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蜜寶皇后

牠就像個皇后般的,坐在毛絨絨的毛巾上,注視著醫院裡的一切活動,接受著醫院員工對牠的尊重和禮遇

那時,我已在一家動物醫院工作了,有一天,當我正在後面的處理室工作時,一位接待人員跑過來跟我說:「派蒂,我要我姊姊將她的貓兒帶過來,給醫師瞧瞧!」愛波兒(April)是一位年經的女性,大約二十多歲,她對來訪民眾的敏銳、體貼,讓她成為醫院的一項無形資產,當她繼續陳述時,她的憂慮全寫在臉上。

「真的有點不對勁了。牠掉了很多的毛髮,體重減輕,看起來很沮喪。」「我聽了也很難過。」我說:「希望沒什麼事才好!」「我也這樣認為,因為「蜜寶」(Honey Boo)陪伴我們度過了成長的歲月,而當姊姊結婚後,就將蜜寶一併帶了過去,我姊姊真的很愛蜜寶,但最近她無法再細心照顧牠了,因為再不到一個月,她就要生寶寶了。」「對哦!」我說:「我差點忘了她已懷孕了!」這時電話響了,愛波兒趕緊跑回櫃抬接電話。
那天早上稍後,我看到愛波兒和她姊姊走進處理室來,她姊姊的懷裡,抱著一隻白色、短毛的老貓,牠看起來很疲憊,眼睛充滿了倦態,當她們走進來時,我和莎朗醫生正在處理室裡。


「這是蜜寶!」愛波兒說道:「醫生,妳現在有時間瞧瞧牠嗎?」「沒問題!」莎朗醫生回說:「派蒂,請為牠量體重和體溫好嗎?我需要為剛看診的動物寫記錄。」當我抱起這隻看來虛弱的貓時,我深深注視著牠的眼睛,一種悲傷和巨大的空虛感襲捲著我。我將牠放到體重盤上,牠沒有掙扎,只是坐在上面,以空洞的眼神注視著遠方。我看了看刻度表,哇!才五磅重,對像牠這種體型的貓來說,實在是太輕了些。我順便也量了牠的體溫,就回到莎朗醫生,愛波兒和她姊姊那裡。


「蜜寶多大了?」我問說。「將近八歲了。」我聽了嚇了一大跳,因為我以為牠至少已經十三、四歲了。在我家,我曾經養過兩隻貓,年齡都比牠大,但看起來卻比牠年輕。我將蜜寶放到不鏽鋼的檢驗桌上,莎朗醫生立刻用手溫柔的檢查牠。過了一會,莎朗醫生對愛波兒的姊姊說道:「我想我們需要為牠做血液檢驗了,因為儘管牠的體溫正常,但牠輕得很不正常,而且皮毛的色澤也很差。「麻煩醫生了!」愛波兒的姊姊回說:「妳認為到底是那裡出問題了?」「臆測是不需要的,血液檢驗就可以給我們所需要的資料了。妳何不將牠留在這裡,等抽完血後,我們會立刻送到檢驗室檢驗,我想中午時就可以知道結果了。」


蜜寶的主人,笛,溫柔的撫摸蜜寶,並向牠告別。「等結果一出來,我會立刻通知妳!」莎朗醫生說道。「我會在這裡照顧牠的。」愛波兒也說道。這似乎給笛一些心理上的安慰。愛波兒等候已久的電話鈴響了,等她記下一些資料後,她立刻跑去莎朗醫生那裡,莎朗醫生在研究檢驗的資料時,愛波兒焦慮的在一旁等候,等醫生抬起頭來時,她的臉上有種困惑的表情。「嗯,看來有些好消息。」她說道:「牠的血液檢驗,呈現所有的功能都正常,這真是好消息,因為我一直懷疑牠是不是得了癌症呢!雖然我們還可以再做些其他的檢驗,但我的感覺是,這應是心理因素造成的,所以我們必須和妳姊姊談談,看她決定下一步該如何的進行,同時,我也需要派蒂的協助,和蜜寶溝通看看!」愛波兒欣然的同意,當她和姊姊通話時,我正準備和蜜寶「談談」。


