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恩賜的禮物

動物總是教我許多有關死亡之事,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死亡並沒什麼好害怕的

我們試圖挽救這些小狗狗,牠們的命運如風中之燭。有一個人帶著這些小狗狗,來到了人道協會,他說,他發現一條母狗被射殺了,而三隻還沒張開眼睛的小狗狗,互相蜷曲畏縮在冰冷的屍體旁。我擔憂著,牠們還那麼幼小,不知是否能撐的過來,但我的擔憂,似乎是多慮了,因為牠們的求生意志極強,到了七個星期大時,牠們已經能夠自己吃東西了,這意味著,牠們可以被領養了。


可愛的小狗狗,總是吸引很多人的興趣,所以當第一天開放領養時,就有一隻就被抱回家了。然而許多天後,醫院裡的一個職員,在狗籠裡,發現另外兩隻小狗狗,有下痢的現象。我立即要珮琪 (Page) 打電話給前幾天領養小狗狗的人,要他立即將狗狗送醫檢查,然後我就帶著另外兩隻小狗狗到隔離區去,剛安置好小狗狗時,就看見另一個職員蔓蒂 (Mandy),向我走來。「派蒂!」她的聲音溫軟無力。「珮琪說,今天早上,那個領養的人已經將小狗狗送醫了。」她停了下來,吞咽了一下口水,然後繼續說道:「小狗狗在送醫後不久,就死於腸胃炎了!」「啊!」我悲傷的叫道。


我看著那兩隻小狗狗,牠們清澈的棕色眼睛,多麼的天真無邪啊,牠們無力的搖動著小尾巴,好似在抱歉牠們生病所帶給我們的麻煩。蔓蒂將手伸進籠子裡去,撫摸著牠們奶油色的皮毛。「多麼可愛的小狗狗啊!」她愛憐的說道:「真是可憐的小寶貝,我感到很難過!」腸胃炎對小狗狗來說,是一種常見的致命疾病,而且具有傳染性,一旦發現小狗狗,出現帶血性的下痢時,就表示已感染得非常嚴重了,這時想要再拯救牠們的生命機會,可說是微乎其微了。


由於腸胃炎具有高度的傳染性和危險性,所以人道協會一貫的處理措施,就是採取安樂死,而那天,執行的主管剛好放假了,所以執行安樂死的工作,就落到我身上了。
「我很抱歉!」我對小狗狗說道:「我們已經盡力了,但仍然無法救治你們,所以只好將你們送往一個美好的地方。」然後,我盡我所能的,呈現靈界的狀況給牠們了解,牠們回答,牠們能夠理解我所做的,並且平靜的準備面對即將發生的一切。


動物總是教我許多有關死亡之事,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死亡並沒什麼好害怕的。死亡只是一種自然的狀態,肉體的功能,就是要來世間體驗生活,而一旦體驗該結束了,肉體也就不再需要了。然而,生命並不隨著肉體而消殞,因為我們仍將繼續「存在」著。有多少次了,我們曾經經由不同的管道,聽過這個道理了?如果我們相信這是個真理,那為什麼我們還要害怕死亡呢?


而動物們之所以相信這個真理,是因為,牠們「知道」,本來就是如此!雖然和我們一樣,牠們也有求生的本能,但和我們不一樣的是,牠們根本就不害怕死亡!蔓蒂兩隻臂膀,各懷抱著一隻小狗狗,我不忍的為牠們注射針劑。即使我知道,小狗狗只是進入一個新的旅程,但我仍然心情沈重,不是因為牠們的死亡,而是因為牠們離開的方式。當蔓蒂離開了房間,我留了下來,獨自面對我的悲傷,我的眼淚流了下來,而我的憤怒、挫折和痛苦,也一併的散發了出來。為什麼啊?這是不公平的!為什麼,我要在這種地方工作?


我是什麼樣的人啊!我竟然將小狗狗安樂死了?老天啊!我恨我自己,我也恨讓我做這種事的地方!就這樣,我在悔恨中啜泣了好一陣子,突然,我感到一個身影的存在。我用哭紅腫了的雙眼搜尋著,發現在附近的一個籠子裡,坐著一隻,一般人都會認為再平凡不過的「巷貓」(alley cat)了,那是一隻灰黑色的虎斑貓,有著大大的眼睛和耳朵,身體瘦長。「你在這裡做什麼?」我問道:「哦,不!你該不會在這裡,來監視我將小狗狗安樂死吧?是不是?」我心裡充滿著自責:「你一定在恨我,對不對?」但出乎我意料的,我聽到一個美好的女性聲音:「不要自責,不要哭泣!我們不會因而恨妳,或產生敵意的,我們仍然愛妳!」那聲音說道。


然後,一種美好的愛意傳達了過來,那是一種言語所無法描述、形容的氛圍,籠罩著我。
我閉起眼睛,沐浴在這美好、具有療傷功能的愛意之中。那溫柔的聲音繼續說道:「我們能夠理解妳所做的,而惟一能評斷的,就是妳自己了!妳的用意是真摯良善的,雖然妳感到不公平和痛苦,但只要回到妳發心的初衷,妳就不會再感到難過了。」這時,連說聲簡單的「謝謝」,似乎都是多餘的。而我也正忙著消化他所分享的,所以也就無暇想到其他的事情了。稍後那天,我詢問別人有關那隻貓的事,發現牠原來是一隻迷途的貓兒,而牠感染了上呼吸道疾病,所以正在處理室裡等待治療。


