找雪巴的消息,所以我必須承認,這多少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所以我就靜下心來,試著與牠聯繫看看,結果是成功了,但牠卻告訴我說,牠已經離開塵世了。我心裡想著,如果唐註定要從我這邊得到有關雪巴的消息的話,那麼老天,或者是雪巴,一定會引導他來找我的。就在我聯繫上雪巴的幾天後,我接到了一通電話。「請問派蒂•索瑪在嗎?」一個溫和的男聲問道。「我就是!」我回答說。其實他並不需要告訴我他是誰,他絕望的聲音,已經透露出他是誰了。「我知道妳可以和動物溝通。」他說道。經過短暫的交談後,我和他約定改天再見面。那是一個夏日的晚上,我們坐在外面的院子裡,我一向很喜歡戶外的氣息,因為感覺大自然總是能增強我某方面的能量,而我現在正需要這種能量的挹注,因為我正準備分享那令人悲傷的訊息了。


「派蒂,妳能夠告訴我,有關雪巴的下落嗎?」他問道。我點點頭,沉思著該如何來告訴他真相,而他也注意到我的表情了。「妳已經和牠談過了,是不是?」他問道。「是的!」我的聲音顯得有些微弱。「牠是不是死了?」還沒有等待我的回答,他就已經啜泣起來了,並且叫喊著牠的名字,他低著頭,掩面哭泣著。


過了幾分鐘後,他問說「牠有沒有告訴妳,牠究竟在那裡?我想找到牠,好加以埋葬。「牠說,牠走到樹林裡,到了一處牠喜歡的地方,牠說在那裡,牠感覺非常的平靜。」唐微笑的說道:「是啊!就在我們房子的後面,有一片樹林,牠最喜歡到那裡去了。」他接著說道:「派蒂,但我感覺是我使牠離開的,因為當時我在外面修理一輛摩托車,可能是摩托車引擎的爆發聲,嚇到牠了,因為牠一向很害怕聽到槍擊聲,所以誤認引擎聲為槍擊聲,因而嚇的跑開了。如果我沒有修理那輛該死的摩托車就好了!」說完後,他又自責的哭了起來。我閉上眼睛,聯繫上雪巴。「我才不怕什麼槍擊聲呢!我之所以那樣反應,是有原因的,因為他雖然是一個好人,但他對其他的生命,缺乏應有的尊重。」


當我轉述給唐知道時,他顯得非常的驚訝。「雪巴改變了我,因為以前我很喜歡打獵,單純的只是為了娛樂,而去殺害無辜的生命,當雪巴來到我家後,因為牠非常害怕槍擊聲,為了牠,從此我就不再打獵了。自此後,我也改變了觀念,不再認為,單單只是為了娛樂,就可以殺害無辜的生命,雖然我不反對為了填飽肚子而狩獵,但我反對為了娛樂或其他任何的名義而進行的殺生。」雪巴接著告訴我說,十七年來牠和唐相處的點點滴滴。牠顯示一個圖像給我看,圖像中,牠坐在一輛卡車上兜風,風吹著牠的耳朵往後翻。「我是特地為牠買那輛卡車的,每次只要我到那裡去,牠總是會跟著我。」唐回憶說。唐和雪巴輪流分享著,牠們在一起的種種回憶。他們一起上山下海,進行各種的冒險和玩樂,當他們那兒都不去時,他們就一起待在家裡,總之,雪巴和唐總是形影不離的。雪巴告訴我說,和唐在一起的日子,讓牠感受到幸福和喜悅的至極。雖然牠無法以形體和唐在一起,但牠仍然對他散發著無盡的愛意。最後,牠要求我,為牠轉述一些訊息給唐,好讓唐能了解事情發生的緣由,並希望藉此能紀念牠們在一起的日子。

