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響尾蛇

當蛇成功的將毒牙刺進白人的身體時,牠所想真正攻擊的,並不是肉體,而是在後面支撐肉體行動的惡意和致命的思想…

和其他生靈接觸,是一種高度的心靈藝術,因為一個人,需要非常仔細的檢驗自己的念頭和動機,而在其中,就蘊含有一種非常實用的價值了。尤其是在和像響尾蛇這種生物相處時,情形更是如此。這種聰明但很少被人了解的伙伴,以牠們釀毒和致命的攻擊技巧、以牠們偵測周圍思想波動的特長,可以說是一流的專家,尤其在面對人類時,情形更是如此。在西部的某些地區,那裡是白人和印地安人經常遇到響尾蛇的地方,當我初次親自造訪時,真可說是一種戰慄的經驗,因為到處盤繞著許多作勢欲攻擊的響尾蛇,牠們有著催眠般的眼睛,和閃電般撲擊的能力,牠們可說是徹底、恐怖和致命的殺手。

有一天,一個從他有記憶以來,就一直與響尾蛇為鄰的老沙漠探勘員,就告訴我一個驚人的事實,他說,響尾蛇特別喜歡咬白人,但卻很少咬印地安人,我問他為什麼,他說他也不知道,也沒去探究真正的原因。在我自己的旅行中,我發現,那個老探勘員所說的,是項事實!響尾蛇的攻擊,確實是有選擇性的,他們只咬白人,而印地安人對牠們來說,幾乎是免疫的。我諮詢過各類的「蛇類專家」,但沒有一個能夠給我滿意的答覆。(當然,也沒有一個能給我一個肯定的答案,告訴我說,我這個白人,試了一定會沒事的!)幾乎我所到的任何地方,在白人和響尾蛇間,總是有惡性和無情的戰事在進行者,那是一場,不是人死就是蛇亡的慘烈戰事。

但在印地安人和響尾蛇間,卻並未發現有如此的情事發生,在他們之間,似乎有某種的君子協定存在著,不論是在沙漠、大草原或山嶽中,當一個印地安人走過一條響尾蛇的附近時,我從未看過牠們盤繞起來,做出欲攻擊的防衛姿態。在史強哈特「狗訓練人」的課程裡,已經為我顯示了,在和動物接觸時,那個看不見的思想、念頭,是如何的能帶給一個人麻煩了。所以,我也就了解了,為何響尾蛇只和白人有戰事發生,但卻和印地安人相安無事的緣由了。這場人蛇之間的戰事,證實了史強哈特一直有耐心地,試圖要教導我的課程,那就是:一個人的思想,總是赤裸裸地、準確地,在他行動之前,就已宣告了他真正的本質和意圖了。而這個神秘的人與響尾蛇間的矛盾謎團,竟然在一隻狗對我的教誨中,被解開了!而這個答案,和一個人的心靈狀態有關,和被釋放出去的個性氛圍有關,和被投射出去的思想、念頭有關,幾乎每一隻我所觀察到的響尾蛇,都為我證實了這項具啟示性的教誨。所有的蛇類都具備這種能力,能夠偵察、能夠評估出,向著牠們方向而來的特殊思緒,當偵察出來後,牠們就準備對付,那個向牠們靠近,發出思想情緒,不是敵、就是友的人類了。

那麼,當一般白人和響尾蛇,突然不期而遇時,究竟會發生什麼事呢?因為一直以來都被教導說,所有的蛇類,都是可憎和致命的敵人,是沒有權利行走在地球上的,所以,人們就想殺掉所有他所能看到的任何蛇類。因此,就有某種強烈、兇暴的情緒,開始在他的心靈裡攪動著,讓他全身充斥著厭惡、恐懼和警戒的情緒,所以當他看到蛇類時,各種對蛇類潛藏的惡意情緒,一時之間就全部爆發了開來,因而完全的毒化了他整個的心靈,而這個看不見的武器,這個致命的思想武器,就以致命的意圖,對準著響尾蛇發射了出去。而對思想攻擊高度敏感的響尾蛇,很快就察覺了攻擊的來源,也很快速的就毒化了牠的心靈,並以同樣的惡意情緒轉向那個白人,到這個節骨眼,人蛇之間的衝突,雖是心靈和情緒的,但卻是一種思想的仇殺,一種互相憎恨的狀態,彼此以毀滅性的態度和意圖,互相攻擊著。

