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搖尾巴

所有的生命,無論其形式、分類、或聲名如何,都會對真誠的尊重、興趣、賞識、讚美、溫柔、謙恭起反應的…

即使是最令人害怕的毒蛇,在本質上,也是溫和的同伴,牠希望被了解,也希望了解其他的生物,而不管何時,當人類扮演好他自己的角色時,牠就可以成為一個,願意分享牠最好的一面的聰慧夥伴了。無疑的,這是很難讓人信服的,但在世界各地,我看過各式各樣的毒蛇,而一次又一次的,牠們為我證實了這點,而這些例證,是由一些不尋常的人所建立的,他們所賴以運作的基礎,和史強哈特所教導我的,完全一致:要獲致萬物和諧一致的關係,其前提是,只有在心靈的和諧關係,首先被建立起來之後,才有外在和諧的可能性。而在這些希有的人類當中,其中最有趣的人之一,是一個纖細、謙遜,名叫葛瑞絲‧威利(Grace Wiley)的小女人,直到1948年夏天,她才在其位於加州長堤市不遠處的「快樂動物園」(Zoo for Happines)裡,做有關蛇類的啟發性演出。

威利小姐,是一位資深的爬蟲類專家,並被公認為,是全世界最擅長駕馭惡名昭彰蛇類的專家之一,而確實也是的,愈兇悍、愈難駕馭、愈毒的蛇類,她就愈喜歡。在她的「快樂動物園」裡,一個人將會發現,這裡幾乎存在著各式各樣知名的毒蛇種類,有超過二十五呎長的眼鏡王蛇,埃及眼鏡蛇,銅頭蛇,奎蛇,澳洲黑蛇,綠樹眼鏡蛇和其他種類的毒蛇等等。人們從各地群集而來,來觀賞威利小姐如何的駕馭牠們,而人們也像學生般的被吸引到這裡來,來傾聽她從蛇類的觀點,來詮釋蛇類自身。

當讓一隻致命的蛇類,親密的盤繞在她的手臂上時,她就會為那些著迷的觀眾顯示出,當給予適當的機會後,一隻蛇類就能成為傑出的哲學老師和伴侶,而她也經常的以這樣的言論做結尾:在其心靈深處,蛇類並不是一個麻煩製造者,反而是一個有禮貌的紳士,而牠之所以會攻擊人類,全是因為有人以邪惡的意圖,侵犯了牠的領域,並且恐嚇牠,將牠逼入絕境,試圖傷害牠所導致的。看著這個輕聲細語的小女人,以各種危險的蛇類來證實她的理論時,真是一件令人震驚的經驗。她工作的地方,位於一個叫「溫柔室」(gentling room)的屋子裡,那是一間空蕩蕩,只有一張長方形桌子,立在屋內的正中央,當她正在馴服蛇類時,因為具有很大的危險性,所以大部份的訪客,是不被允許進入屋內觀賞的,只有一些少數被特許的人們,可以隔著門上的玻璃窗進行觀看。

從這安全的特殊位罝,可以看到威利小姐平靜的進入室內,坐在桌子的遠端,並保持完全靜止不動的姿勢,在一隻手上,她拿著一根約三呎長奇怪的棍子,在棍子的一端,有著杯狀網子的裝置,顯然這是用來壓制蛇類欲攻擊的頭部,而棍子的另一端,包著軟布,是用來安撫蛇類用的。一個四周貼有警告標誌的大型箱子,被緩緩的推入室內,然後被放到桌子上,而不時嘎嘎作響的、令人脊椎發涼的聲響,從箱子裡傳了出來,這顯示出,裡面是條響尾蛇。

威利小姐點了點頭,箱子的上沿被慢慢的打了開來,一條超過六呎長,致命且充滿活力的大蛇爬了出來。當這條大蛇剛爬到桌子上時,牠以眨眼不及的速度,迅速的將自己盤繞了起來,進入一種攻擊或防衛的態勢,顯然,這隻剛從德州來的大傢伙,隨時準備和威脅牠生存的任何人或任何東西,作一番殊死鬥。但出乎牠意料之外的,並沒有什麼可以讓牠作戰的對象,因為沒有什麼正在移動的目標可讓牠攻擊的,只有光凸凸的牆壁,和一動也不動的女人面對著牠。這隻大蛇的頭部,極其不安的向著各個方向猛烈的觸探著,試圖發現最可能的攻擊來源,牠的尾巴激烈的搖動著警告的聲響,但什麼動靜也無,一點也無!為什麼威利小姐,不用她手上的棍子做點什麼事呢?

