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螞蟻的密碼

我所能說的,就只有這樣了,螞蟻們…我已坦率的做我所該做的了,而決定權就在你們身上了,我向你們說話,就像是一個紳士,對另一個紳士說話一樣…

多年來首次,我那在南加州的小屋子,被一種學名叫「佛米科迪亞」(Formicordea)的家族所佔領了,而那就是俗稱所謂的「螞蟻」。這種情形,是在夏天快結束的某個日子裡所發生的,那天,我到後門廊去找些食物來做為晚餐,我讓那個老式冰箱的門打開著,因為裡面沒冰了。但我卻發現,冰箱裡所有的食物,全都佈滿了螞蟻,而螞蟻數量之多,比我曾在一間房子裡所看到過的,還要多的多,而且牠們也佈滿了整個牆壁、地板、門廊和廚房,而且在門後,還有一長串,正源源不絕向食物來源前進的生力大軍。

就這樣,我的晚餐被毀了,我的氣質也一樣,就連我所下的:要以尊重、溫柔和關懷對待所有生命的決心,也在一夕之間全毀了。我以最原始的方式,憎恨著這些螞蟻,我匆促的闖進鄰居的屋內,借了一罐螞蟻殺蟲劑回來,一手拿著殺蟲劑,一手拿著掃把,我準備大開殺戒了,我要向這些小土匪們顯示,牠們不能從我屋子裡掠奪任何的食物,然後又要逍遙法外!然而就在這時候,我那新英格蘭的良心,開始發出噓聲,它想知道,為什麼像我這樣,曾受過特別恩典,曾經驗過生命美好平衡關係的人,竟然想殺死這些小螞蟻?我開始質疑自己,因為當一個人處於衝動爆發的時候,冷靜自己,質疑自己,總是一個絕佳的方式。

最後,我決定不舉行大屠殺了,而是要像史強哈特和其他動物所教導我的那樣,和這些不受歡迎的客人舉行協商。但要以什麼方式,才能和這隊螞蟻大軍協商呢?為了要好好觀察狀況,我坐在地板上,試圖想發現,誰是頭頭,或是有什麼螞蟻委員會在掌控整個行動的,因為只有如此,我才可以有個目標、對象,好發表我的談話。

儘管我藉用放大鏡來幫助尋找,但就是沒有任何一隻或一個團體,看起來比其他的還來得重要,因為每一隻螞蟻,在集體的行動中,似乎不需要監督或任何的命令,就能執行牠自己的工作了。在一個人和一隻動物間,要建立起雙向溝通的思想橋樑,是一件相當容易的事,只要這個人有足夠的經驗和正確的方法,就行了。但要和爬滿整個屋子的一大群螞蟻,建立起溝通的管道,可說是另一種完全不同的狀況。

於是,我決定惟一可做的,就是將我自己變成一個廣播站,同一時間對所有的螞蟻講話。「聽著,螞蟻們!」我說:「我們似乎住在一個亂七八糟的世界裡,此刻,我真的不知道,這個房子究竟是屬於你們的,還是我的?但有一點我非常確定,那就是,你們所需要的,已經毀了我美好的晚餐了。而我將需要浪費很多的時間和金錢,獨自一個人到外面去進行我的晚餐,我必須吃飯才能活下去,就像你們一樣,然而,沒有任何一聲『我可以嗎?』你們就潛進我的屋子裡,然後將我的晚餐搬走了!這種行為,不管從任何的角度來看,都是不正確也不公平的,尤其在這個困難的時代,當我們每一個都應該盡量來幫助他人時。」我停頓了一下,觀察情勢的發展。看來,這樣的廣播,對牠們來說,似乎一點效用也無,因為有更多的螞蟻,從門後爬了出來,有更多的螞蟻,出現在牆上和天花板上,也有更多的螞蟻,正在搬運食物。這情形,真是讓人喪氣,但我還是繼續的說道。

