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日記(五)

五月一日 查理家鬧鬼

今天我受邀到查理家去喝茶,不知道為什麼,他瘦了,因為在艾妮老師班上的時候,他是坐在我旁邊的,但他還繼續在那兒上課,我問他,為什麼能忍受艾妮老師的惡劣脾氣呢?查理是個奇怪的人,他說,艾妮老師的壞脾氣對他來說,根本就沒有差別,我想是因為他這麼胖,除了保護小鳥的蛋之外,他根本就不在乎任何的事。

每次艾妮老師要發飆的時候,她就叫他懶胖子先生,我認為這真是太過份了,因為如果他是個胖子的話,那也沒辦法,因為他生來就是這樣嘛。

喝完茶後,查理把他的鳥蛋拿出來,有一些蛋真的好漂亮,但我還是忍不住要說,把這些蛋從那些可憐的小鳥身邊拿走,是件很殘忍的事,但他跟我想法不同,所以就沒有必要再跟他談了。

當一個人對著查理講話時,他總是像牛一樣的瞪著你看,唯一的差別是,他的眼睛不像我所見過的某些牛一樣,有著很漂亮的雙眼。

查理有一本鬼故事的書,他問我相不相信有鬼?我說,當然我是相信的,他想知道我是不是曾經看過鬼,我回答說,很多很多。

「你以人格保證?」他說。

「我以人格保證!」我說。

「噢,我倒是從來沒有看過。」他有點遺憾的說:「你不會害怕嗎?」

「不會呀,當他們是好的幽靈時。」我說:「但我不喜歡壞的幽靈。」

「僕人們說,這個房子會鬧鬼!」查理說:「但是爸說,這全是胡說八道,但僕人們卻信誓旦旦的說,他們常聽到有人上樓梯的聲音,但卻什麼也看不到。」

「我確定他們說的沒有錯。」我說:「我自己也看到了,那是一個很年輕的女人,她穿著一件裙子蓬蓬的洋裝,而這多少會發出一些聲音的,但是你不可以告訴任何人,說是我說的,因為我會被罵的。」

「唷!」查理說:「你說的是真的,還只是騙人的?」 「我以人格擔保!」我說:「我發誓!但她不會傷害你們的,她是屬於一種相當崇高的靈魂,是不會傷害人的。」說完之後,我就回家了。

五月八日 戀愛的光芒

baby今天受洗了,安妮表姐來當他的教母,而且會一直待到星期一,七月份的時候,安妮表姐就要結婚了,而蜜蕊將會是花童之一。

媽媽說,安妮表姐看起來榮光煥發的,我看到她的光芒全是粉紅色的,我確定那是因為她在戀愛中的關係,我觀察到,當人們在戀愛中的時候,他們的光芒就會變成粉紅色的。(評析) 粉紅色的光,很顯然的,就是當一個人的心,沉浸在浪漫、幸褔和愛的情愫中時,所散發出來的光芒。

也難怪我們會直覺的,將粉紅色視為浪漫和愛的顏色!

baby受洗之後,牧師、威爾先生還有其他的人都回到了我們家。

蜜蕊今天真是乖巧可人,而且又一付羞答答的樣子,因為她的甜心艾默力先生(助理牧師)也在這兒,我還是不能瞭解,她到底看上他那一點。

五月十九日 好奇的博德曼先生

自從我告訴博德曼先生一些事後,他好像很喜歡在我們喝牛奶的時候,問我各種的問題和問我還看到了些什麼。

他告訴我,他正在讀一些稱之為「靈魂學」的東西,但他不能全部告訴我,因為他怕會把媽媽給嚇壞了,然後他問我,對於我看到某些東西這件事,媽媽的反應如何?

我告訴博德曼先生,我再也不敢告訴媽媽任何事情了,因為她很生氣,而且總認定我在說謊。

博德曼先生說:「呵呵!跟我所想的一模一樣。」之後他告訴我,很多聰明的人都相信靈魂的存在,而且莎士比亞還把他們寫進他的劇本中,但博德曼先生告訴我,在未遇到我之前,他也一直認為,這些所謂靈魂的說法,都是人們不切實際的幻想,那時他還希望莎士比亞沒把這些東西寫進來呢!