為什麼這隻已發出警告威脅的大蛇,不用牠那致命的毒牙,向威利小姐撲過去呢?真相是,自從這隻大蛇滑出箱子後,威利小姐已經對這隻大蛇,做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某種「什麼」動作了,但你實在無法從外在上,分辨出究竟那是什麼,因為那是完全屬於心靈上的事。真正所發生的,並不只是外在上,一個女人和一條大蛇的會面,而是,那是第一次,兩個看不見的個體…兩種心靈狀態…兩個迷惑好奇的親屬,準備在「生命的大計劃和目的」(the great Plan and Purpose of Life)中,找到他們彼此關聯的一種探索、一種會面。當威利小姐第一次看到這隻大蛇時,她已經無聲的和牠交談了,雖然外在上,她似乎什麼也沒做,但事實上,在內在的心靈中,彼此已經有了無形的接觸了,而她也已證實了這種接觸方式的有效性:所有的生命,無論其形式、分類、或聲名如何,都會對真誠的尊重、興趣、賞識、讚美、溫柔、謙恭起反應的。

而這隻尾巴嘎嘎做響的大蛇,就是沐浴在這種友善的氛圍中,而無疑的,這可能是在牠的生命中,首次遭遇到的。如果你心靈的耳朵,也對準了那無聲的宇宙語言時,你就會聽見那無聲的交流,從威利小姐那裡,流向那隻大蛇了,而這種交流,並不是流向一個「低等形式的生命」,而是流向一個同胞形式的生命。

而在這種無聲的交流中,你也一定聽到了,她讚美牠許多美好的特質了,她向牠保證,並沒有什麼需要害怕的,並一再重覆的安慰牠,牠只是來到一個新家,而在這裡,牠一定能得到尊重、愛和照顧的,而所有這一切的交流,沒有絲毫聲響,也沒有位何肢體動作的表達。一會後,你會注意到,這條蛇的態度有很明顯的轉變,牠那快速搖動的尾巴放慢了,牠的頭,原本是緊張不安的往各處搜尋,現在,則是固定的向著威利小姐的方向凝視著,即使牠仍無法分辨出,那個不動的女人和靜止牆壁間的差異。

顯然,這個德州來的「殺手」,不只感受到,也實際的回應了,那種向牠發送過來的友好氣息了。威利小姐繼續著她撫慰性的談話,只是現在,更輕聲、更溫柔了,而你也已看到了,這項獨特的撫慰技巧,已開花結果了。現在,這隻大蛇終於慢慢的舒展牠蜷曲的身子,將牠的身體攤成整張桌子那麼長,而牠的頭部,距離威利小姐所坐的地方,不過是幾吋之遠而已。然後,威利小姐的第一個動作,是用包著軟布的那頭棍子,溫柔的觸摸著牠的背部,而這隻大蛇也絲毫沒有抵抗,接著,威利小姐伸出她赤裸的雙手,往前撫摸著這條大蛇,而幾乎不可思議的是,你會看到這隻大蛇,竟然像貓般的拱起牠長長的背部,波動起伏著,好似享受在那充滿愛意、溫柔的撫慰之中。

而就在這個時刻,就在這個撫慰的過程中,一條「致命的毒蛇」,已經變成「快樂動物園」裡的一個親密成員了。再一次的,威利小姐為我們展示了,不論外在的形式是什麼,在每一個生靈之中,都潛藏著永恆之善,只要透過尊重、理解、溫柔和愛的美好作用,就能將這永恆之善喚醒,並啟發出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