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波波說話了

我相信,動物之所以選擇到什麼樣的家庭,就是為了教導他們一些什麼課程,或是為了豐富他們的人生經驗而來的

波帕葛利(Popagolis),暱稱波波(Pop),是一隻亞瑪遜鸚鵡,綠色的羽毛幾乎覆蓋了牠的全身,在牠臉上靠近嘴巴的地方,點綴著一些黃色的羽毛,還有一條鮮紅色的條紋,從嘴巴的上緣延伸到眼睛的中間。當你看進牠的眼睛裡,你會看到牠火爆的個性。
當波波十年前和我們住在一起時,牠就是個火爆小子了,牠來我們家時,還只是個小baby,當我了解牠的背景後,我想,牠之所以會如此,一定是為了求生存的緣故。
有一次我問牠,牠認為艾瑞尼(Ereenie)怎麼樣?愛瑞妮是我們家那可愛的虎斑貓。
「牠是一個懦弱者!」牠立刻說道。愛瑞妮偷聽到了,立即回說:「牠很傲慢自大!」絕大部份的家族成員,都會同意愛瑞妮的看法。


其實在波波來到我們家之前,我就已經意識到,去了解家中鳥兒的來源,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因為熱帶鳥兒的來源,像亞瑪遜鸚鵡,不是從野外被抓來的,不然就是自小籠中飼養長大的,而當然較好的來源方式,就是籠中飼養長大的。而許多在野外被抓的鳥兒,都在運送的過程中喪命了,而那些能夠幸運存活下來的,也都在心靈之中留下了被殘忍對待的陰影。而波波就是從野外被抓來的,當我發現這個事實後,不用說,我心中的罪惡感,是無比的沈重。我問波波有關牠的身世,牠說,牠不太記得牠的父母了,只記得那時棲息在樹梢上,有人進入了森林,然後牠的父母就消失了。


「一切都發生太快了!」牠說道:「我只知道,當時我餓壞了,極需要被餵食。」我感覺非常的震驚,因為牠傳送一個圖像給我看,一隻可憐的鳥寶寶,被極度嚇壞了,而且嗷嗷待哺。長久以來,那種深深的罪惡感,一直縈繞在我心頭不去。而對野外的無知,一直是波波最大的敵人,連我以前也是,對牠的過去一無所知,而現在,牠對野外的一無所知,讓牠無法被野放回牠原來的棲息地。然而,波波本身,從來就不會讓人對牠感到抱歉,因為在很小的時候,牠就散發出一種堅毅的氣質,常常,牠會堅持事情要按照牠的方式來進行,不然牠就會焦躁的想啄人,看起來,牠就像個小火藥庫一般。


在大多數情況下,我並不會在意牠的情緒,因為我知道,牠原來就是這個樣子。但等牠長大後,情況就不同了,因為牠那種輕啄,已經變成重重的刺咬了。這種情況的改變,是發生在某一天,那時候,在人體穿刺,掛些小飾環之類的風潮,還尚未流行,而牠似乎想開風氣之先,因為牠顯然認為,我是需要一個小環子,鸚鵡式的刺穿掛在我的嘴唇上。現在看來,我當然會置之一笑,但在當時,那是非常之痛的,不管是肉體上或心靈上。隨著時間的過去,我肉體的痛,只是一個遙遠的記憶,但心靈之痛依然留存。「牠不再愛我了!」我想說:「因為牠的被捉,所以牠一定恨我。我早應該進一步去了解鳥兒的來源才是,我太不用心了!」我被罪惡感和悔恨所圍繞著。


「這是我應得的,我如何期待牠來愛我呢?」當在面對牠時,我開始關起心門,我們之間的關係愈來愈惡化,我先生喬也注意到了,他說:「派蒂,妳應該想點辦法才是,因為這對妳或對牠來說,都是不公平的,想辦法替牠找個新家,不然就想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我知道他是對的。「好吧!對我來說,顯然牠是想要個新家了。」我說道。我內心裡清楚地知道,我之所以做這項決定,不是由於我和波波溝通過,而是由於我自己的情緒狀態所使然,是我的罪惡感讓我這樣決定的。但在遙遠的內心深處,我知道還有另一種解答,一種我尚未準備好接受的解答。所以,我決定打電話給另一個能做動物溝通的同業,請求她的協助。「派蒂,」她說道:「這隻鳥兒並不想要另外一個新家,牠無法理解這件事。牠說牠愛妳,而且感覺牠是妳的一部份,牠並且說,牠之所以咬妳,只是為了表示牠和妳的親密。」