幾星期後,珮琪被另外一隻貓兒給嚴重咬傷了,傷口嚴重到,需要去看醫生。所以等她回來後,我趕緊去探望她。「妳還好吧?」我關心的問說。她把纏在手腕的繃帶解開,露出兩個紅腫的傷口。「還好啦!我會活下來的。」她開玩笑的說道:「不過,牠的牙齒幾乎就要刺穿到我的手骨了,所以可能需要吃好一陣子的抗生素了。然而,在被咬傷後,妳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嗎?或許,妳是惟一會相信的人了!」她低下頭,搖了搖,然後笑道:
「我發誓,當時有一隻虎斑貓對我說道:『我很抱歉,有一隻我的同類,傷害了妳!』當時,我驚訝得目瞪口呆。」


「什麼?」我立即問說:「珮琪,妳能夠指給我看,是那隻貓咪嗎?」當我們一走進去,不待珮琪指認,我就知道是那一隻了。牠就坐在那裡,果然是「巷貓小姐」(Miss Alley Cat),牠看著我,對我眨了眨眼睛。再一次地,我又看到牠眼中閃爍著智慧的光芒。那晚回家後,我告訴我先生喬(Joe),有關珮琪和那隻貓所發生的事,之前,我也告訴過他,我和那隻貓的遭遇。「我感覺,牠應該會和我們住在一起!」我試探的說道。「可是,派蒂,我們家已經有四隻貓咪了耶……」他看著我,停了下來,因為他知道無需再提醒我這點了。「但妳要確定,已經和其他貓咪溝通過了。」他放棄的說道。「已經說過了!」我高興的回道。


不久後,凱莉(Kallee)就搬進我們家了,我先生曾提議用這個名字,而牠也同意了。
「凱莉」是希臘語,意思是「好」或「福」的意思,我們都覺得這個名字很適合牠,因為牠曾是我的好朋友,也曾散發出美好的祝福氣息。每當有新成員來到我家時,我都會向大家介紹,也會簡短的介紹家族中的成員,和每一個在家中的角色和位置,給新成員知道。
而動物們,一向比人類能更快的理解這些說明,而我之所以這麼做,是基於讓牠們能彼此互相尊重和禮貌的緣故。所以,這次也不例外,介紹進行得很順利,連我也很感訝異,大家這麼快就接受凱莉成為家族中新的一員了。但到了凌晨一點左右時,我才曉得,我並沒有如我所想的,已將家中每一個成員的角色和位置,都向牠們表達清楚了。


「呱、呱……」然後是快速的拍擊聲,然後是砰、碰、砰的撞擊聲。
「發生什麼事了!」我那半睡半醒的丈夫叫道。「那是波帕葛利(Popagolis)!」我邊說邊從床上跳了起來,急忙衝到通往客廳的走道,牠的籠子就掛在那裡,波帕葛利是隻鸚鵡。「天啊!」我焦急的心想:「牠一定是被什麼東西嚇到,才掉了下來!」我只花了幾秒鐘,就趕到那裡,而我也做了最壞的打算了。我那可憐的鳥兒!我想像牠翅膀斷裂的躺在籠子裡,或更糟糕的是,已一命嗚呼了。我懷著忐忑的心,將燈打開。在籠子的底部,是一團綠色的羽毛。我嚇壞了,對眼前的景象,感到困惑。「哦,我可憐的波帕葛利!」我叫道。


突然地,那團綠色的毛球,開始展了開來,先是鳥嘴,然後整個頭部露了出來,一雙憤怒的眼睛,大大的瞪著我。然後,那團綠色的毛球,漸漸的回復了原狀,是我那亞馬遜的小鸚鵡。「你還好吧?」我問說。「牠竟然想吃掉我!」牠呱呱的憤恨叫道。我跟循牠的目光,一下就找到兇手了。原來就在旁邊的地板上,坐著凱莉。牠的臉上露出自以為是的表情,牠的下巴微抬,尾巴擺動著,牠說道:「我不喜歡妳為我準備的食物,而且我也餓了!」我想,我那帶點貴氣的鳥類朋友,聽了一定會差點昏倒的!「凱莉,我了解當你還在街上流浪時,為了生存,你必須去獵食,而我也了解到,獵食是你們族類天生的本能。
但現在,你已經有一個新家了,而在這個新家中,有許多的規則,是需要和其他成員共同遵守的,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尊重、和諧的和其他成員生活在一起!


我願意尊重你天生的本能,但當在面對家中其他成員時,你就必須克制這個本能,你願意遵守嗎?」凱莉看著我和波帕葛利,對於想要和一隻鳥兒,共同成為家庭的一員,牠一定感到有些困惑。但想了想,牠終於說道:「我願意向他道歉!」波帕葛利理了理牠凌亂的毛髮,也接受了凱莉的道歉。


但偶而,只要凱莉背對著牠,並且尾巴是在牠可觸及的範圍內,波帕葛利就會偷襲凱莉一下,因為牠要讓凱莉知道,牠並沒有忘記那件事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