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無鞍馬

在這宇宙的圖書館裡,他所參考諮詢的「書籍」,就是太陽、月亮、星星、雲朵、生長的事物、他最愛的馬匹,和各種其他有生命、無生命的事務…

當我還是一個小男孩時,很少有其他的照片,能比那些美國印地安人,全速的騎著他們的馬匹,馳騁在崎嶇的西部,更能吸引我的注意力了。在我幼小的心靈裡,一直納悶著,為何這些印地安人,可以不用馬勒、馬鞍和座墊,就能安穩的騎在馬背上,並順暢的馳騁呢?我納悶著,為何在馬匹突然的改變方向或速度時,他們怎麼沒有往前飛奔出去,或是往後跌落下去,或是以其他的方式,摔落馬背呢?

後來,我觀賞過美國印地安人,在著名的「水牛比爾大西部秀」(Buffalo Bill’s Wild West Show)的騎馬表演,即使在那麼近的距離裡,我仍然不明白,為何他們能以全速繞著圈圈,然後突然的轉彎,而不會從馬背上摔下來?隨著時間的遞移,我有很多機會到遠方去旅行,也很榮幸的有機會目睹各種的騎術表演,但即使有這麼豐富的經驗,我仍然猜不透,為何這些印地安人,可以不用馬勒和馬鞍,就能如此協調、律動著駕馭著他們的馬匹呢?最後,我終於有機會在印地安人的家鄉會見他們了,藉此分享了許多古代印地安人,和所有生命融合在一起的藝術的秘密。

但這種秘密的分享,並不是一次就立即發生的,而是在我通過了某種的「鑒定」期後才開始的,因為印地安人似乎完全洞悉了我的性格和動機,然後,我才終於被允許進入那扇,那扇分隔真正美國印地安人和白人的門閥。我終於了解到,除非一個人能先以心靈的、靈性的律動,和印地安人行走在一起,否則,他就無法真正的和他們行走在一起。我和一個不尋常的、多釆多姿的印地安酋長,成了「內在的朋友」(inner friends),他就像在他那個位置所該有的典範一樣,在他的世界裡,他的角色是至高無上的,在經歷過各種的磨練和試驗後,他是他的族人,和他恩賜所及世界的一項信譽。在印地安族人中,他以道德價值,和他清澈的「內視」(inseeing)能力,也就是能看透表象事物的能力,而受到特別的敬重,而他也以他的智慧、謹慎、毅力、無懼、領袖特質、和他駕馭無鞍馬的專長,受到族人很大的尊敬。

看他跨騎在那些馬上,飛奔馳騁時,是華麗壯觀的,是一種美好的經驗。在我和他能夠以無聲的宇宙語言交談前,酋長和我的溝通,還須借助翻譯者的幫助,酋長只能以少許的英語交談著,但即使他以印地安語談話,他的話語也是非常之少,非常的謹慎和緩慢,因為,他已習慣傾聽,在他周遭那萬物無聲的傾訴了。在某個下午,酋長,翻譯者和我,一起坐在「地母」(Mother Earth)的懷抱中,看著美好的落日,我透過翻譯者問酋長說,他是否願意告訴我,有關印地安人騎無鞍馬的秘密。

之後,是一種深深的靜謐,這種靜謐,維持著超過一個時辰之久。然後,從酋長那裡,發出簡單的幾句話,翻譯者轉頭向我說:「酋長說,你問了一個好問題!」接著,我問翻譯說:「就這樣而已嗎?」他點點頭。自此後,只要我們三個在一起時,我就會逮著機會,問酋長有關無鞍馬之事,但我卻從未獲得任何的答案和線索,後來我才知道,當時我是處於性格的「鑒定」期。然而有一天,毫無預期的,當我已忘記要問我那最喜歡問的問題時,酋長反而問我說,為什麼我對無鞍馬的事那麼的感興趣?透過翻譯,我告訴他,那是因為史強哈特曾經教導過我,有關人和動物的關係,而我也在盡我所能的,去了解那將萬事萬物和諧、親密維繫住的神秘結合力,我接著說,我相信他那無鞍馬的秘密,能夠幫助我朝那個方向前進。我們三個,就這樣靜靜的坐著好一陣子,然後,酋長開始以他自己的語言吟詠,向著遠處的地平線。當他結束了,翻譯說:

「酋長要我告訴你。」他說,「如果你要完全知曉你所問的問題,你就必須出身為印地安人,受印地安教育,然後和你的印地安馬匹,像兄弟般的一起成長,這樣,你就會理解那個『大神秘』,你就會成為那個『大神秘』了!」「而他將會以符號語言,告訴你有關的一些事情,他說,他要你盡你所能的去理解。」然後,酋長舉起他那雙粗糙的手,將手掌面向我的方向,靜止了一會後,他緩慢的將手掌合在一起,置於他的面前,彷彿是在祈禱一般,然後,又是一陣的沈默。接著,他將手指交叉彎曲,直到兩手的指尖停放在手背上,而兩個食指則保持豎立著,彷彿它們是一根手指一樣,就維持那樣的姿勢,他緩慢的用雙手繞著圈子,最後,他將雙手再度的停放在他的面前,然後,以一種詢問的表情看著我。

而我從他律動的符號語言裡體會的是:當酋長舉起他的雙手,朝著我的方向時,我直覺的知道,其中之一,代表著一個印地安人,而另一支手,代表著一匹馬,當他的雙手在他的面前合一時,代表著印地安人和馬匹友善、理解的接觸,而當手指交叉彎曲,並置於手背上時,代表著彼此興趣的相互關聯。而兩隻食指並行豎起,代表著從「在一起」(togetherness)融合為「一體」(oneness),而當他以雙手繞著圈子時,代表著那個印地安人和他的馬匹,以一種心智、心靈、身體和目標合一的狀態,一起運作著。那個翻譯告訴我說,我理解的好極了。而無論何時,當酋長遇到一隻動物,或是任何其他生靈時,他都會停下來,和牠做心靈的溝通交流,雖然酋長的身體部份,是行走在有限的大地上,但他的心靈和靈性部份,卻是在無垠的時空裡翱翔,並以一種廣闊、仁慈的胸襟,擁抱著一切。而幫助他來了解萬物,和萬物一起律動的,就是他一直以來的伴侶、諮詢者、嚮導和幫助者,也就是那個「大神聖」(The Big Holy)。

酋長從不閱讀書籍、雜誌或報紙,也從不聽收音機和看電視,但無論何時,當他想要知道最新的消息時,當他針對某項特殊的問題,需要獲得啟發的智慧、靈性的養分或清徹的視野時,他就會到他所說的「大圖書館」(the Great Library)裡去—而其他人叫這做「宇宙」。在這宇宙的圖書館裡,他所參考諮詢的「書籍」,就是太陽、月亮、星星、雲朵、生長的事物、他最愛的馬匹,和各種其他有生命、無生命的事務,而他總是以謙虛、包容和深深的尊敬,來向它們諮詢。他豐富的生命教導他,那個透過每一個活生生「手稿」(manuscripts)說話的「作者」(Author),就是「大神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