星期六時,博德曼先生要來接我到他家去,跟他的太太一起喝茶,因為他說她太太很想見我,然後他會再帶我回家,我覺得博德曼先生像是我的老師,又像是我的死黨,這樣真的很不錯啊!

五月二十四日 到博德曼先生家作客

博德曼先生的太太,是個嬌小玲瓏,謙虛不造作的好人,以成年人來說,她真的是非常的嬌小,但卻是個非常善良可親的人,我也很喜歡她的光芒。

他們家的房子沒有我們的大,但卻很溫馨舒適,我們喝了一頓很豐盛的下午茶,茶點有上了一層厚果醬、熱烘烘的小圓麵包和鋪滿了糖的可口小蛋糕,博德曼太太非常的熱誠,要我儘可能的多吃。

喝完茶後,當博德曼先生坐在他的搖椅中抽著雪茄時,我看到一隻黑色的大狗(靈魂),坐在他的腳邊,於是我問他:「你是不是曾養過一隻黑色的大狗狗?」他們兩個人看起來都很難過,告訴我說,他們曾經養過一隻黑狗,叫做喬克,可是喬克在去年的八月死了,他們想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問。

我告訴他們,我看到那隻狗就坐在椅子的旁邊,而且那隻狗知道我們正在談牠,因為牠一直搖著尾巴,這些話似乎讓他們兩人都非常驚訝而高興。(評析) 很明顯的,不只愛情的思念會捆綁人,任何對人、事、物的不捨和執著,都會捆綁人!

這種情感的不捨和執著,在平時就有夠讓人掛心的了,只是捆綁的負面效果,還不至於太過明顯。

但當不捨和執著的對象消逝了,或離開這個世間了,那時捆綁就發揮它的威力了!

狗是一種很有靈性的動物,當主人強烈思念他的寵物時,狗在某種時節因緣下,就會被捆綁住,因而徘徊在主人身旁,不忍離去。

這可以說是另一種<愛之,適足以害之>的典型例子!也可以說成是<思念之,適足以害之>的典型例子!

所以,不只是寵物,特別是當親愛的人,離開這個世間時,那時,每個人應當特別注意的是,可以思念,但應當以平靜,最好是以喜悅(或念佛)的心情來思念,能這樣做,就是愛我們親愛的人最好的方式了!

尤其在親人臨終時,更應特別注意到這一點!

博德曼太太說,博德曼先生曾告訴過她,我是個絕頂聰明的孩子,還具有第三眼,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因為聽起來,她的意思好像是,我是聰明的孩子,是因為不戴眼鏡就能看到一些東西,但我不能這樣告訴她,我只好說謝謝她的讚美,因為媽媽說,當一個人說了些好話時,我們一定要這麼回答,我也覺得很有道理。

博德曼先生說,他一直都認為,動物也應該有靈魂的,但大部份的人都相信動物沒有靈魂,所以當他聽到我說看到他的狗時,他很高興,博德曼太太也是。

我不知道為什麼,當我告訴博德曼先生和太太我看到一些東西時,他們會認為那是好事,但媽媽卻那麼的生氣,而且認為這是很不好的事情,這真的讓我很困惑。

在我回家之前,我看到一個男人,他說他是博德曼太太的爸爸,雖然他看起來一點也不老,當博德曼太太問我,這個人長得什麼樣子時,我說他的臉看起來很奇怪,因為他有暴牙。

博德曼太太非常非常的驚訝,她說那絕對錯不了,因為她爸爸的確有暴牙,而且在她十歲的時候就過逝了,他(那個靈魂)要我告訴博德曼先生和太太,說他常在這裡,雖然他們看不見他,但他很高興今天我來了,因為我告訴他們一些事情,他並且說,他要他們不斷的研究靈魂學,因為這會讓一切的事情改觀,而所有的靈魂也會因此而感到欣慰。