我趨近牠憩息的籠子,蜜寶躺在一條藍色的毛巾上,那是愛波兒特地為牠準備的,牠的眼神呆滯,我感到牠的沮喪。「你究竟怎麼了?」我在心裡問牠。一個影像傳了過來,我看到牠坐在一個高座上,牠看起來莊嚴且自豪。然後,影像顯示,牠的主人,笛,溫柔且愛慕的向蜜寶說話,而牠也接受她溫柔的愛撫,蜜寶說,牠感覺牠就像個皇后一般。然後,突然地,影像漸漸淡去了,一個男人的影像接著出現了,他是一個有著黑髮的高大男人,但他對蜜寶並沒有多大的興趣,因為他的注意力全放在笛的身上,而笛也將大部份的注意力投注在他身上。我立刻知道,這個男人就是笛的丈夫。接著,一個意念傳了過來:「這已經夠糟糕了!但又來了這個(一隻黑色的拉不拉多犬,進入了畫面),我真的受夠了,我實在無法在這種情況下生活了!」


蜜寶認為那隻狗兒,只不過是一隻愛流口水、笨拙的傢伙而已。
「他們為什麼那樣喜歡那隻狗兒呢?」牠要笛的注意力重新聚焦在牠身上,就像以前一樣!我答應牠,會將牠的想法轉告給笛知道。那天晚上,當笛來訪時,我就將和蜜寶的對話,轉告給她了解。「是的!蜜寶曾是我多年來生活的重心,但我想我寵壞牠了,因為我的生活改變了,而牠也必須重新適應才對啊!」「我也曾經遇到像蜜寶這樣的動物,但只告訴牠們要適應,是不夠,沒效用的!」我回應說:「蜜寶就是我所說的『皇后貓』(Queen Cat),牠有更高的尊嚴感,牠需要受到尊重,但如果沒有得到牠所需要的尊嚴和尊重的話,不是觸怒了牠,不然就是會讓牠陷入一種嚴重的沮喪狀態,因為蜜寶嚴重感覺,妳不再重視牠了。」「但我一樣愛牠,一樣重視牠啊!只是我的生活重心已經不一樣了,而我也有其他的事要照顧啊!」笛說道。「妳可以讓牠知道,牠仍然是很棒的,而在家中,牠仍然有牠獨特的地位,另外,有沒有一個房間,是狗兒不能進入,而只有牠允許進入的,例如妳的房間?」「哦,不!這樣對狗兒來說是不公平的!」「好吧!那何不讓牠有和妳獨處的機會?不需數小時,只要每天一、二十分鐘,給予牠妳全心的關懷,和牠說說話,替牠理理毛,或是愛撫、愛撫牠?」


「根據我現在的生活規劃,並且小寶寶也快出生了,我不知道未來還會有些什麼變化,所以,我並不確定,我是否能夠滿足蜜寶的期望。」「嗯,那麼!」我答道:「我會建議,給予牠選擇新家的權利,在那裡,讓牠感覺到牠還是一個『皇后』!」笛深深的看著蜜寶,然後嘆了一口氣說道:「問問牠,這是否就是牠所要的?」這時,一直站在一旁,聽我們談話的莎朗醫生說道:「或許蜜寶可以住在醫院裡,做我們的貓咪皇后啊,妳認為如何?笛!」「我只希望牠能快樂,因為看到牠疲憊的外貌和沮喪的神情,我也感到很難過。但至少牠住在這裡,我可以確定牠一定可以得到很好的照顧的。」


「好的,那我就來問問牠的意願了!」我說道。我注視著蜜寶,告訴牠,牠主人的生活已經改變了,但她仍然是愛牠的。「笛了解到你的需求,但因為她的生活已經改變了,所以她覺得無法再維持和你之間,像以前那樣的生活樣式了!」我顯示笛懷有小baby的圖像給牠看。蜜寶說,牠注意到了,牠也感到很難過,因為牠知道,小baby的出生,將會永遠的改變笛和牠的關係。所以蜜寶悲觀的認為,牠已毫無希望了,倒不如就這樣死去好了。「蜜寶,我知道你和笛的關係改變了,我也了解這讓你很是難過,但你有沒有想過,選擇和其他人一起生活呢?莎朗醫生說,或許你可以考慮在動物醫院裡,繼續當個『皇后』,不知道你願意嗎?」我顯示一個圖像給他看:牠就像個皇后般的,坐在毛絨絨的毛巾上,注視著醫院裡的一切活動,接受著醫院員工對牠的尊重和禮遇。