我閉起眼睛,如釋重負的嘆了一口氣。說道:
「嗯,我聽了很高興,事實上,我也並不想另外為牠找個新家,但如果牠真的不快樂,我也不會勉強牠留下來的,所以,唯一所牠所需要做的,就是用其他的方法,來表達對我的親密。」這個動物通靈者,聽了笑道:「我同意!而牠也說,牠會試著用接吻聲來代替的,但牠也希望妳了解,咬東西是牠的本能,而要對抗這個本能,是非常辛苦費力的。」
「至少,這是一個好的開始呢!」我說道。

我相信,動物之所以選擇到什麼樣的家庭,就是為了教導他們一些什麼課程,或是為了豐富他們的人生經驗而來的。波波教導了我許多事,其中最重要的一項課程,就是在和動物做溝通時,絕對不要讓你個人的情緒和主觀意識,干擾了溝通的準確性,因為個人的情緒和主觀的判斷,常常會阻礙動物訊息傳達的清晰度。而這次,經由彼此的了解,和互相學習接受的課程啟迪後,我又再度的可以和波波做心靈的溝通了。


而在了解波波的一些觀點後,也讓我變得更有耐性和更具寬容性,而牠也真的盡力試著在克制牠的本能,有時候,當牠的努力勝出時,我似乎也能從牠那裡學到些什麼。記得當有人告訴我說,他們會「試」著去做某事時,我知道,他們就留給自已一些失敗的空間了,因為他可能都不清楚,當他說要去「試」時,他的理由是什麼?而就我所知的鳥類,牠們許多啄咬的動作,都是天生的本能,有時我會納悶,牠是否忘記了,我的皮膚並沒有厚厚的羽毛層保護,以致無法抵擋牠的啄咬?但我內心裡的某部份知道,我還需要面對一個更重要的根結,那就是我的罪惡感。我注視著波波,眼眶充滿著淚水。「我感到很抱歉!」我說道。


這並不是第一次我對牠說抱歉了,因為自從我知道牠是如何被抓之後,我們的關係就充滿著「我很抱歉」之類的對話,雖然我都是真心誠意的。但這一次,我知道我必須和我那內心的罪惡感和平相處了,如果不能,那我和波波之間,就不可能有真正和諧健康的關係。
波波抬地頭來,深深注視著我,然後用言語,也用心靈對我說道:「我愛妳!」我的淚水流下了臉頰。「妳從來就沒有傷害過我,我本來就註定要和妳在一起的,因為,我們都是彼此的一部份。」


對波波來說,牠並不覺得牠能寬恕什麼,反而,牠覺得需要寬恕的是我自己,因為一直以來,對我來說,寬恕就是一個很難賜予給我自己的禮物,而這隻鳥兒,在此時此刻卻告訴了我,賜予自己這份寬恕的禮物,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而顯然,這又是波波教導我的另一項重要的課程。

波波另外也分享了一項訊息,給所有愛鳥的人們:

給那些,和所有飛羽類有親密關係的人們:
你們之所以被我們吸引,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要好好的靠近來看看我們,我們的羽毛,有彩虹般的色澤,而我們亮麗的顏色,是我們族群明亮的象徵。
我們向上翱翔,飛近太陽,體驗它的溫暖和生命的能量,我們確實知道,飛翔的大喜悅。
而風是我們的兄弟,帶領我們到達新的高度和領域。
我們的視野是多麼銳利啊,能夠立即的觀察入微。
我們的羽毛是多麼柔軟啊,但我們的心意是多麼的堅定。
我們樂意和你們分享這些美好的特質,所以請記得,我們是你們有羽毛的兄弟和姊妹。
而對那些,將我們帶入你們家裡做伴的人們,請不要忘記了,當初你們之所以喜歡我們的初衷。
因為你們已經向其他人展現了,對我們族群的摯愛,所以現在,請教導人們,有關我們內在的特質。
這樣,他們就會了解,為何你們會對我們這麼摯愛的原因了。

—一隻叫波波的鳥兒,經由派蒂‧索瑪 轉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