他又說了一些話,但我記不太清楚了,這一切的事,都讓博德曼家的人很高興,而我自己也很快樂,所以當到了該回家的時候,我有一點難過。

我真的認為,能夠讓人們快樂是很棒的一件事,但我後悔吃了那麼多東西和蛋糕,因為我有一點肚子痛。

六月七日 珍妮辭職

珍妮提出辭呈了,我知道大概發生什麼事情了,因為她的光芒看起,有一點像是安妮表姐的光芒,我想她大概要去跟辛格先生,就是那個雜貨店老板結婚了。

我應該會蠻想念她的,但我不覺得很悲傷,因為她不會離開我們太遠的,因為當我去雜貨站買糖果時,一定會碰得到她的。

但媽媽非常的煩惱,因為珍妮已經跟我們在一起這麼久了,而她必須再去找另一個僕人,而那一定沒有珍妮一半的好。

六月十五日 靈光

博德曼先生後來發現了,我所看到的,環繞在人們周圍的光芒叫做「靈氣」或「靈光」(aura),而且他也教我如何拼這個字。

今天吃點心的時候,我們談了一些有關靈氣的事情,博德曼先生似乎對這個話題非常有興趣,因為他問了一大堆的問題,我告訴他,有些人的氣看起是一團髒髒的東西,但些人,他們的氣是很漂亮、很明亮的顏色,而有些人的氣,會突然消失不見(也就是說,這些氣的輪廓很粗),就像媽媽一樣。還有一些人的氣,在周圍會愈來愈薄,像(正在消散的)雲一樣。

我告訴博德曼先生,他氣的顏色非常的漂亮,是黃色的,還帶點粉紅色,和一點點綠和藍,博德曼先生聽了之後非常的高興。(作者原註:後來我發現我所描述的,像是一團髒東西的氣,指的是,完全的情緒失控,而輪廓很粗的氣,指的就是老古板)

六月九日 安妮表姐的婚禮

我們去參加安妮表姐的婚禮了,到昨天晚上才回來。

對我來說,能夠去參加婚禮,實在是件很高興的事,媽媽穿了件新洋裝,看起來非常亮麗,而每個人也都很興奮,在婚禮之後,有一場盛大的喜宴,還有一個覆滿了白色糖霜的大蛋糕,我覺得這個蛋糕,並不像看起來那麼好吃,真有點讓人失望。

蘇珊姑媽在婚禮中哭了,我問媽媽,媽媽說,媽媽們在女兒出嫁的時候都會哭,因為這就好像她們就要失去這個女兒了。

在婚禮中,安妮表姐承諾願意敬重、愛、服從賀金先生(安妮表姐的新郎),我覺得有點不妥,因為如果有一天賀金先生變壞了,而且要求安妮表姐去偷別人的錢,那麼安妮表姐也就必須要聽他的話了!我不知道誰設立了婚姻的制度,但我確定那絕不是上帝或耶穌。

我相信,昨天晚上當安妮表姐得跟賀金先生上床時,她一定是非常害羞的,不久後,他們就要到倫敦度蜜月去了,賀金先生的氣,顏色很漂亮,而且我覺得他們一定會很幸福的(作者原註:後來證明我的感覺是正確的) ,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他們並不會白頭到老(作者原註:後來證明這也是對的)。

我常常覺得,有些人多少在過去就認識了,當他們再次相遇的時候,他們就彼此愛上了對方,但是我不太能瞭解,為什麼我會這樣認為。

當我剛寫下這些話的時候,立刻,我就看到了耶穌,耶穌說:「沒有錯,我的孩子,你已經洞悉了一個隱藏的真理,而且有一天,你將會完全的明瞭它。」耶穌微笑著,不久就消失了,我多麼希望祂能停留久一點!

七月十日 暴風雨

暴風雨是在夜間來臨的,造成了不小的噪音。我痛恨噪音,所以無法入睡,於是我就下了床,看看窗外,但我在雲間所看到的東西(靈魂)很邪惡,所以我就跑回床上躲在棉被下,在一陣雷聲巨響後,爸爸到房間來看看我,有沒有被嚇到,喬娜(廚子)說,暴風雨就是上帝在對邪惡的人發脾氣,或類似的事情,但爸爸說那根本是無稽之談。

不管怎樣,今天天氣涼快多了,真是感謝上帝。

阿諾到家裡來喝茶,我們是在涼亭裏喝的,喝完茶後,阿諾倒立著,用他的雙手在草地上走來走去,喬娜覺得阿諾真是厲害,問他長大以後,是不是想當個表演特技的人。

七月十二日 鬧鬼餘波

我覺得查理真的很卑鄙,因為他打了我的小報告,我還叫他不要跟人說呢,結果害我今天被罵得很慘,因為媽媽說,她聽到我說查理家鬧鬼的事,結果讓查理的爸爸非常擔心,說不准查理再邀請我到他家裏去了。

媽媽簡直是氣瘋了,她說她真的是,不知道到底應該對我怎麼辦了,之後她又繼續不斷的罵我,罵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後來她說,她決定要讓博德曼先生多出些作業給我寫,以作為懲罰。

雖然我覺得很討厭,但我還是忍不住在心裏偷笑,因為我相信,博德曼先生一定會站在我這一邊的!