我摯愛的朋友:
摩托車的爆發聲,並不是使我離開的原因,那只是一個藉口而已,因為已到了我該離開的時候了。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不想讓你看到我在你的面前死去,因而讓你悲傷難抑。我愛你,而那是超過任何言語所能描述的。我也是經過一番掙扎才離開你的,因為我知道,那樣做會帶給你痛苦,但我知道我的時候已到了,雖然我已習慣於肉體的病痛,但我的身體已老朽的不堪使用了,而且,在這一生中,我已完成我所該完成的使命了。我之所以選擇到樹林裡去,因為那裡是一個能夠安息的好地方。在樹林裡,我總是感覺內在非常的平靜,所以,那裡似乎是一個我可以拋開肉體的好地方。請不要悲傷,因為我肉體的死亡已完成了,我希望,你能記得當我們在一起時的喜悅,和我們所學到的人生功課。


當我在世時,我享受生命,並且讓生命的意義達到極致,我喜愛風吹拂在臉上,陽光灑落在身上的感覺,但我感覺最歡愉的,還是和你在一起的日子,不管是蹲伏在你腳邊,或是在你身旁的日子…我之所以來到你身邊,是因為我知道你有一顆好心腸,而一個好心腸的人,總是能得到上天眷顧的,所以上天就降恩,好讓我們聚在一起。請記得,當你想起我時,我就在你的身旁,當你需要我時,我也會在你身旁陪伴著你。而如果時候到了,我還會再回到塵世來,與你相聚!

—一隻叫雪巴的狗兒 經由派蒂‧索瑪 轉述

做為牧師的女兒,從小我就被教導相信有天堂的存在,但就我所知,天堂並沒有將動物們排除在外,在動物往生後,也會前往天堂,因為如果沒有動物的存在,天堂也就不成為天堂了!(譯註:一神教的信仰,並不承認動物有所謂靈魂的存在。)
當我還是一個小女孩時,偶而家裡的動物往生後,仍然會到我的夢裡來,好讓我知道,牠們仍然過得很好。後來,當我的父親和妹妹相繼過世後,他們也會回來看我,也好讓我知道,他們仍然過得很好。我因此理解到,我是多麼的被祝福啊,能夠有此機會,去體會他們在靈界所擁有的平靜和喜悅,而那種感受,是言語所無法描述的。因此,如果我有什麼東西,可以撫慰那些失去,或即將失去寵物的人們的話,那就是我所體驗到的,靈果那種充滿愛與平靜的感覺了。

當我還在動物收容所時,曾經遇到一隻小貓咪。牠大概才八個星期大,是一隻灰黑色的虎斑貓,牠的眼睛,本來應該是大大的、充滿天真無邪與好奇的雙眼,卻被黏液纏結得幾乎失明了,至於牠的鼻子,則堆積著分泌物的結塊,而牠的四隻腳,似乎無法承載牠那瘦弱的小小身軀。牠就在垂死邊緣掙扎著。「真是好可憐哦!」旁邊的一個女人說道。她在一個垃圾筒旁,發現這隻小貓咪:「一定有人將牠丟在那裡等死的!」我看著放在紙盒裡的小生命,對她說道:「謝謝妳帶牠到這裡來!」看著牠,辛苦的為每一口氣掙扎著,我知道,是該為牠做安樂死,減輕痛苦的時候了。牠很快的就走了。


「應該有人來為牠哀悼才是!」我心裡想著。但當我拭去眼中的淚水時,我突然看到了一個景象。一群像人類身形的女性,看起來就像天使一般,年齡在六到十二歲之間,每一個都穿著淡顏色的袍子,周身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她們微笑著,發出少女般的笑聲,她們似乎注視著腳旁的某種東西,那隻小貓咪健康快樂的跑向她們,而其中一個像天使的女孩,抱起了小貓咪,將牠摟在懷裡,其他的也都靠了過來,撫摸著牠。隱約中,我聽到了一個聲音:「不需為牠哀悼!牠現在和我們在一起了。」這些景象和話語,讓我重新審視,我所真正悲傷的是什麼?我所悲傷的,並不是小貓咪的過世,而是人類對其他生靈的缺乏尊重!

