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介紹

— 一個人和一隻狗、一隻蒼蠅的心靈探險故事。

這是一本被遺忘的經典。總有一天,當人類集體的靈性和覺性,提高到一個相當的層次時,這本書,將會被視為是一本經典,一本被遺忘的經典!對照於二十世紀末期,有關和動物通靈的書籍,如雨後春筍般的出現,而「無聲的語言」(一隻回話的狗)卻早於1954年就出版了,它領先了同類型的書籍、觀念或呼籲,將近半個世紀之久。

但「無聲的語言」,也不只是一本有關動物通靈的書籍而已,它有更深邃的內涵,可以說,它更是一本有關心靈探索,一本為生命價值定位的書籍。因為在字裡行間,在在處處,作者都不經意的流露了他深邃的形上學信仰,也就是萬物合一(Oneness of all life)的信念。

就像在序裡,作者如此說道:「各種生命…..是一種合一的親密關係,在其中,沒有什麼是無意義的,沒有什麼是不重要的,也沒有什麼是可以被排除在外的。」「每一個活生生的事物,都被視為是這個宇宙大事業裡的一個合作夥伴,而每一個,對整體的善(general good),都有它獨特與不可被替代的貢獻,每一個,都為其它的存在而存在。」本書的作者J. 亞倫‧波恩(J. Allen Boone),長居於好萊塢,是作家、演說家,也是劇作家和影片發行人,波恩被稱為是「好萊塢的聖人」、「銀幕界的聖方濟」。

聖方濟(Saint Francis of Assisi 1181-1226),是羅馬天主教會最大修會「方濟會」的創始人,相傳當聖方濟悟道後,他感到那穿透、瀰漫萬事萬物的「合一」(oneness),一股豐沛的愛由他內裡升起,他覺得與所踏的土地、地上的小草、天上的雲和陽光下的所有事物,有一種不可分割的親密感,當他漫步時,小鳥似乎也感受到他那靈魂裡的喜悅,於是圍繞在他四周,而聖方濟就為那些小鳥講道,這段著名的軼聞,後來就成為詩歌和繪畫不絕的題材。

以今天的標準來看,聖方濟即使不是一個聖人,至少也是一個人道主義者,據說,聖方濟仁慈的對待那些在他棲身小木屋折磨他的小老鼠,還有他從烹鍋解救的魚兒,在港灣等他,徘徊在他的船邊不忍離去。有一次,聖方濟遇到一個農夫帶著兩頭羊要到市集宰殺,他立即脫下他的外套交換那兩頭羊,以解救它們的生命,由此可見他的慈悲。聖方濟也對他所處時代動物的處境,如被鞭打的馬兒、被關入籠中的鳥兒、被棄養的狗兒,都深感同情與不平,他向大眾呼籲、向總督請求,最後到了皇帝那兒,請求立法保護動物,以防止它們受虐。

聖方濟視所有動物都是平等的,不管它是一隻免子、騾子或是一隻蟬兒,都是他的兄弟姊妹,不只如此,田園中的花兒,草兒、蚯蚓,都是他的兄弟姊妹,所以,沒有任何樹枝可以被砍伐,沒有任何動物能夠被傷害。同樣的,波恩也從不視動物為一種「低等的生命」,相反的,他穿透它們,真正的認識它們的本質,將它們視為是宇宙大網絡中的一種同胞生靈(fellow beings),他有一種廣闊、深邃的宇宙意識和視野,讓他可以超越對動物的所有人為的傲慢與偏見。

所以他說:「不管何時,只要我夠謙卑,願意讓除了人類的其它東西來教導我時,這些不管是四隻腳的、六隻腳的,或是無腳的伙伴,就會和我分享那無價的智慧。」除了以謙卑的胸懷,向動物朋友學習那些在人類這個族群裡,已漸漸式微的某些價值像「愛、無私、誠實、正直、誠摯、謙虛、善良…」外,波恩在書中也嚮往和傳達著一種理想境界:「那是一個,整個地球只有一種語言和話語的時代…所有的一切都合諧的共存著。