七月十三日 愉快的處罰

今天早上,當我們在涼亭裏上課的時候,媽媽來了,看起來非常的嚴肅,她告訴博德曼先生說,我是個很調皮而且不誠實的小孩子,並且對別人造成了傷害,所以必須處罰我。

博德曼先生假裝看起來很驚訝的樣子,說他很難過聽到這樣的事,我知道其實他一點也不驚訝,因為我老早就告訴他了,不管怎樣,媽媽說,一定得多出作業來讓我寫,還要找些討厭的事讓我做,博德曼先生回答說,他會先跟我好好談談這件事,然後再決定該怎麼做。

媽媽走了後,博德曼先生做了個很好笑的鬼臉,然後說:「小鬼,現在該怎麼辦?」我真的愈來愈喜歡博德曼先生了,他說,我們一定得找一些事情做的,這樣才能對媽媽有所交代。

博德曼先生沒有生氣,但他說,我實在很笨,把我看到的東西,去跟學校裏像查理那樣的笨小孩說,因為他們只會洩漏秘密,給我帶來麻煩,如果他是我的話,以後他一定會慎選和自己談這類話題的對象,然後他告訴我,如果他不罰我寫些東西來滿足媽媽的話,媽媽可能就會開除他,那麼事情就更糟了。

唉,總之結果就是,博德曼先生問我,有沒有那一段長詩,我比較想背起來的,因為只要我抄個三遍,我就可以把詩背起來了,嗯!我覺得這個點子實在棒透了!

我們的課程在二十三日結束後,就要放個假,我想,到時我一定不願意跟博德曼先生暫時說再見的。

七月二十日 爺爺的教導

今天我又看到爺爺了,他告訴我,是他們(靈魂)讓爸爸找到博德曼先生,來當我的家庭老師的,而且他們對我們相處的情形,也感到很滿意。

爺爺說,天堂一點都不像人們所想像的,事實上,天堂比人們所想像的,還要美好多了,爺爺並告訴我,慢慢的,會有更多的人,會愈來愈相信靈魂的存在,這樣,人們的生活就會過得更快樂,不會再為了死亡而如此憂傷。

我問爺爺(用意念),當人們年老死去後,在天堂裏,是不是就是老人的樣子?爺爺笑著說不是,他告訴我,在他那個地方,人們可以讓自己,想看起來是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如果他們想讓自己看起來年輕一點,他們看起來就很年輕,他說,當他來看我的時候,他就讓自己看起來像是個老公公的樣子,因為如果不這樣子的話,我可能就不認得(認不出)他了。

雖然,阿諾並沒有嘲笑我看到靈魂的事,但有一天他說,如果鬼是死去的人的靈魂,那麼,為什麼他們還穿著衣服呢,因為衣服並沒有靈魂啊?所以我就問爺爺,為什麼他不是裸體的,或者為什麼所有的靈魂邽不是裸體的,這似乎讓他覺得很好笑。

爺爺笑著說:「你可以想像讓自己不穿衣服四處閒逛嗎?」

我說:「那當然不行!」

爺爺又說:「好,那我們也不行,孩子,我才剛剛告訴過你,我們想像自己是什麼樣子,我們就以那個樣子出現,這就是為什麼,你們這裡的人總是穿著各種不同的衣服,這也就是為什麼,我穿著跟你們這個時代已經格格不入的衣服,但你絕不可以告訴你媽媽這些事的。」爺爺說:「要不然,她會被嚇死的,你的母親是個好女人,但是,很多事情你已經知道了,而她卻不知道。」

「但是你要小心,孩子!不要因此而驕傲,因為還有很多的事情,你的母親知道,但你卻還不知道呢!」說完爺爺就走了。(評析) 一般人常有用自己的觀點或立場,來衡量別的人事物的傾向,這種傾向,大部份都不會太離譜,只有小部份會出錯。

但如果用這種傾向,意圖來了解或猜測,性質完全不同的事物,或甚至不同世界完全不同性質的事物,那麼,猜對的機會就非常渺茫了!

