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我聽到了,但你是什麼意思

有時,動物會稱呼牠的主人為媽咪或爹地。而根據我的經驗,其實「媽咪」或「爹地,更像是一種親密的稱呼,有點像叫甜心或蜜糖那樣的意思

對於那些人們認為是共同的事物,對動物來說,不一定有同樣的重要性,也不一定有共同的觀點和看法。關於這一點,我常謹記在心。

例如,我們人類常將重點放在言語上,有一次,我看到一幅漫畫,上頭寫著:「你對你的狗兒所說的話:」底下畫著一幅漫畫,一個人惱怒的對著他的狗兒說道:「來福,你真是一隻不乖的狗兒,看你弄得一團糟的!」另一邊,另外的旁白寫道:「你的狗兒所聽到的:」同樣,底下畫著一幅漫畫,一個人和一隻狗兒,那個人說道:「來福!巴拉、巴拉、巴拉……」

這樣的描述,真有幾分事實在,因為動物並不將重點放在言語上,當牠們在溝通時,絕大部份都是超越言語的。而就我所知,當一隻動物用言語的方式來和我溝通時,我就會覺得特別的榮幸,因為我知道,這是為了我的緣故,而不是為了牠們自己的緣故!常常,我被這樣問著:「我的動物怎麼看我呢?」或是常有人會這樣說:「我的狗兒認為牠是一個人,而我是牠的媽咪。」


但一般說來,動物知道我們是人類,而牠們是狗兒或什麼之類的。我也常注意到,那些家庭的寵物,總是呈現出,和飼養人相同的特質,這就像我們人類一樣,總是呈現出,那些和我們住在一起,或是有緊密關係的人的特質。有時,動物會稱呼牠的主人為媽咪或爹地。而根據我的經驗,其實「媽咪」或「爹地,更像是一種親密的稱呼,有點像叫甜心或蜜糖那樣的意思。有許多動物告訴我說,牠們之所以叫牠們的主人為媽咪或爹地,是因為人們這樣稱呼他們自己。

羅克茜(Roxy),是牛頭犬和特瑞爾犬(terrier)的混種狗,牠遺傳了牛頭犬的身體和特瑞爾犬的捲毛。羅克茜看起來無憂無慮的,牠那全身亂糟糟的灰白捲毛,讓人看了會聯想起,就好像是一個人清晨剛醒過來,頭髮亂糟糟的,還來不及梳理的樣子。羅克茜幾乎沒有尾巴,所以牠總是盡力擺動牠那短短肥肥的小尾巴。羅克西的主人,琳(Lynn),是我的一位朋友,所以我總是有那個榮幸,被羅克西親切的招呼著,而當牠每次看到我時,總是高興的擺動牠那短短的小尾巴。


有一次,琳和我談論著,動物是如何來稱呼牠的主人的。「妳知道,我一直都想知道這些小傢伙,是如何來稱呼我呢!」她極有興趣的說道。那時候,琳和她的兩隻狗兒住在一塊,一隻是羅克茜,一隻叫賈斯伯(Jasper),賈斯伯是澳洲的混種牧羊犬。
當琳問我時,羅克茜剛好抬頭望著我,所以我就先問問牠。「叫她?我根本不必叫她什麼!她就是我的主人,就是一個愛我疼我的人而已!」聽起來,對我的提問,牠似乎有些困惑。其實我的意思是說,有沒有一個什麼名詞之類的,牠可以用來稱呼牠的主人的,但在我還沒解釋清楚前,牠就把頭轉向賈斯伯了。


「喂,你是怎麼叫她的?」「媽咪啦!笨蛋!」賈斯伯毫不客氣的說道。羅克茜是隻敏感的狗兒,我感覺到牠有點受傷了,所以我就為牠緩頰的說道:「羅克茜,你不知道如何稱呼,沒關係的!因為我了解你的溝通是超越言語的。但有許多動物,偶而也會使用語言來稱呼,所以我才會問你說,是不是也是這樣用的。」我的談話,似乎軟化了賈斯伯的氣焰,當羅克茜起身時,瞪了賈斯伯一眼,然後走到外面,去沉思這個問題。


聖誕節到了,我在想,要送琳什麼禮物呢?我知道她非常喜愛這些狗兒,所以我決定要送她一個特別的禮物,我想問問羅克茜和賈斯伯,有什麼話,要對牠們親愛的媽咪說的。
所以我走過去問說:「你們願意告訴她一些什麼話,就像是對這個家的看法,或是生活上的一些事,或是有什麼重要的話,要對她說的?」羅克茜搶著回答:「我願意!」牠看起來很興奮。「媽咪!」牠說道:「我決定要叫妳媽咪了,可以嗎?不是以前我不愛妳,而是不知道該如何來叫妳……


我知道我的行為,有時看起來很愚蠢,但生活,本來不就是應該要很有趣嗎?所以我希望能夠讓妳感覺快樂。而我認為賈斯伯太嚴肅了,雖然我還是很愛牠。如果我可以給妳什麼東西,媽咪,那就是妳臉上燦爛的笑容了!」羅克茜的臉上,充滿著驕傲和滿足。牠傳送一個圖像給我看,圖像裡,牠站在牠摯愛的「媽咪」前面,臉上散發著滿滿的愛,並且搖動著牠那短短的小尾巴。