「而你們螞蟻,可能不知道情況的嚴重性,」我說,「因為我可以用殺蟲劑和這個掃把,在幾分鐘之內,就將你們全消滅光了。但這樣做,似乎並不是一個正確的方法,因為數世紀以來,我們人類就是這樣彼此互相殘殺的,而這樣做,不只沒有解決問題,反而讓情況變得愈來愈糟糕。」然後,我想起每一種生靈,總是喜歡被稱讚和被賞識的,所以,我開始將我所能想到的恭維語句,往牠們的方向發送過去。

我告訴牠們,我多麼羡慕牠們敏銳的智慧…牠們的熱愛生命…牠們在當下的全意奉獻…牠們為了共同目標的同心協力…牠們工作在一起,不會彼此誤解,或需要被提示該怎麼做的能力…我停了下來,拿起放大鏡,再仔細的瞧瞧,但情況似乎更糟了,於是,我決定結束廣播了。「我所能說的,就只有這樣了,螞蟻們!」我說,「在這種情況下,我已坦率的做我所該做的了,而決定權就在你們身上了,我向你們說話,就像是一個紳士,對另一個紳士說話一樣!」我走進客廳,跌坐在椅子上,感到非常的沮喪,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精神錯亂了,但情況似乎又不是如此。

這時,我突然想起一位老朋友,他剛好是一位精神疾病的專家,他曾經在幾個星期前告訴我說,神智清醒與否的界限,是很難予以劃分的,我們當中的許多人,在日常生活之中的所思所想、所說所做,就常在這個界限的內外,進進出出的。當我向這些螞蟻廣播時,我跨過了這條界線了嗎?

當我試圖和牠們建立起紳士協定時,是一種清醒的行為嗎?於是,我帶著我的困惑,前往一家喜劇電影院,試圖要忘記這整個事件。當不久回到家後,已是午夜時分了,我到後門廊去瞧瞧情況倒底如何了。但我卻看不到一隻螞蟻,一隻也無!冰箱門仍然大大的打開著,令人心動的食物也仍然在裡頭,旁邊的桌子上,也有一些食物,但就是看不到一隻螞蟻。我用手電筒,搜尋過整幢房子的每一吋地板、牆壁和天花板,但就是找不到任何的一隻螞蟻,看來,這些小傢伙們,已經確實的遵守牠們的紳士協定了。

這件事情,約發生在七年前左右,從那時開始,不管是在家裡或在外面,我就從未再被螞蟻以任何的方式騷擾過了。偶而,會有一隻偵探兵螞蟻,從戶外穿過我的房子,要前進到另一頭的戶外去,這時,牠就會停留足夠長的時間,好讓我們彼此交換著那沈默、友好的祝福。在我所住的地方附近,有無數的螞蟻在地上活動著,也有很多的地下螞蟻通道,連到我的屋子裡,而廚房和後門廊裡,也總放有很多螞蟻喜愛的食物。但當牠們侵入了鄰居的房子,並且過度的騷擾著他們時,牠們卻從未成群結隊的進入到我的屋子裡頭來。

我們的紳士協定,仍然維持的很好,但不只是那天侵入我房子的螞蟻,遵守這個協定而已,而是所有的螞蟻,都共同的遵守這個紳士協定。我和我家的房子,就好像是在螞蟻的王國裡,擁有一張看不見的榮譽會員卡一樣!

「評析」: 波恩和螞蟻的「紳士協定」,讓人讀來,不只充滿著驚奇感,也讓人不禁問道,這是真的嗎?有那麼神奇嗎?因為那種我們視之為極低等動物的螞蟻,竟然能意識到且去遵循什麼協定來著的?我們不是螞蟻,也無法和螞蟻溝通,但至少,我們可以藉由一些線索,來找尋自己的答案。以下有兩個實例,多少透露、提供一些線索。