就像這篇日記裡所揭示的,一般人對於靈體(靈魂體)的諸般性質,例如其形像 、外觀等,常常會以這個世界裡的種種經驗來猜測揣度,可想而知的是,其結果常常不只離譜,有時還會顯得非常的幼稚和荒謬!

例如,就常有一些所謂懷疑派的學者專家們,當他們在質疑所謂靈魂的存在時,最常喜歡問的,就和阿諾問的一樣,既然衣服不是靈體,那麼,為什麼那麼多人所看到的鬼魂或靈魂,都還穿著衣服呢?這些鬼魂或靈魂,應該都是裸體才對吧!?

所以,這些懷疑派的學者專家們,就據此得出一個結論,所謂鬼魂和靈魂這種東西是不存在的,因為看到的人,不是幻覺,就是在說謊!

說起來,他們對那個世界的知識,不只和小孩子一樣,也和所有對那個世界一無所知的人一樣,一樣的幼稚無知,他們的頭銜和所謂的知識,在這個領域裡,也只是一堆無用的工具。

其實,靈體並不是一種實質的物體,就像我們在這個世界所看到的東西,靈體其實更像是一種思想意識體,或是一種更類似思想或意識性質的東西,如果能力足夠的話,不只你認為你是什麼,你就成為什麼,而且別人認為你像什麼,你就會成為別人所認為的什麼!

事實就像老袓父所說的,靈體認為自己是什麼,看起來就會像什麼,而且,之所以要像什麼,除了自己的認知外,當和這個世界的人接觸時,也要符合這個世界的人的期望,不然,別人就不知道你究竟是什麼了!

稍微了解靈體(靈魂)的體質後,我們也就不需再爭辯,究竟靈體(靈魂)是不是裸體,或所謂有沒有穿衣服的問題了!

七月二十三日 準備渡假

今天有個大驚喜,我就要和博德曼先生、太太,到一個叫哈雷區(Harlech)的地方去渡假兩個星期,我們將在八月上旬出發,而蜜蕊也要跟她在學校裏的那個死黨愛瑟,一起到別的地方渡假,而爸爸、媽媽還有小寶寶則會到波克斯頓(Buxton)去,因為爸爸說他有風濕,想去喝那兒的水。

爸爸說,他不希望我在假期中一點課都不上,所以在渡假的期間,除了星期六日外,我每天仍要上一小時的課。

我們或許會請亨利(牧師的兒子)和我們待一個禮拜,但媽媽說還不是很確定,因為這要看牧師要不要讓亨利去,我希望亨利能去,但不是整個假期都跟我們在一起,因為我還很想告訴博德曼先生和太太,那些我所看到的東西(異象),可是只要亨利全待在那兒,我就一個字也都不能提了,因為他會說我的腦袋有問題。

八月七日 哈雷區

我們現在在哈雷區了,但昨天一整天都下著大雨,哈雷區是位在一座有著古老城堡的山丘上,這裡的人說話像是在唱歌一樣,有時候我根本聽不懂他們在說些什麼,我真的希望這場雨趕快停,要不然,我們就會被困在屋子裏,那我就什麼也看不到了。

八月十二日 靈魂看人的樣子

今天下午喝完茶後,爺爺來看我們了,當我告訴博德曼先生和太太時,他們似乎很高興,並且很想知道爺爺究竟說了些什麼,所以我就大聲的把爺爺說的話重覆給他們聽。

爺爺很有禮貌的行了個禮,向博德曼先生打招呼,說些像是:「日安,親愛的先生。」然後向博德曼太太說:「日安,親愛的女仕。」之類的話,當然他們也向爺爺請安。

爺爺說,他很高興我們能來這裡,因為這裡曾經是被稱之為亞特蘭提斯(Atlantis)這塊巨大陸地的一部份,這塊陸地大部份都已經沉到海底下了,而且有某種非常強大的自然力量,能幫助我看到很多的東西。

