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被禁錮的光輝

所以必須了悟寧,可開個通道,讓被禁錮的光輝溢出,而不是引進外面的光來照耀…

現在,我和史強哈特的親密探險,已達到一個頂端了,因為牠和我分享一個美好的秘密,那是一個困擾職業狗兒訓練者、好萊塢的發行人,和全世界無數的仰慕者的一個謎團。那個謎團是:在幕後,究竟史強哈特是如何訓練的,使得牠如此成功的,從一條危險、難駕馭的軍犬,轉換成一隻既善解人意又友善的電影狗明星?

我並不是從史強哈特那裡,一次就得到所有答案的,而是一點一滴的,在和牠做無聲的溝通時,漸漸累積得到的。如果你想了解這個秘密,首先,你就得先了解「訓練」一隻狗,和「教育」一隻狗的差異,訓練動物是相當容易達成的,你所需要的,就是一本訓練指導書,多多少少的嚇唬和咆哮,和某種用來威脅和懲罰的東西,當然,還需要一隻動物。在另一方面,教育一隻動物,所需要的,是敏銳的智慧,誠實,和心靈上、聲音上和身體上溫柔的觸摸。就我從史強哈特那裡所學到的,訓練和教育一隻動物,其中最重大的差別,在於所關注的事項,它決定於,一個人是將重心放在動物的心靈部份,或者是牠的身體部份。

傳統的訓練者,依循傳統的僵化模式,將重心幾乎全放在動物的身體上,只要他的動物看起來表現很好,並且即時的遵從他的命令的話,那他就很滿意了,殊不知,這種方法不只限制了動物,所得到的結果,也常常是一成不變的老套。傳統的訓練者,總是從一種負面的假設開始,認為他是和一隻愚鈍和次等的生命在一起,因為牠「有限的腦容量」,所以在智慧上和成就上,充其量也不過如此而已。

如果他碰巧和一隻狗在一起時,那他最大的野心,也不過是支配這隻動物,讓牠完全的臣服於他,服從他的每一個命令,並且要牠無時無刻,像偶像般的崇拜著他,就好像他不時的對著狗說:「現在,不要忘記了,你是在下面,而我是你上面的主人和統治者,所以最好遵循我所說的一切,不然…」數世紀以來,人們利用大部份動物來遂行他自私的目的,都是肇因於這種「訓練但沒有教育」的體系,在這種體系裡,只有很少的智慧,但卻用了很多的蠻力,來遂行盲目的服從。

在職業圈子裡,這種方法被稱為「達成,不然屈服」(make ’em or break ’em)的技巧,動物的反抗終究被屈服了,但牠的自發性和自主性,就變得如此遲鈍,以致,只會懶散的服從訓練者所要牠做的一切。由於思想和自然活力被禁錮了,這隻動物,就變成了一隻四隻腳的奴隸,只會服從於以上帝自居的人們,其自我反覆無常的情緒和念頭。而動物教育者,所做的正好和這相反,他們敏銳的洞見和直覺,隨著情況的變化而調整,他們將重心放在動物的心靈部份,而不是身體的部份,他們將動物視為一種有智慧的同胞生靈,而不對其能力和發展設下任何的限制。他知道,動物的外觀、行動和成就,只是其心靈狀態的外顯形式而已,他尋求幫助動物來使用其思考能力,而自然的,動物就表現出相對應的個性和行動了。

當史強哈特開始牠在好萊塢的拍片生涯時,不只是一隻受過良好「訓練」的狗兒,同時,也是一隻受過良好「教育」的狗兒!牠的訓練和教育,分別在大西洋的不同邊進行,在德國,牠被有計劃的訓練成一隻高效率的軍事和警用犬,牠的思想被嚴格的管制,牠的行動被嚴格的規劃和管理著。所以當牠初次來到美國時,牠只是一隻受過良好「訓練」,但卻未受過良好「教育」的狗兒,儘管牠外型壯觀出眾,成就非凡,得獎無數,但牠還是偏一邊、失去平衡的,如果牠要成為牠真正的自己,還有好長的一段路要走,在某種程度上,牠是隻好狗,很有責任感,但除非去參加某種的戰爭,不然這些特質是無法表現出來的。