[實例一] 給地鼠的一封秘密信件有一個美國人,他擁有一大片花園,而他的主要興趣,就是種植稀有的樹木、植物、花朵,以做為展示之用。但長期以來,他有一個大麻煩,那就是,他的花園裡到處充滿著一種大地鼠(gopher),這些大地鼠,摧殘了他辛苦種植的植物、花朵,著實讓他苦不堪言,他的情緒幾乎已到了快爆炸的邊緣了,他用盡了各種可能想到的方法,試圖來驅趕、毀滅那些地鼠們,但他發現,每次當他以為消滅了花園裡所有的地鼠時,不知從那裡來的另一批地鼠,又接下了前任地鼠的任務,又繼續的摧殘他花園裡的奇花異草。有一天,這個身心俱疲,飽受地鼠摧殘的園主,剛好看到了波恩的這本書,他尤其對「螞蟻的密碼」這篇文章印象深刻,所以,他就像個孩童般的,充滿著冒險和好奇的精神,也準備來對地鼠試試,所謂的「紳士對紳士的協定」是否有效。

所以有天,他就正襟危坐的坐在書桌前,仿照波恩對螞蟻的呼籲,給那些摧殘他花園的地鼠們,寫了一封文情並茂的書信,然後,在那天晚上,秘密的,不讓家人知道的,偷偷的溜進花園裡去,然後將書信塞進了最靠近的地鼠洞裡。隔天清晨,這位「紳士協定」的實驗者,好奇的在他的花園裡到處搜尋,想看看那封給地鼠的書信,倒底有沒有發生什麼效果了,而出乎他大大意料之外的是,在花園裡,他竟然找不到任何地鼠新挖地道的痕跡。自此後,他每天都到花園裡仔細的探查,就這樣維持了好幾個星期,但他就是找不到一丁點地鼠還在花園出沒的證據,不管是在地下或地上,真的是一隻地鼠也無。所以,他當然就相信了,他花園裡的那些地鼠們,已經真正了解,也回應了他做為「一個紳士」的請求了,而那些地鼠們,也真的就像個「小紳士」般的,真誠的回應了他這個「大紳士」的請求了。

[實例二] 祭螞蟻文接下來的故事,發生在我一位親人的身上,她是一位溫柔善良的女性,而她也像波恩一樣,遇到了螞蟻的麻煩。因為她是一位家庭主婦,所以每天都需料理廚房,但螞蟻那裡不去,就喜歡在流理台上出沒,因為她心地慈善,極不想殺生,所以,這時她就面臨了兩難的困境,也就是,如果她不清除那些螞蟻的話,那麼,流理台就無法清洗,但如果她清洗了流理台,那麼,那些幾乎無時無所不在的螞蟻,就會多少的被殺死,不是被水淹死,不然就是被抹布擦得身首異處了。而那是幾年前的事了,所以,她當然不知道,也無法讀到波恩和螞蟻的「紳士協定」,但她喜好讀書,所以她記得讀過韓愈的「祭鱷魚文」這篇文章,因為那時鱷魚為患鄉鄰,所以身為太守的韓愈,就寫了一篇「祭鱷魚文」, 希望能對鱷魚曉以大義,好讓牠們自動離去。

於是,我那位可愛的女性親人,在無計可施的情形下,就誠心誠意的,如法炮製了一篇「祭螞蟻文」,大意是,告訴那些在她家廚房出入的螞蟻大軍們,人和螞蟻,種類不同,職司求同,居處也應不同, 所以實不應彼此干擾相犯,故彼等螞蟻們,實應速速離去云云。其文洋洋灑灑,情理皆俱,當寫完後,她就帶著書信,點了一隻香,和一個米筒,然後到廚房後面的空地上,溫柔且堅定的朗誦了那篇「祭螞蟻文」,順便也告諸天地神明為鑒,然後上了香,灑了一些米在地上,於是就結束了祭螞蟻的儀式。

當然,讓她失望的是,這批螞蟻大軍並沒有立刻搬走,一星期後,情形仍是如此,顯然,不是那些螞蟻無動於衷,不然,就是還沒有收到她的信。然後,就在她對這件事不抱希望的不久後,有一天,她才突然驚覺的發現到,怎麼廚房裡的螞蟻全都消失不見了,顯然是,那些螞蟻一定是經過一段冗長的內部討論激辯後,才接受她的協定的。自此後,好些年過去了,偶而只有幾隻螞蟻零星路過,而那些曾經讓她困撓不已的螞蟻大軍,顯然也和波恩的螞蟻一樣,遵守和她之間的君子協定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