博德曼先生想向爺爺請教一些問題,爺爺回答說:「樂意之至。」所以博德曼先生就拿出紙筆,把我所重覆給他的話記下來。

第一個問題是,博德曼先生想知道,到底在爺爺的眼中,我們看起來像什麼樣子?爺爺回答說,我們看起來就像鬼魂一樣。

博德曼先生覺得這個回答很有意思,因為我們自認為,我們應該是很「實體」的才對,爺爺笑著告訴正在抽煙斗的博德曼先生說,他說的很對。

爺爺舉例說,如果博德曼先生是某個回教地方的君主,那他就會抽一種叫做水煙袋的東西,然後就透過水吞雲吐霧,同理,靈魂就像煙一樣,而我們就像水一樣,所以他們能穿越我們,看透我們,因為其實我們身體的部份(粒子)是分的很開的,雖然我們並不自知。

爺爺又說了其他的東西,但我無法全部記起來,他說他明天還會再來,如果我們喜歡的話,他還會告訴我們一些其他的事情。

八月十三日 哈雷區的城堡

今天下午我們去看了哈雷區的城堡,我告訴博德曼先生,這座城堡以前的歷史,還有他的內部擺設等等,博德曼先生非常的驚訝,想知道我為什麼會知道這些的。

爺爺在午茶後造訪我們,停留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不過現在是我上床的時間,所以我無法把他所說的話寫下來,不過以後我會慢慢補記的。

八月十六日 思想的捆綁

今天又下起傾盆大雨了,我必須試著把爺爺所說的話記下來。

博德曼先生問我,是不是有將爺爺來看我們的事全寫在日記上,我回答說是,他則向我扮了個鬼臉,然後說,他擔心有一天會被媽媽看見了,那時我就會被責備,不過我請他放心,因為我都把日記放在一個上了鎖的盒子裏。

當爺爺對博德曼先生和太太說話時,他總是稱呼他們為親愛的先生、親愛的女仕,讓我聽了真的很想笑。

我問爺爺,為什麼奶奶從來不曾來看過我們,爺爺說,有的時候,靈魂會受到思想的束縛,就像鳥兒尚未破殼而出一樣,聽他這麼說,我們都笑壞了,因為這種說法真的很好笑。

爺爺說,當奶奶還在世的時候,她就跟許多人一樣,確信只有她和同她有一樣想法的人,才能得到救贖,「但現在,」爺爺說:「她卻生活在一個,由她及其他人共同的錯誤信念,所集體構築出來的幻想世界裏。」

(評析) 「信仰」是一種「信念」的事,而「信念」可以是良善的指引,也可以是險惡的負擔! 「信仰」的「信念」,可以說就是一種「心靈的導向」,他指引著我們現時人生的方向,更指引著我們死後的去處。

當一個人有了堅決正確的「信仰」和「信念」,就好像在波濤起伏的人生裡,有了導引的方向舵,不怕迷失方向,這時,「信仰」和「信念」就像個領航員,指引著正確的人生方向。

但當「信仰」和「信念」有了偏頗,那時愈堅定的偏頗「信仰」和「信念」,愈是難以扭轉改變,因為堅定的信仰和信念,代表著心靈的某種「固著狀態」,此時,偏頗的信仰和信念,絕不是心靈歸宿的領航員,反而是心靈的枷鎖和牢獄!

這種信仰和信念的「領航」或「枷鎖」特質,尤其在一個人死後時,更能迅速的看出「效果」,因為在那個非物質的(靈體)世界裡,所有的一切,都是由「意念」所構成和創造的,小至個人的「外觀」,大至那個世界的外觀,無不是由個人或群體的「意念」所創造出來的。

在我們現時所處的這個物質世界裡,每一個人的「意念」是被隱藏的,除非表現出來,不然別人是無從得知你的「意念」究竟是什麼,但在那個非物質的世界裡,「意念」不僅是赤裸裸的,而且是「即時」和「創造」的,不僅每一個靈體無法隱藏他的「意念」,而且也因為自己的「意念」,讓他身處自己的「意念」或群體共同的「意念」,所創造出來的世界裡。

因為,在這樣的一個非物質的世界裡,你不再是「實體」,你的「意念」就是你,而你所處的世界,就是你「意念」的「品質」所吸引至,或創造出來的世界!