能夠分清楚,是我自己的痛苦,還是別人的痛苦,對我來說,一直都是無價的智慧。
有一個女人打電話給我,詢問有關她一隻叫土色(Tuser)的貓咪之事,她打給我,是因為土色的癌症又復發了。「對於該如何處理,我們很想知道牠的看法。」她說道:「因為我們正在考慮,是否要再動一次手術,但醫生對手術的效果,並不很樂觀,所以我們想,如果動手術並不是很需要,那就不要再讓牠多受一次苦了。」「我了解!」我說道。我靜下心來,聯繫上了土色,牠那美麗的藍色眼睛,閃耀著溫暖和智慧的光芒,然而,我也感受到牠那像戰士般的堅毅氣質,在牠身上,同時顯現了自信、愛和喜悅。


我問土色,有關再動一次手術的考慮,牠告訴我,並不需要,因為癌症還會再復發。
「我已安然面對了我的命運,從以,請妳也要安心。」牠告訴牠的主人。當我問牠,有什麼事,牠的主人可以為牠做的?牠回答說:「請看著我,我有陷在自憐自艾的泥淖中嗎?我有顯現出沮喪頹志嗎?所以請不要把你的悲傷,誤認為是我的悲傷!我知道,有時悲傷是需要的,我也會尊重這種需要……但我所重視的,是要從內在來達到自我的實現……」
結果,土色並沒有再接受任何的手術,幾個月後,牠平靜的離開了塵世。從靈界,牠留話給牠的主人:「我在塵世的生命是如此的美好,我也感恩生命曾是如此的豐富,因為我知道了愛的意義,並且懂得如何去愛,如何去分享了……」

對我來說,從此我受用牠的這句話:「不要把你的悲傷,誤認為是我的悲傷!」
當我在和所有的動物同胞互動時,我從沒有忘記這句話背後的意涵,當能夠真正分清楚,什麼是自己和別人的悲傷時,就大大的提高了我和動物溝通時的準確性和能力了。
對於那些面臨寵物即將死亡,或罹患嚴重慢性病的人們,要讓他們將情緒抽離,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有許多人,想盡辦法想要去延長動物的生命,但那樣的做法,其實為自己所做的,比為動物而做的,要來的多的多,因為他們是把自己的悲傷,誤認為是動物的悲傷了。在我所做的有關動物臨死的諮詢裡,動物總是要求我轉告給牠們的主人知道,希望在面對牠們的死亡時,能夠平靜以對,並希望他們能夠知道,死亡並不代表結束,死亡只是一種生命的變化而已!


而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遇過任何一隻動物,是害怕死亡的!

有一隻年輕的公貓,罹患了某種致命的疾病,因而無法醫治了。而牠所分享給牠主人的訊息,確實反應了許多動物對生命的觀點。我雖然罹患了疾病,但這並不困擾我,因為我就生活在此時此刻,還有未盡的生命要去體驗、分享,因為生命的意義,就是要全心全意的去過每一分鐘。所以當我還在塵世時,我就要盡我所能的,來體驗生命的恩賜。


從某個層面來說,所有塵世的生命都不是永恆的存在,遲早都要離開的,但所謂的死亡,從來就不會讓我感到恐懼或悲傷,因為所謂的死亡,不也是一種生活的體驗?
我們從來不以生命的長短,來衡量生命的價值,因為生命的品質才是至要的。
所以我來到你身邊,就是為了要提醒你:活在當下,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

—一隻貓兒的留話,經由派蒂‧索瑪 轉述

愛不只超越語言,也超越所有族類的限制,而真正的愛,不只是充滿智慧的,也是不帶任何條件的,這就是我們的動物兄弟姊妹,所分享給我們的珍貴禮物。有一個女人,曾經來找過我,因為她仍然在為她死去的狗兒煙霧(Smoky),悲傷哀悼。煙霧對她傳達了一種超越的愛,而這些話,也同樣適用在那些所摯愛的寵物,已往生的人們。

溫柔,就是我的顯現,我從未遠離。請感受我那溫柔的羽翼的扶持,我在妳生命中的角色,並不因為我的離開而改變,所改變的,只是我存在的方式。


而我愛的光芒,不只沒有減弱停息,反而更加的發散廣闊。
是到了該釋放妳對我的悲傷和哀悼,而來體驗我們之間那種永不止息之愛的時候了。
希望那愛的大喜悅,能夠治癒妳那悲傷難抑的心…

—一隻叫煙霧的狗兒,經由經由派蒂‧索瑪 轉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