「評析」:在這裡,作者又佐證了:「思想就是物質」(或思想就是實質)的真理。互相憎恨,是一種思想的仇殺,而互相厭惡、互相敵對,也是一種思想的仇殺。從物質面來講,一定先有憎恨、厭惡、敵對的負面情緒,然後才會導致行為上的衝突、仇殺,也就是,無形的思想、觀念,一定是後續行為的前導。從精神面來講,兩個還沒產生行為衝突的敵對者,在他們的思想領域裡,彼此就已經以憎恨、厭惡、毀滅的情緒,在進行思想的仇殺了,不管他們是進行意識層面的,還是潛意識層面的仇殺。或許有人會問, 如果有人在精神上仇恨、咀咒、妒嫉你,而你的心思潔淨,這時,還會有思想的仇殺,或是那個人的仇恨、咀咒,會對你造成精神上的攻擊嗎?

不會的,當你的心思空靈純淨,那些仇恨、憎恨、厭惡、咀咒的負面情緒,就找不到它們欲予作戰的對象了,因為,思想的波動,只對同性質的波動回應。所以,善念對善念回應,惡念就對惡念回應,那些找不到仇殺對象的負面情緒,就會反彈回到始作俑者身上,為什麼呢?

因為那些仇恨、憎恨、厭惡、咀咒的負面情緒,就像一端綁著線的毒箭,當對著心思空靈純淨的人發射出去時,就像射到了虛空,找不到作用的對象了,而那時,那些情緒的毒箭,就會反彈回到始作俑者身上,因為,思想的波動,只對同性質的波動回應。所以,當我們能對別人,常懷著美好祝福的心願時,我們也就得到了對方美好的祝福了。當我們能處處隨喜別人的喜悅和美好時,我們也就處處得到了所隨喜對象美好的特質了。當明白了這些道理後,我們還能不對我們的起心動念,時時有所警覺,有所警惕嗎?

如果白人當時手邊剛好有武器可用,他就會殺掉這條蛇,然而,如果蛇成功的躲過了攻擊,牠就會將毒牙刺進白人的身體裡,而這個白人就會與死神約會了。然而,當蛇成功的將毒牙刺進白人的身體時,牠所想真正攻擊的,並不是肉體,而是在後面支撐肉體行動的惡意和致命的思想。當看著一個真正的美國印地安人,走進這同一隻蛇的附近時,你就會目睹到完全不一樣的情況了。首先,你不會偵測到一絲絲彼此的恐懼或敵意,當彼此非常靠近時,你會看到他們保持靜止的狀態,以一種友善的方式,彼此靜靜的注視著有幾分鐘之久,然後再度的往彼此各自的方向移動,各自嚴肅的料理各自的事務,並尊重對方的行動。在那彼此靜止的時刻,他們理解的彼此溝通著,就像在大海中,一艘航行的大船和小船,彼此交換著友誼的訊息。

當你可以深深看進印地安人的思維和動機裡時,你就會發現,其中只有隱藏著一種單純的秘密,因為你會發現,他以他所知道最好的律動(rhythm),來和他所尊稱的「大神聖」(The Big Holy)共振,而「大神聖」,是所有生命最根本的原則,因為祂創造並賦予了萬物生命,並無時的不透過其中的每一個,說著智慧之語。就因為了解了這宇宙運作的法則,所以印地安人和響尾蛇,無言友善的交流著,不是對一隻會讓人恐懼而想予以毀滅的「蛇」,而是對一個值得尊敬、值得愛護的「年輕兄弟」(younger brother),而這位「年輕兄弟」,同樣被賦予生命、自由、幸福、尊重和關懷,就像這個印地安人自己所意欲的一樣。而當然的,他的「年輕兄弟」,也就以如此善意的心情來回應他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