老袓父說的一點也沒錯,小男孩的老袓母因為狹隘「信念」的「捆綁」,認為只有她或和她同樣信教的人,才能被「拯救」,也才能上天堂,至於那些不信教的人,不只不能被「拯救」,還需要下地獄受審判。

像有著這樣狹隘信仰信念的人,常會不自覺的自認高人一等,而以敵視、傲慢的態度去看待那些不信仰或不同信仰的人,這種狹隘的信仰態度,不只沒有學到宗教博愛的精神,反而勾引出了人性裡的自大、傲慢、偏執、分別等不良習性。

像這種被狹隘信仰捆綁的人,並不是天堂拒絕了他,而是他拒絕了天堂,因為他狹隘的「意念」品質,缺少了天堂裡該有的寬闊、恢宏的氣度!

而所有有著相同狹隘「意念」品質和傾向的人,都會被「捆綁」在那狹隘的「意念」空間裡,並沒有什麼人或神去捆綁他,而是他被自己狹隘的心靈所捆綁,或是被一群有著相同狹隘意念的人,所創造的「共業」所捆綁!

當什麼時候,他開展了他心靈的空間和視野,他也就掙脫了自己心靈的枷鎖和牢獄,而那時,心中的「天堂」自然呈現在眼前!

任何有「信仰」的人,尤其應該注意的是,你以後將去的「地方」,顯然和你的「意念」習習相關,當你能夠將你的「意念」淨化和擴展到什麼地步,不必等到死後,現在你就已經「住在」你「以後」將要去的「地方」了!

但應該注意的是,不管是任何的「天堂」或「淨土」,也都是由集體的「願力」或「意念」所創造出來的一個「虛擬的意識空間」,然而,這也只是一個中途接引的「化城」,並不就此是最後究竟的「終點站」,也只有回歸每一個人都共有的「自性」或「佛性」,才是我們最後要到達的「終點站」!

當我們問爺爺,他自己怎麼想時,爺爺說,雖然他也相信上帝,他倒是沒有花太多心思,去想像另一個世界會是什麼樣子,所以他不會像奶奶一樣,浪費時間去歌頌一個想像中的上帝國度。

爺爺告訴我們,奶奶是個很固執的人,即使在她死後,她還是一樣的固執,不管他說什麼,都不能改變奶奶的想法,除非她自己開始對這件事情厭煩了,而想去尋找更美好的事物,爺爺說,像我那悲哀的奶奶一樣,有著先入為主的觀念是不對的,但因為我不太懂爺爺的意思,我就問博德曼先生,博德曼先生說,那是指一個人過度的相信某件事情,但卻沒有任何適當的支撐。

我現在累了,想休息一下。

(評析) 從這裡,我們得到的啟示是,不要認為死後一切就會跟著改變,而「你」也會變成一個全新的「你」,至少我們在這裡學到的是,一個人的習性、思想、觀念,不只在死後不會改變,還會像「業力」一樣的緊緊的跟著他!

八月十七日 胡說八道的牧師

今天沒什麼新鮮事,所以我要多寫些爺爺說的話。

爺爺告訴我們,有一些牧師,對於另一個世界的事,說了許多胡說八道的話,而且騙我們說,所有的人,都會一直睡到復活日(the day of resurrection)的來臨。

所以有些靈魂,當他們到了那個世界後,發現他們竟然還是活著的、充滿活力的,那時,他們真的不能相信自己已經「死」了,而要說服他們並沒有死,他們只是脫掉那一身的臭皮囊而已,更是一項沒完沒了的工作!

(評析) 看到這裡,每一個人都可以深刻的體會到,一種不究竟或是不正確的「信仰」和「信念」,可以誤導人到什麼地步了!

所以,每一個人都應該好好的審視,審視自己現時的「信仰」,或每一個深信不疑的「信念」,究竟會把你帶那裡去,尤其當你知道了,你的「信念」和你以後將去的「地方」,是習習相關不可分時,更應立即好好審視自己現時的「信仰」和「信念」了!

而對那些不相信任何事,只相信我們是從猴子進化而來的「不可知論者」(agnostics),也是一樣的。我曾經聽媽媽談過不可知論者,這個字博德曼先生已經教我怎麼拼了,她說這些是很可怕、很邪惡的人,他們不相信上帝的存在,但爺爺說,這些人並不邪惡,他們只是搞不清楚狀況而已,而且他們自以為知道的很多,因為他們相信一種稱之為進化論的學說。

當爺爺走後,博德曼先生告訴我,他以前也認識一位不可知論者,但他現在已經死了,我不是很確定,但我有一種感覺,這個人會在近日內的某天突然出現,來探望博德曼先生或什麼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