牠似乎顯示出極大的興趣,所以決定試試看。從那天開始後,蜜寶就被尊稱為「蜜寶皇后」了!過沒多久,牠就和大家相處愉快了,並且顯示出,牠對牠的新角色很感滿意,然後牠的味口回復了,體重也跟著增加了,牠的毛色也恢復到以前漂亮的白色光澤。牠被視為是醫院裡的一份子,我們都很喜歡牠,醫院裡最年輕的員工,梅莎(Mesha),尤其特別喜歡牠,和牠非常的親密。有一天,蜜寶從牠的籠子裡跳下來,站在放在地板上的一塊睡墊上,那是屬於另一隻動物的「床」。然後,牠抬起頭來,注視著梅莎的眼睛,似乎在告訴她說:我也想要一塊這個!」


梅莎抓到牠的意思了,所以我們就買了一塊新的睡墊給牠(而我們都稱呼這塊睡墊為牠的『王座』!)。在白天的時候,我們會讓蜜寶待在會議室裡,當然,牠的「王座」也一定隨行!當到了晚上,我們會把牠安置在牠的「王座」上,然後大夥一路護送牠到休息的地方,蜜寶顯然愛死了這種禮遇的方式。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直到有一天,兩隻漂亮的緬因浣貓,寄放在醫院裡,而牠們的籠子就剛好放在蜜寶的正下方。這兩個漂亮的傢伙,個性很溫和,所以大夥都很喜歡牠們,常常逗牠們玩。然而,就在牠們到達後不久,大夥都發現,蜜寶開始對大家變得有敵意了,有一位員工,甚至被牠抓傷了。蜜寶就好像被潑了一桶綠色的油漆一般,牠的嫉妒很明顯的發散了出來。


我再三的跟蜜寶保證,牠仍然是這裡的皇后,但這樣的安撫,似乎並沒什麼作用。就在那位員工被抓傷的當晚,我試著想再去和蜜寶溝通看看,這時,約翰醫生(Dr. John)阻止了我。「派蒂!」他說道:「我想蜜寶一定是因為嫉妒的緣故吧!」「我想也是!」我回道:「我已經向牠保證過,牠仍然是這裡的皇后,但似乎沒什麼用,牠仍然很意氣用事!」「我了解。」他說著,眼睛看著前方,似乎陷入了沈思。我等了一會,想再聽聽他的意見,但他顯然是陷入深思之中了。「那明天見了!」我只好向他告別。隔天一早,一切都很忙碌。我在醫院裡,準備忙著招呼客人和照顧動物,一天的序幕就要開始了,而醫生們也漸漸到來了。莎朗醫生走進處理室,和一位客戶碰面,而約翰醫生,則忙著檢視待會要動手術或處理的動物醫療記錄。「嗨!派蒂,我們的皇后,今天如何了?」我停了下來,想著早上的一些情形。對哦!牠早上似乎顯得比較放鬆了。


「牠今天早上好像好非常多了,牠甚至要求我們撫摸牠呢,而這是這幾天來,從沒發生過的事呢!」「那就好!」他說道。我疑惑的看著他。「昨晚妳離開後,我和蜜寶談過了,我告訴牠說,在醫院裡,我們每一個都有工作和任務要做,而這些工作和任務,都是為了要讓來這裡的動物們,受到更妥善的照顧的。而對牠來說,做為一個皇后,就像是一個女主人一樣,要讓來到這裡的動物客人,都能感到舒適、受到歡迎。所以,我就要求牠,做為一個皇后,就應該幫助來到這裡的動物們,讓牠們感到安全,就像在家裡一樣!」
「我也不知道,牠是否聽得懂,或聽進去我在說些什麼!」約翰醫生微笑的說道:「不過,我感覺牠應該聽得懂才對!」我對他會心的一笑。


心裡想著,多酷啊!一個獸醫,竟然能費心的和他的「貓同事」來做溝通呢,而且效果還這麼好!我轉向蜜寶,當我們在談話時,牠一直都在旁邊。牠也流露出,感謝約翰醫生和牠談話的用意。美好和尊嚴的氣息,從牠身上散發了出來,牠的自尊健全的,就像牠的身體一樣,愈發讓人注目!後來,就在我離開醫院,從事我一直以來的願望—做一個全職的「動物溝通者」(animal communicator)的不久後,梅莎要我問問蜜寶,是否願意「駐錫」(reign)到她家呢?因為她問過她媽媽了,而媽媽也同意了。

蜜寶表示樂意之至。因為在那裡,牠可以用鐵爪(iron paw)和一顆快樂的心,來統治那裡所有的一切呢!


所以,啊!
萬歲!!皇后……蜜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span>%d</span>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