有一隻德國牧羊犬,塔莎(Tasha),能很熟練的以人類能懂的方式來溝通,牠的主人湯姆(Tom),打電話給我說,希望我能夠和他的兩隻狗兒談談,塔莎年紀較大,而梅姬(Maggie)則是較年輕的那隻。

湯姆評論塔莎說:「牠是一位真正的淑女!」他說道。至於梅姬,雖然可愛,就是任性了些,還要多學學。「嗯,牠是比較自我一些!」我說道。因為梅姬對待家中的貓兒,總喜歡找岔,所以很讓湯姆傷腦筋。在我和梅姬進行溝通前,湯姆又說道:「請問問塔莎,看看牠對梅姬的行為有何看法?」但我卻被塔莎的說法給嚇到了。「牠沒有尊重牠的玩具!」我想我大概沒有表達清楚,所以我再度傳送貓的圖像給牠看。


牠帶點不耐煩的,再次說道:「牠沒有尊重牠的玩具!」牠是不是以為,我是在說「填充貓玩具」啊?我問我自己說。因為我以為,我已經夠清楚的傳達給牠知道,我所指的,是一隻能夠走動的貓咪啊!突然,我想應該問問牠,牠認為什麼東西是「玩具」?「玩具啊!就是主人給我們玩樂的東西啊,所以,我們應該要照顧好我們的玩具才對!」牠回答說。我接著問湯姆,他是如何告訴牠們有關玩具之事的?湯姆逐字認真的說道:「玩具,就是要讓牠們玩樂的,但牠們必須要照顧好牠們的玩具才行!」「而那些貓兒呢?」我問道。「啊哈!」他說道:「事實上,我也是這樣告訴牠們的!」


至此,我才了解,塔莎為何如此回答的原因了,牠當然了解,貓咪是種活的生物。
這時,我才告訴湯姆,有關塔莎所說的話。不過,我還是要感謝牠,能用我們人類的語言,試圖來和我溝通。至於梅姬,湯姆和我談論到,牠是需要被肯定牠的獨特性。所以,牠之所以捉弄那些貓兒,只是想引起注意而已,因為牠感覺,牠並不像塔莎那樣,受到湯姆的重視。所以我告訴梅姬說:「從許多方面來說,他都是愛你的,他對你的愛,一點都沒減少,他對你的愛,也是獨特的,就像你是獨特的一樣!」牠傾聽著,沉思著,然後承認說,我的話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牠說,牠很享受那種與眾不同的獨特感覺。

或許,最能使用人類語言的,就是我們的鳥類朋友了,而大家都知道,像鸚鵡就有能力學人類說話。有一次,我應邀到一個鳥園,向鳥類聯誼會的成員演講,在那裡,我遇到一隻有趣的亞雅遜鸚鵡塔拉(Tara),塔拉全身幾乎都是綠色的,只有頭上點綴著一些黃色的羽毛,而牠的主人蘇珊(Susan),就在鳥園裡工作,蘇珊請我看看,為何塔拉會一直追逐和攻擊她的先生。當蘇珊還是小女孩時,塔拉就和蘇珊、蘇珊的父母住在一起,當蘇珊的父母離婚後,蘇珊和母親搬離老家,而塔拉就歸父親所有。根據蘇珊的說法,她的父親對塔拉很不好,常常捉弄牠,並且教牠說一些髒話。後來,當蘇珊結婚後,她就將塔拉帶在身邊,蘇珊和她先生都知道,由於蘇珊父親的緣故,塔拉可能一點都不喜歡男人,但他們都希望,隨著時間的淡忘,塔拉能夠漸漸接納蘇珊的丈夫布萊恩(Brian)。「本來一切都好好的,但只要等布萊恩一回到家,牠就會立刻從籠子跳下來,然後一邊追逐布萊恩,一邊叫道 『你是不是想打屁股啊?』」「妳在開玩笑嗎?」我說道,差點忍不住要爆笑開來。「才不呢!」蘇珊正經的說道。在和塔拉溝通後,塔拉告訴我,其實牠是喜歡布萊恩的,而追逐,只是一種遊戲而已。


「因為他們認為那樣很有趣啊!」蘇珊的臉上有種罪惡感,然後突然笑了出來:「牠說的沒錯,我們確實認為那是件很有趣的事。其實,牠不只聰明,也很有趣,讓我告訴妳一件很有趣的事。有一天,我提著籠子帶牠外出,那天籠子裡,剛好沒有可以讓牠抓腳的枝條,忽然一陣風吹來,讓牠失去了平衡,牠爬了起來,搖動著身體,然後對風說道:『你是不是想打屁股啊?』」大家聽了,當場爆出一陣笑聲。「妳趕快跟她說,有關上次妳帶塔拉來這裡,而這裡只有我們這些女孩時,所發生的事。」蘇珊的老闆說道,她是鳥園的擁有者。


「啊,對哦!」蘇珊說道:「那時,大概有四個女孩,坐在這個房間裡聊天,突然,塔拉以一種很柔和的語調,好像在告解似的說道:『打屁股,其實並不是一句好話!』」我聽了,笑到眼淚都流了出來。

我抬起頭,看著塔拉,塔拉也昂起頭,看著我,然後牠開口說道:「妳也想打屁股嗎?」
「才不要呢!」我趕緊回答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