人類,動物,蛇,鳥類,昆蟲,所有的一切,都分享著一種共同的語言,藉由這種語言,所有的一切,為了彼此的共同利益,都能自由的交流著彼此的思想和情感,也藉由內在賦予的神性智慧,彼此為了共同的好、共同的幸福、共同的樂趣,和諧的交流溝通著。」藉由這種「共同的語言」,一種理想的「大同世界」也就建立起來了,只是這個「大同世界」,比人類的「大同世界」更廣闊,因為那是由所有生命組成的「大同世界」。而那種能讓所有的生命和諧交流溝通,以建立「大同世界」的語言,也正是聖方濟和其他生物跨物種間溝通(interspecies communication)的語言—一種「無聲的語言」。

當波恩到世界各地旅行、拍片時,即使是進入非洲的叢林裡,他也拒絕攜帶任何的武器以防身,因為他相信,所有他遇到的叢林野獸,即使是危險兇猛的,如果對牠們懷著善意,也會相對的對他友善。在非洲,一個荷蘭影片出口公司負責人曾對他說,我一直不知道,為什麼野生動物總是攻擊白人,而甚少攻擊原住民的原因,直到讀了你的書後,我才了解個中的緣由。

波恩的信念,是基於一種宇宙律:心念的「交互律」(Law of Reciprocation)—一個人內在的心念,與外在的環境或回應習習相關,也就是一個人所發出的任何意念,會像「回飛棒」(boomerang)般的回飛到作用者自身。

(「回飛棒」是澳洲原住民所使用的一種木製弧棒武器,當以正確方法投擲出去後,會飛回到投擲者自身所在處。)心念的「交互律」,也可說是一種「因果律」,但卻是一種心念的即時因果律,波恩相信動物都是非常敏感的,能夠偵測到人類對他們所發出的意念,他深信,人類在能改善這個世界之前,必須對「交互律」有深刻的了解。

「交互律」,對所謂文明的人類,是很難了解的一種概念,但對原住民來說,卻是極容易了解的,有次,一個森林的原住民對他說,「一個人心靈上和口頭上所發射出去的,會準確的作用回來」,而他們之間的意見交換,是靠著簡單的手勢和「無聲的語言」來完成的。 「無聲的語言」是一本故事簡單、迷人,但卻寓意深遠的書,故事開始於,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波恩受託照顧「史強哈特」,全世界第一隻電影狗明星,但他教導這隻狗的,卻和這隻狗教給他的一樣的多,在和「史強哈特」相處的日子裡,他發現並用心學會了一種「無聲的語言」,一種可以和所有動物溝通的語言。

(史強哈特)

據說,在聖方濟曾一度獨居的小木屋附近,在一棵橄欖樹上有隻蟬兒停憩,聖方濟發現了,對那隻蟬兒說道:「來!蟬姊妹,來唱一首快樂之歌,讚揚造物主吧!」不管何時,當他作如此呼籲時,這隻蟬兒就會飛過來,停靠在他的手上,然後快樂的唱起它的讚美之歌。這個神奇的傳說故事,美好的叫人難以置信,但對聖方濟來說,卻一點也不孤獨,因為在本書裡,波恩也展開了一段同樣美好、令人動容,但卻更神奇的故事,那是一段有關波恩和一隻叫「佛來弟」的蒼蠅間的友誼故事,波恩和「佛來弟」,就像聖方濟和蟬兒,兩者互相輝映。

即使退一步來說,本書全是波恩的杜撰,也並不影響它對我們的衝擊,因為它所傳達的訊息,是那麼的深沈,和各個有價值的文化、宗教,或聖者所欲圖傳達教導的,又是那麼的相似、貼近。

做為一個人類,對大部份的人們來說,似乎是孤獨沈重的,因為我們視其他的生命形式,是沒有智慧、情感,是不會思考的,我們對待動物,也缺乏相等的對待尊重,除非它是兩條腿的,但在閱讀本書後,我們的所謂「孤獨」,將會被消除,除非我們人類的「傲慢」,大過於對真理的認知,因為你將會發現,所謂「人類」,並不是地球上唯一有智慧、有情感、會思考的生命形式。看完這本書,不一定會改變你對生命或世界的看法,但相信從此後,你對所謂「動物」的看法一定不會再相同了。

波恩的座右銘是:「不管何時,當你敞開心靈時,所有活的事物,即使是一隻蒼蠅,也有值得和你分享的東西。」而作為本書的引介者,我也想說的是:不管何時,當我們敞開心靈時,所有的事物,即使是一本杜撰的書,也有值得和我們分享的東西!希望你和我一樣,會喜歡這本書。更希望這本書,也有值得和你分享的東西!

蔡文華 2004 於 無患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