然而,經由拉瑞(Larry Trimble)的了解,和愛心的協助,一隻傾斜一邊的狗兒,竟然轉化成一隻在歷史上,有著絕佳均衡、絕佳教育和最成功的狗兒。即使對拉瑞來說,這也是一項不容易的成就,因為史強哈特具侵略性,行為定型,和抗拒改變。在那充滿實驗性、挑戰性和將近無助的幾個星期中,史強哈特對拉瑞的態度是一種混合著優勢、厭惡、冷漠和將近爆發的狀態,牠經常以懷疑、警戒的眼光看著拉瑞,將他視為是偽裝的敵人,防範他會做出牠所預期的敵意行為。但拉瑞並沒有使用命令或強迫的動作,來逼使史強哈特改變牠軍事性、防禦性的態度,反而,拉瑞以其長時間和動物相處的敏銳智慧,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和這隻軍事大狗在一個獨立的農莊裡相處。

他給予史強哈特最大的自由,研究牠做的每一件事,尋找其背後的動機,並想盡辦法,試圖幫助這隻具有潛力成為銀幕明星的大狗,進入一種較好和較具分享性的生活方式。在經過許多星期的仔細研究後,拉瑞找到了這個秘密,藉由此,將史強哈特僵化的心靈,轉化到另一種心靈狀態,將牠從一隻好戰的軍狗,轉化成一隻具有同理心、有智慧、能合作的電影狗明星。拉瑞發現,在這隻戰鬥狗的心靈深處,在那被僵化禁錮的心靈深處,有著極美好豐富的心靈特質,而這些被埋藏在這隻大狗強悍外表下的才華和恩賜,並不需要被開發,只需要被釋放即可,而這也是拉瑞所發現、和所進行的秘密。而這份教育史強哈特的藍圖,正可以藉用羅伯‧布朗寧(Robert Browning)的一首詩「Paracelsus」,其中的著名詩句來做寫照:

真理就在我們的內心裡,它不需要升起從外在的事務,或許你所需要相信的是,我們每一個,都有內在的中心在那兒,有豐盛的真理盈溢但牆連著牆,粗糙的肉體將其禁錮了這個完美、清晰的知覺,就是真理而一種墮落、擾人的肉體的網禁錮了它,造成所有的過錯

所以必須了悟寧可開個通道讓被禁錮的光輝溢出而不是引進外面的光來照耀

拉瑞以其敏銳的知覺,和靈巧溫柔的技巧,開始為史強哈特那「被禁錮的光輝」,開啟各種的通道,以讓牠發光顯現。最初,因為經驗的生疏,所展露的光輝是貧弱的,但接著而來的,是一種自發的豐沛,這隻大狗,終於被幫助的成為牠真正的自己,也就是,成為那個沒有被限制的真正的史強哈特了。所以,被釋放的光輝,就讓史強哈特,達成了那看似不可能的成就,而這成就,在世界的娛樂舞台上,是無所匹敵的。而這些秘密,就是當我們在做無聲的交流時,史強哈特和我所分享的,而拉瑞後來也證實了這一切。但對傳統、複雜的心靈來說,這是一項難以掌握、難以包容和付之實施的秘密,因為,它具備了神性所賦予的簡單和自然!

「評析」: 布朗寧的那首詩,說得真好啊!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內在的中心,而在那兒,有豐盛的真理,隨時準備盈溢!所以,不只史強哈特,我們每一個人,都有那「被禁錮的光輝」隨時準備盈溢,就像佛陀在菩提樹下證悟時,不禁嘆道,原來,每一個人都有本具的「智慧德相」,只是被煩惱、執著等等的心靈所遮蔽障礙而已。所以,我們所需要的,並不是引進別人的,或「外面的光來照耀」,而是要自己「開個通道」,讓那「被禁錮的光輝」溢出來,讓那自己本具的「智慧德相」,或佛性,或自性,能衝破無明的黑暗禁錮,重新展現它「本自具足」、「能生萬法」的德相。

而「開個通道」的方法,就是一點一滴的,將自己心靈中的執著、習性、污染、錯誤的見解、觀念、立場,徹底的清除淨化,直到「離無所離」時,那時自然的,我們每一個人本具的「智慧德相」,就能破除無明的枷鎖,而重新「發光顯現」了。而在這當中,沒有任何的秘密存在,一點也無,如果有的話,也是人為的,而不是天然的秘密!所以,最簡單、最自然的道理,也就是最深奧的道理。反之亦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