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偷懶

我猜想,某種和心靈有關的東西,在我們之間剛剛發生了,而史強哈特試圖以牠那無聲的方式傳達給我知道…

在我和史強哈特的溝通中,不管是無語的,還是以其他的方式進行,實際上都只是單方向的,也就是只從我這邊流向牠,而牠毫無困難的就了解了我的想法、感覺和意圖。

但我卻從來無法去了解牠到底在想什麼,除非牠向我吠叫,或是以一種簡單的肢體語言來讓我了解。日子一天天過去了,我仔細的研究史強哈特所做的一切。我很少給牠命令,牠擁有完全的自由,牠可以做牠真正的自己,和牠所喜歡做的事。然而,有一天,沒有任何預警的,那種「不尋常」的事又發生了,那時候,史強哈特和我,正在享受我們所最喜歡的娛樂時光,我們會將門栓住,電話拔掉,然後讓我們自己沈溺在那幾乎已失傳的偷閒、懶散、閒蕩的藝術之中,不想什麼,也不做什麼。

史強哈特尤其擅長於這種藝術,無論何時,當牠做什麼時,牠都會全心的投入,但當沒有什麼事特別吸引牠的注意時,牠就會什麼都不做的,只是「偷懶」著。那時,史強哈特和我正躺在客廳的地板上「偷懶」者,牠全身拉長放鬆的趴著,而我則將我的頭枕在牠的肋骨上,也放鬆的躺在地板上。當時在我的腦海中,最具份量的東西,也不過是一種昏昏懶散的願望,那就是,希望每一個人,都能對生命感到舒適和滿意,就像我現在所享受的這樣。而不時的,史強哈特則會發出一種深深、滿意的嘆息聲,並將牠的尾巴拍打著地板,好讓我知道,牠對所有的一切,也感到很滿意。

而就在這「偷懶」的時光當中,突然有一種什麼東西,在我的腦海中爆了開來,將所有的閒懶感全驅走了,使得我突然的從地板上坐了起來。而史強哈特,也一定感受到同樣的內在衝擊了,因為牠把前腳收了起來,疑惑的往四周看看,然後坐了起來,開始以一種非常專注的表情看著我,牠只是看著,看著,看著, 而我所能想到要做的,就是回看著牠。

我猜想,某種和心靈有關的東西,在我們之間剛剛發生了,而史強哈特試圖以牠那無聲的方式傳達給我知道,而我也試著儘可能的往內心裡傾聽。過了一會,似乎什麼事也沒發生,然而我似乎得到了一種不是特別明確的心靈印象:如果我想真的了解這隻大狗的話,那麼我就必須停止以身體的外形來定位牠,而必須以更寬廣的視野來探索牠。這時史強哈特站了起來,猛烈的抖動牠的身體,在室內繞了一圈,然後又走了回來,將自己攤躺在地板上,並拍打著牠的尾巴,牠表明的夠清楚了,意思是告訴我說,剛剛的行動已結束了,所以牠躺回來繼續偷懶,而我也應該回來做同樣的事了。

但我已無法再「偷懶」了,因我有立即和更重要的事要做,因為我急切的感覺到,我必須解開我內心裡那愈積愈多的謎題和困惑。我知道,我們每一個,都是生命與智慧的個體表現,而如果事實就是如此清楚明白的話,那麼我確信,在不知什麼地方,一定有一個可以讓所有生命,彼此能夠相遇,且讓彼此可以完全了解的「接觸點」存在。但要如何做呢?我納悶著,要如何才能達到我與史強哈特之間的那個「接觸點」呢?

要如何才能找到那個操控外在的內在個體呢?又有什麼人,我可以轉而求助的呢?這時,我突然想到一個我幾乎已完全忘記,但可以幫助我解開史強哈特之謎的人了,但我要如何才能找到這個人呢?就是找到了,我能夠說服他幫助我嗎?隔天清晨,天一剛亮,我就立刻啟程前往莫札夫沙漠(Mojave Deser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span>%d</span>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